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281.海雕(均订+29)
    抱着这只大鸟,敖沐阳一手给摩托艇加油门,重新回到岸边。

    海里浪花飞溅看不清楚,他只知道钻进自己怀里的是一只大鸟,但具体是什么品种看不清楚。

    上岸后他打眼一看,这鸟个头很大,体长有接近一米,双翼聚拢看不出大小,一身黑色羽毛,长着个金色嘴巴、金色腿杆,看起来好不威风。

    外貌是威风,可它这会形象有些可怜,脑袋无力的耷拉着,双眼闭合、满身海水,跟个落汤鸡一样。

    正在晒渔网的敖志兵看到他拎着一只大鸟回来,就好奇的凑上来看。

    看清海鸟的样子,他大吃一惊:“哎呀我的娘,这是虎头鸟?!”

    敖沐阳也是吃惊了:“啊?兵爷爷,你看准了,这是虎头鸟?”

    敖志兵仔细扒拉着它的羽毛看了看,指着它的脑袋笃定道:“对,这就是虎头鸟,你看这里,它的羽毛上有虎斑!”

    大鸟的脑袋是黑褐色羽毛,上面分布着灰褐色的纵纹,打眼一看,如同虎斑。

    岛上还没有建起信号基站,敖沐阳没法上网,他就没法去搜索资料印证这鸟的身份。

    如果他怀里这真是一只虎头鸟,那他得祈祷这鸟别有事,否则他麻烦可就大了!

    虎头鸟是一种鸟的俗称,它的学名很霸气,叫做虎头海雕!

    他小时候听说过这种鸟,但没有见过,因为数量已经很少了,已经成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敖志兵却是见过,他摸着下巴的胡须道:“没错了,东家,你这是从哪里找到的这鸟?这就是一只虎头鸟,四五年前吧,我在镇上还看到过,有人抓了一只。”

    敖沐阳问道:“后来呢?”

    敖志兵摇头:“后来,抓这鸟的宋戈庄两兄弟当场被警察给逮走了,判了多少年不知道,反正现在也没有放出来。”

    听了这话,敖沐阳吞了口口水。

    他赶紧擦了擦这大鸟羽毛上的水滴,掰开鸟嘴往里洒了一点金滴:你可别死啊,死了的话我得赶紧毁尸灭迹。

    还好,作为天空霸主,虎头海雕的生命力很顽强,撞击两次只是有些脑震荡,它并没有死。

    吃了金滴,海雕很快睁开眼睛。

    这时候敖沐阳才注意到,这鸟的虹膜也是金黄色,它睁开眼睛后,看起来无比霸气。

    一睁开眼看到一个大脑袋在面前,海雕吓一跳,先是哆嗦一下,然后‘嘎嘎’叫着往后倒退着窜,跟一只鸭子似的。

    不过这会它的状态比鸭子要差,脑震荡的余威还在,它的脚步很是踉跄,一甩翅膀想要飞起,结果刚起飞又一脑袋给栽了下来!

    敖沐阳去靠近海雕,海雕吓得拔腿就跑,这会竟然跑的很麻溜……

    岸上待着一只晒太阳的狗和猫,它们的本性就是对鸟类充满兴趣。

    偏偏海雕不光跑,还张开嘴乱叫,这样将军和元首想不注意它都难!

    扭头看着狂奔的海雕,将军和元首‘嗖’的站了起来,‘嗖’的追了上去……

    海雕:“嘎嘎嘎!”

    将军一个虎跃上去摁住了海雕,元首随即跟上,小爪子使劲挠,海雕那长而粗硬的羽毛顿时飞了起来。

    敖沐阳叫道:“回来!想挨揍吗?”

    将军飞快逃跑,元首有些留恋,看着海雕嘴角流口水。

    虎头海雕勉强的站起来,拍打翅膀想要再度起飞。

    可这次它的状态更糟糕,只有一只翅膀能够自如拍打,另一只翅膀以诡异的角度扭曲着,翅根一动弹,疼的它又叫了起来:“嘎嘎!”

    敖沐阳感叹道:“这老鹰的叫声怎么这么难听?跟大黄鱼的叫声似的。”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敖志兵懂得是怎么回事,道:“恐怕这是一个雏,它没长大呢,长大了叫起来就威风了。”

    敖沐阳大吃一惊:“这么大的个头还没有长大?那它长大能有多大?”

    敖志兵琢磨了一下回答道:“老鹰这鸟,先长个头再长本事,它们还是雏的时候就能跟成鸟差不多大,但本事可差老远了。”

    虎头海雕此时哪有什么本事,就会抻着脖子绝望的嘎嘎叫。

    看着它那翅膀扭曲的样子,敖志兵老人说道:“哎呀,东家,这虎头鸟的一个翅膀恐怕是折了。”

    敖沐阳过去想看看情况,海雕掉头还想跑,结果它一掉头看到了眼睛亮晶晶的将军和元首。

    于是,它绝望了,使劲抻着脖子凄惨的叫:“嘎嘎!嘎嘎!”

    敖沐阳尝试着伸手,他怕海雕啄自己,就在手心里凝聚起一点金滴给海雕。

    将军和元首的眼睛一亮再亮,拔腿想上来抢金滴。

    海雕却是动作更快,甩头过去啄起金滴吃了起来,吃完继续抻着脖子向天叫:“嘎嘎!”

    敖沐阳险些被逗笑,他伸手去摸海雕,道:“行了,别叫了,你是虎头海雕,不是白鹅,这是干嘛?曲颈向天歌?”

    虎头海雕倒是识相,可能是吃过金滴的缘故,对敖沐阳很友好,被他抱起来后也没有啄他,只是继续叫:“嘎嘎!”

    它被吓坏了,一个劲的叫唤。

    敖志兵老人一直在从事养殖工作,不光养鱼虾蟹,也接触过牲口养殖,对这种外伤并不陌生。

    他去摸了海雕的翅膀想看看怎么回事,海雕回头要给他一嘴巴。

    还好他反应快把手抽了回去,否则看海雕那尖如金钩的嘴巴就知道,一旦被它拧上一口多可怕——至少得掉一块肉!

    敖沐阳摁住了它的脑袋,敖志兵这才伸手上去。

    他摸了摸鸟的翅根,双手一错,随即笑道:“没多大事,不是折了,就是错关节了,估计是刚才给将军扑的那一下,扑在翅膀上了。”

    敖沐阳不太放心,决定带着它回到岸上去找个兽医诊所看看,同时查一下这只鸟的资料。

    海钓艇返程,几个小时后回到岸上,这时候虎头海雕已经可以自如拍打翅膀了,不过受伤的翅膀没力气,飞不起来。

    见此,本想带他去兽医诊所的敖沐阳改了主意,他决定带海雕回去自己养着看看,看样子它的恢复能力很强,用不了多久能恢复健康。

    这种鸟可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知道的人越少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