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282.流泪了(均订+30)
    回到家里,他准备查一下虎头海雕的资料。

    海雕站在地板上有些茫然,光滑的地板让它很不舒服,走了两步没站稳,‘吧唧’一下子摔倒了。

    偏偏它倒霉,摔倒后又碰到了受伤的翅膀,疼的它惨叫:“嘎嘎,嘎嘎!”

    敖沐阳无奈,将它抱起来给它梳理羽毛安慰他,很快,悲伤的海雕安静下来。

    他是凑巧碰到了海雕的g点,海雕喜欢整理羽毛,每天要整理羽毛几十遍,倒不是它们臭美,而是虎头海雕体重太大,飞翔时候要借助风的力量来滑翔。

    这种情况下,光滑流畅的羽毛就很重要了,羽毛越是滑溜、越是曲线流畅,越能更好的借助风力,否则羽毛蓬乱,容易造成阻力。

    发现虎头海雕的双爪不适合待在地板上,敖沐阳拿了一张椅子,让它抓着椅背站在上面,他坐在椅子上。

    虎头海雕成功的站稳,用尖锐的嘴巴自己梳理起羽毛。

    敖沐阳则从电脑上查资料,他先看了照片,确实,自己这是一只幼年的虎头海雕,它还没有成年。

    成年海雕的特征是前额、肩部、腰部、尾上覆羽和尾下覆羽以及呈楔形的尾羽全部为白色。

    当它们展开翅膀的时候,从上面看,会看到它们的腰部、尾羽和两翅前缘都是白色,好像镶嵌着一道白边;从下面看,白色的翼缘,白色的尾下覆羽和尾羽更是明显。

    另外,成年虎头海雕叫声深沉而嘶哑,能使人联想起猛虎的狂啸,幼年虎头海雕张开嘴则只会‘嘎嘎’、‘咔咔’,开心时候是‘咔咔’,不开心时候是‘嘎嘎’……

    一切如资料一样,他查看资料的时候,虎头海雕自己梳理羽毛梳理开心了,就轻声叫了起来:“咔咔,咔咔。”

    听到这声音,敖沐阳乐了,他起身笑道:“嘿,你这——卧槽!”

    他一起身,没人压着椅子了,这虎头海雕有十来斤的重量,自己压在椅背顶端,自然会造成重心后移。

    顿时,椅子直接往后倒了!

    小海雕想飞,可它翅膀有伤飞不起来,‘吧唧’一下子又摔在地上,还被椅子砸了个狠的。

    “嘎嘎!嘎嘎!”小海雕躺在地板上绝望的叫着。

    敖沐阳赶紧抱起它来,给它梳理着羽毛道:“这个这个,不好意思,这次我抱着你。我靠,你流泪了?”

    他从不知道鸟儿可以流泪,因为据他所知,禽类和鸟类好像是没有泪腺的。

    于是他上网查了一下,发现他知道的没错。鸟确实没有泪腺,不会流泪,这虎头海雕之所以出现泪滴,不是流泪,而是被摔出眼睛润滑用的油液了……

    敖沐阳尴尬,这海雕今天的遭遇太惨了,简直霉运当头啊。

    相比它的同类,这海雕应该算是运气好的。

    虎头海雕在中国已经很罕见了,它们主要栖息于海岸及河谷地带,这些地方污染严重,它们作为主食的鲑鱼鳟鱼本来就少,如今更是罕见。

    栖息地的改变、工业造成的污染及过度捕捞鱼类,诸多原因结合起来,导致虎头海雕在中国境内几近绝种!

    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它们的表兄弟白头海雕了,同样作为大型猛禽,它们成为了美国国鸟,得到了很好的保护。

    美国人之所以将白头海雕作为国鸟,是因为他们认为这种鸟威猛、彪悍、勇敢,象征着一种进取精神。

    其实论个头和性情,虎头海雕更猛,白头海雕少有能长到五公斤的体重,虎头海雕轻易能达到这个重量,极限情况下甚至能长到十公斤!

    虎头海雕重量大,视力也更是敏锐,它们在海里捕食,每次出击几乎都有收获,百发百中!

    可惜,在亚洲文化里这种鸟不受重视,要是生在野蛮的北美洲,它们早成美国人和印第安人的空中图腾了。

    了解了虎头海雕的食性,敖沐阳去镇上买了一些鳟鱼。

    他把鳟鱼拿回来后,虎头海雕乐坏了,挥舞着完好的翅膀一个劲的咔咔叫。

    敖沐阳递给它一条鱼,它却没吃,而是叼起鱼扔掉,然后拱开他的手,用爪子在他手掌心轻轻的啄。

    啄了一会什么也没有,它拍打翅膀又叫了起来:“嘎嘎!”

    敖沐阳释放出一点金滴,道:“你找这个?”

    虎头海雕赶紧啄着吃掉:“咔咔!”

    这小海雕他暂时养了起来,倒没有想自己收养的意思,海雕是胸怀天空的自由之子,当它翅膀长好可以飞翔了,他会重新将它送上天空。

    渔场开起来后,他暂时就不再出海,把大龙头号交给了敖大国来管理,他专门收拾渔场、建设自己的小渔场。

    平平淡淡的,十二月要结束了,转眼就是十二月下旬。

    下午,敖沐阳回来的时候,敖文昌来找了他,道:“龙头,最近不出海了?”

    敖文昌一直跟着敖大国出海,他学习能力很强,文化水平高,敖沐阳有意培养他,让他做敖大国的副手。

    他的定位很准确,敖大国是老海鬼,在海上讨生活了几十年,而且早早就自己买船出海,有决断力、有能力也有经验,适合做船长。

    敖文昌什么都好,就是为人优柔寡断,这样他可以做个参谋,他和敖大国正好性格、能力互补。

    出海最能磨练一个人,出海两个月,敖文昌变得结实起来,白面书生的形象大变,皮肤变成了古铜色,粗糙了很多,爷们的气息也浓重了很多。

    敖沐阳打量了他一眼,笑道:“这几天我渔场刚开起来,暂时走不开,后面吧,元旦之后我也出海。”

    敖文昌点点头,道:“好,不过我这次来不是说这事的,咱们高中同学聚会,你要不要去转转?”

    敖沐阳没得到消息,他高中毕业那会,智能手机还不普及,同学之间留下的都是座机和家庭地址这样的联系方式,所以他跟高中同学联系比较少。

    听了敖文昌的话,他说道:“行,一起去坐坐,在县里吗?”

    他打算趁这机会跟老同学重新联系起来,毕竟是三年感情,当时同学之间玩的很好,比如他跟宋公明,多年之后相见,两人依然是好友。

    敖文昌道:“不是,在红洋。”

    敖沐阳点头,正好他得去红洋一趟,给家里补充点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