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170.立体化养殖(3)
    杨宝坤是本地人,虽然没什么大能耐,但基本的人脉还有,他跟养殖场老板的一个亲戚是朋友。

    得知敖沐阳想去买鸡苗,他就打电话给朋友,让对方帮忙说了说。

    敖沐阳觉得没必要,他就买百十个鸡苗,对于孵化场来说这是散户,可能现在村里人自己养都不只养百十只鸡。

    鸡苗便宜,没多少钱,即使找了人也就省个十块二十块。

    不过有个好处是,这样老板会正儿八经帮他挑选鸡苗,不会用病鸡苗来忽悠他。

    孵化场规模颇大,进去后接到电话的老板找了个饲养员:“你带他们在园区转转,看看他们想买什么鸡。”

    敖沐阳摆手道:“你们这里有展示区吧?我们一身细菌,就不进园区了。”

    听了这话,饲养员笑了:“哥们行家。”

    现代养殖场都是封闭的,隔绝力度很大,目的自然是防止外界的细菌传播进来,所以一般不欢迎外人在没有做消毒灭菌处理的情况下进入园区。

    不过这孵化场规模大,功能齐全,有紫外线消毒室。

    饲养员带他们去做了紫外线消毒,然后进入了养殖区。

    偌大的养殖场被分成了很多个小区域,他们一进去,先看到了一种只比成年人拳头大不了多少的小鸡。

    这些鸡的羽毛色彩鲜艳,一个个蹲在地上,很神奇的可以蹲着走,走来走去好像毛球滚动。

    杨宝坤好奇:“呀,这小鸡有意思,它们还会蹲着走?”

    饲养员笑道:“这是东亚矮脚鸡,它们不是蹲着走,就是在正常的走,不过天生小短腿。”

    杨宝坤问道:“那这种鸡好吃吗?”

    饲养员大笑:“老哥,这是观赏鸡,它们就能长这么大,你看到的就是成年鸡,你说它们好吃吗?就是好吃也没法吃。”

    杨宝坤顿时啧啧称奇:“这么小的鸡?观赏鸡?还有人当宠物养?鸡屎可是能臭死人呀。”

    往后还有一种纯黑色的鸡和一种纯白毛的鸡,饲养员介绍了一下,这是两种外国鸡,一种叫澳洲黑鸡,一种叫布雷斯鸡。

    这些外国品系的鸡价格贵,而且还娇贵,得好生伺候才行,敖沐阳看不上它们,他要的是土鸡。

    倒不是说土鸡好吃,而是这种鸡长得扎实,不容易生病,即使不用药也能活的好好的。

    不过,土鸡长得慢,从育雏到出栏得半年以上的时间,即使出栏了也没多少肉,公鸡只能长到三斤半,母鸡长到两斤半。

    当地的土鸡叫黑头鸡,又叫张飞鸡,因为它们头部羽毛漆黑,如传说中的张飞一样面如锅底。

    黑头鸡是土鸡,可却不便宜,普通的国产鸡如九斤黄、三黄鸡、乌骨鸡、大骨鸡一只才四块钱,而肉食鸡价格更低,只要两块左右,黑头鸡却要六块五一只。

    这是因为当地的土鸡出肉率、出蛋率都太低了,长得也慢,所以改革开放后,当地人不爱养了,纷纷换成了生长快的肉食鸡之类,导致数量锐减。

    物以稀为贵,这道理在所有市场通用。

    考虑到养殖过程中的折损,敖沐阳要了一百二十只鸡。

    选好了鸡苗,饲养员说道:“小哥,低于一千只鸡苗,我们都是不送的,你最好自己雇个车过来拉。”

    敖沐阳道:“别着急,我不光买鸡苗,还买别的。”

    “饲料和药吗?”饲养员问道,“如果是这些,那我们还是不能送货上门。”

    敖沐阳指着一种铁架子道:“我要买一套这个,你们送货上门不?”

    这种铁架子是养殖笼,但不是一般的养殖笼,它的名字是养殖床。

    顾名思义,养殖床跟一张床似的,它可以做独立的养殖场,可以用来散养鸡,面积颇大。

    养殖床有个厉害的地方是底部分层,分成好几层,这样鸡鸭在最上面生活排便,粪便会被层层筛选。

    敖沐阳觉得这个功能对养殖池很有帮助,鸡粪被筛选后,杂质被留下了,落入养殖池的都是有机物,这样避免了需要隔段时间就得收拾池底的麻烦。

    一座养殖床要五千块,面积是五六百平米,可以养殖上千只鸡。

    敖沐阳只养殖一百多只,这有点浪费。

    但他觉得价格无所谓,重点是功能有用。

    他交了钱,这下子养殖场就提供送货上门服务了,这种养殖床利润颇大。

    杨宝坤觉得他是浪费:“小阳,你买几个笼子就行了,买这东西干球?多少钱呀,多浪费呀。”

    敖沐阳笑道:“我先养殖着试试,要是养鸡有利润,那我以后就专门搞养殖,不用出海了。”

    杨宝坤点点头,这样也好,妹妹和妹夫在海上出事,他打心眼里不希望这个外甥再出海。

    在舅舅家吃了晚饭,第二天养殖床和鸡苗一起送了过来。

    敖沐阳将养殖床架在了养殖池的上面,正好盖住了养殖池,这样还有个好处,就是可以避免青蛙、水蛇、水耗子来偷鱼吃。

    黑头鸡被叫做张飞鸡,还有个原因是它们性情凶猛,跟张三爷一样的暴脾气,青蛙、水蛇是它们的食物,敢靠近肯定会被吃掉。

    等他搞好了鸡苗养殖,敖大国的渔船保养工作也结束了,这样九月下旬,他们再度出海了。

    这次出海,敖沐阳带上了敖文昌。

    敖文昌的父母来码头送他,跟送小孩上学似的,看到他上了船,脸上表情那叫一个牵肠挂肚。

    他母亲拉着敖沐阳的说叮嘱道:“阳子,文昌没怎么出海过,你多照顾他呀,你是龙头,你可得护好了他。”

    敖沐阳道:“放心,婶子,他安然无恙的出海,我肯定也会安然无恙的带回来!”

    “那就好、那就好。”姚秀丽嘟囔几声后又去叮嘱敖文昌,“文昌啊,出海可不比在家,去了海上不能逞强呀,要跟着你大国叔他们多学……”

    敖文昌表现乖巧:

    “嗯呢。”

    “好的。”

    “知道了妈。”

    “别担心。”

    “我懂了。”

    “爸你们回去吧。”

    等到海钓艇出发,敖文昌转过头来顿时露出满脸绝望:“我都二十五了,怎么还把我当小孩?我真是受不了!”

    敖沐阳大笑:“走吧,到了海上就没有孩子了,只有汉子。来,把我掌船,我去找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