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166.名气渐起(我这么帅盟+4)
    “再来我怕电死你!”鹿执紫不屑的收回手。

    她的手里握着个小巧的电击棒,其中电击棒和她手腕的一个腕环相连,看起来不大,但电流很猛!

    王栋梁口吐白沫软倒在地,四肢一个劲抽搐,跟抽筋了似的。

    王家村人顿时哗然,作势欲扑,其中王大龙跑在最前,几个箭步冲了过来腾空就是一记飞踹。

    敖沐阳早就逆转金丹等着了,他本来想收拾王栋梁,但王栋梁被鹿执紫给电翻在地,王大龙此时扑上来,正好给他动手的机会。

    王大龙腾空跳起,姿势狂野威猛!

    敖沐阳看准之后一个侧踢,正中他小腹!

    “啊草!”王大龙惨叫一声,跟被用针扎了的地狗子似的,落地之后顿时蜷缩了起来。

    鹿执紫用电击棒指着他们厉声道:“谁敢上前?敲诈不成想改为抢劫?好大的狗胆!”

    将军冲出来呲牙咧嘴:“汪汪汪!”

    除了冲动的王大龙,王家村其他人没动手,他们看向丁志满这个当事人,当事人都没冲出去,他们急什么?

    鹿执紫回身牵着两个少年的手说道:“我们走,回家!”

    敖沐阳留在最后一直盯着他们,蛇无头不行,王家村的汉子们没人带领,愣是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开。

    发生这件事后,敖沐阳就叮嘱村里孩子别去找金蝉了,主要是进入九月中旬,金蝉越来越少,要摸到金蝉就得去人迹罕至的地方,他怕村里孩子再出事。

    后面几天,敖大国的渔船做保养,他一个人懒得出海,就留在家里养殖龙虾,之前最早的一批龙虾已经几乎卖光了,这让他的腰包越加丰厚。

    依靠龙虾这个王牌,陆虎成了他的忠实客户。

    他正收拾着家里的龙虾笼子,又有人登门,赫然是之前从他手里买过黄鳝和泥鳅的廖来喜。

    廖来喜上门的目的还是黄鳝和泥鳅,敖沐阳问道:“价格就是那个价格,我可不会便宜。”

    “没问题、没问题,就是这价格。”廖来喜连连点头,“敖老板的黄鳝和泥鳅就是好吃,绝对值这个价!”

    敖沐阳估计他也是知道黄鳝的药效了,否则不会这么热衷。

    不过金滴养殖出来的黄鳝和泥鳅肉质确实很好,即使是忽略它们给男人带来的帮助,就说味道、口感和营养,那也是一等一的好。

    廖来喜还带来了一位朋友,两人各自要走了五斤的黄鳝和十斤的泥鳅。

    敖沐阳让敖志兵老人去捞鱼的时候,廖来喜趁着周围没人,又低声问他道:“对了,敖兄弟,我问你个隐私点的话题,希望你别介意。”

    “什么?”

    “就是你这些鱼,是不是用药喂出来的?养殖过程中,你有没有用什么药物?”

    敖沐阳明白他担心什么,顿时笑了:“这个你放心,我可以打包票,绝对的纯天然养殖,它们没有食用过任何药物。而且别看我是养殖的,其实我不用饲料养殖,你自己看,它们吃的都是水藻水草和浮游生物。”

    廖来喜点头:“这个倒是,这个我看到了。”

    敖沐阳道:“你是不是吃了我这里养的鱼后精力旺盛?所以就担心我用了什么药来喂鱼?”

    廖来喜讪笑道:“对,希望你理解,我看新闻上说,现在养殖黄鳝都是用避晕药的,所以还是有些担心。”

    敖沐阳道:“我绝对没用任何药,你可以把这些鱼送去检测机构进行检查。至于为什么吃了我这里的黄鳝泥鳅精力那么旺盛?你可以打听一下当地的老人,了解一下我这些黄金鳝的威名!”

    反正自古以来,龙涎湖出产的黄金鳝就有滋阴补阳的说法,这点经得起考究。

    廖来喜显然是打听过的,他笑道:“这个我知道、这个我知道,龙涎湖的黄金鳝那是鼎鼎有名,六月美、黄鳝肥、爷们笑、娘们叫,对吧?”

    敖沐阳也笑了笑,道:“你打听过了就知道,我这黄鳝和泥鳅,你花这钱买了绝对不会吃亏!”

    廖来喜带来的客户显然不好打发,他叫段陈龙,是一名富态商人。

    听了敖沐阳的话,他说道:“我也打听了一下,这龙涎湖的黄金鳝确实很有名,可就你家的价格贵,这是怎么回事?”

    敖沐阳拍拍他的肩膀道:“你回去吃了就知道了,我家的泥鳅和黄鳝你知道用什么养的吗?”

    “用水呀。”段陈龙理所当然的说道。

    廖来喜担心同伴惹怒敖沐阳,便委婉的说道:“老段,敖老板的鱼肯定不是普通水养出来的,你信我,回头你就知道它的妙处了。”

    敖沐阳笑道:“廖总说的很对,我这不是一般的水养出来的。来,往那边看,看到那泉眼了吗?”

    泉眼露出在外,清澈的泉水汩汩流出,晶莹剔透。

    “这是正儿八经山湖地下泉水,它养殖出来的黄鳝和泥鳅你在外面再找不到第二家,它是独一份的!”敖沐阳有底气这么说。

    段陈龙看到清澈的泉水后服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呀!”

    正好,敖沐阳将两人送走的时候,黄鳝和泥鳅躁动了起来,他知道又有金滴出现了。

    其他人不明所以,以为是因为先前的捕捞惊动了它们。

    敖沐阳去吸收了这点金滴,他顺路进小楼看了看,楼房装修的骨架已经起来了。

    装修队抹了腻子、吊顶结束,厨房和卫生间都收拾的差不多,再铺一下地板基本上就可以进家具家电。

    回家之后,他将刚收获的金滴释放出来,放入水池中喂养龙虾崽子们,这批龙虾要是长大出售,那他可以随便买渔船。

    下午的时候,敖富贵来找他:“羊子,龙涎湖的茭白该收了,你吃不吃?我下午去挖茭白。”

    敖沐阳点头道:“我也去,等等我。”

    茭白是一种中国特产蔬菜,说它是蔬菜也不准确,它在很早以前就被种植食用,但那时候是被当做粮食种植的,名为“菰”,它的种子就叫菰米,六谷‘稌、黍、稷、粱、麦、菰’中的最后一位就是它。

    不过,茭白和菰米虽然同为一种植株的产物,却不会同时出现,当菰感染上黑粉菌而不抽穗的时候,它的茎部会不断膨大,逐渐形成纺锤形的肉质茎,这就是茭白。

    如果它没有感染上黑粉菌,那最终就会抽穗结出菰米,现在长江湖地一带还有好些水田存在种植菰米的传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