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164.偷西瓜的事(我这么帅盟+2)
    敖志盛道:“它有两个问题,第一个是阳亢,你们应该懂它的意思吧?”

    鹿执紫震惊道:“这个通过看舌象也能看出来?敖老师,你还会看狗的舌象?”

    敖志盛摇头:“不是,是我看到这条狗整天在村子里追着母狗跑,有时候一天追好几条……”

    敖沐阳尴尬道:“我以后看好它。”

    敖志盛点点头:“嗯,这就是它的第二个问题,叫主人管教不严。”

    看着敖沐阳的囧样,鹿执紫欢笑不断。

    敖志盛给鹿执紫抓了药,为了防止女老师担心,他进一步介绍道:“鹿老师,这药你放心的喝,我用的是苍术、厚朴、陈皮、干草这些东西,对身体绝对没坏处。”

    鹿执紫道:“我相信你,敖老师。”

    敖志盛笑道:“嗯,这方子也有讲究,是从宋代《太平惠民和剂局方》演绎来的,组成上虽然只有寥寥4味,但是用药精当,力专效宏,常服能调气暖胃,化宿食,消痰饮,能辟风、寒、冷、湿四时非节之气。”

    拿到草药,鹿执紫有些犯难,弱弱的问道:“敖老师,怎么熬草药?”

    敖志盛指了指敖沐阳道:“这位小同志懂,我估计他很乐意帮你熬药。”

    敖沐阳笑道:“我帮鹿老师熬药,毕竟我姓敖嘛。”

    老爷子又叮嘱了一下:“苍术得去粗皮、用米泔泡两天,厚朴去粗皮、配姜汁,炒香再用,一服用一包药,用一海碗水,加两片生姜、两枚干枣,煎至七分,去姜、枣带热服……”

    鹿执紫惊呆了:“我天,吃个药要这么麻烦?”

    敖志盛笑道:“中医就是这样呀,所以你要是碰到一个给你开点草药说随便熬熬就行的医生,那大概率是骗人的。”

    回家之后,敖沐阳正好这两天不打算出海准备休息,就顺便帮鹿执紫熬了草药。

    于是,鹿执紫晚上下课过来喝药,同时跟着他一起吃个晚饭。

    吃过晚饭,敖沐阳带她去摸金蝉。

    鹿执紫惊讶道:“这时候还有呀?都九月中旬了,金蝉应该没了吧?”

    敖沐阳道:“现在少了,但还是有的,特别是山上,那里海拔高,金蝉爬出来的晚。”

    鹿执紫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哦,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因为他出钱买金蝉,孩子们的热情被调动了起来,到了晚上他们就结伴出去找金蝉。

    渔村的孩子性子野,一年四季的晚上他们都会出去玩闹,而且往往是成群结队,不会出问题,所以家里人不担心,也不会看管很严。

    他们这么摸金蝉,结果摸出麻烦来了。

    那天晚上敖沐阳跟鹿执紫在村外溜达着,有将军和元首配合,他们收获很好,每天都能摸到至少一百个金蝉,几乎将村里村外爬出来的金蝉给一网打尽了。

    两人正聊着天,敖沐阳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接通之后敖沐风喘着粗气道:“阳哥,去王家村村口,咱们村有孩子被扣下了。”

    敖沐阳道:“你先别急,我这就过去,怎么回事?”

    敖沐风道:“我不是很清楚,好像村里孩子在王家村的瓜田里偷瓜,被人家给逮着了,让咱们过去谈事。”

    王家村和龙头村向来不对付,二者的恩怨可以往上数四五百年,两个村靠在一起,龙头村在龙涎湖的西边,王家村在龙涎湖的南边,村子里的地搭界,每年都会起一些摩擦。

    敖沐阳和鹿执紫说了一声,让她先回去等消息。

    鹿执紫坚持道:“我去看看,偷瓜的孩子应该是我的学生,我有责任。”

    见她语气坚定,敖沐阳就不再废话,他点点头,两人结伴赶了过去。

    路上他们又碰到敖沐鹏、敖沐东一行,汇合之后有十多个男人。

    鹿执紫看到膀大腰圆的敖沐东提着一根枣木棍,其他人手里或多或少也有武器,就低声问道:“这不是谈事的节奏吧?”

    敖沐阳道:“我们两个村每次谈事,最后的结果都是械斗。”

    他们赶到王家村的村口,几十个人汇聚在那里,一辆卡车对着村口来路开了远光灯,灯光灼灼,刺人眼疼。

    王家村二三十条汉子阴沉着脸或站或蹲在路口抽着烟,烟雾缭绕中,四个孩子跟犯错一样垂头站在车前,有的在抽噎,有的吓得哭不出声来。

    敖志义也来了,敖沐风先通知了他这个村长。

    两方人马相遇,敖志义沉声道:“王友卫呢?”

    一个大汉不耐烦的扔掉烟屁股道:“你个老皮球喊王友卫干什么?这事用不着我们村长出面,你说说吧,你们村孩子来我们村偷瓜,这事怎么解决?”

    敖志义身后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喊道:“我儿子绝不可能偷西瓜,我家就种着西瓜,他要吃不会去我地里吃?”

    市场上常见的西瓜有两种,夏西瓜和秋西瓜,其中秋西瓜是六月种植九月收获,价值相对高一些。

    大汉说道:“小偷家里也有钱,他们还不是出去偷?”

    周围的人顿时哄笑:“就是,你们龙头村一堆小偷。”

    敖沐东提着棍子吼道:“马伟明,你说什么?找死是不是?”

    王家村的人顿时一哄而上:“怎么着?不讲理直接干架是吧?想清楚,这可是我们村的地头!”

    “不错,这是我们王家村的地盘,是龙你们给老子卧着,是虎给老子盘着!”王栋梁走了出来。

    “霸气,大梁哥!”立马有人捧臭脚。

    敖志义挥手道:“都安静,大东,你往后站,这事我来处理。”

    说着,他问大汉道:“娃偷的是你家的瓜?”

    四个孩子里有一个是胆子大的敖小俊,他喊道:“村长,我们没偷瓜,我们就在地头找爬拉猴,他们污蔑我们!”

    王家村一个青年回身要打人:“小比崽子闭嘴!”

    敖沐阳挺身而出:“谁敢动手试试!”

    王家村人知道他能打,也知道他跟海警关系非凡,青年举起的手顿时放下了,悻悻的说道:“牛笔什么,小偷!”

    敖志义问大汉道:“你是六队的丁志满是吧?咱们都是志字辈的,你说事情怎么处理?”

    大汉丁志满道:“这几个比崽子偷老子的西瓜,还把我的瓜蔓给弄断了一大堆,损失很大,必须赔偿我的损失。”

    敖志义问道:“怎么赔偿?”

    大汉道:“赔一万块吧,赔一万块这事就作罢,要不然咱们就报警,我追究你们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