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173.姑娘上门(allgae盟+3)
    元首不知道这些或者圆滑或者扁平的小珠子有什么用,它好奇的用爪子拨弄着,珍珠在地上滚动,逗得它眼睛滚圆。

    猫科动物似乎天生喜欢拨弄圆滚滚的东西玩。

    陆虎下意识的伸手想拿珍珠看看,元首瞪大眼睛挥舞爪子大叫:“喵呜!”

    敖沐阳飞奔回家,找了个小毛线球出来往地上一扔。

    元首再也不顾珍珠,直接跳向毛线球眉开眼笑的玩了起来。

    陆虎拿起一颗稍微比黄豆大一些的珍珠看了看,这颗珍珠品相很好,滚圆、饱满,阳光照耀,色泽变化万千。

    元首掏出来的珍珠大多数都是品相很好,敖沐阳将这些珍珠先收集了起来,又去那吞噬鳗的囊中抠了抠,最终再度抠出了几颗珍珠。

    他又去抠其他吞噬鳗的囊,多多少少都有收获,二十八条鱼,合起来收获了二百多枚珍珠。

    见此陆虎下意识的说道:“敖兄弟,你发财了!”

    敖沐阳跟元首一样眉开眼笑,加菲猫今天立了大功,它帮自己赚了一笔钱,这笔钱差点就跟他错身而过。

    现在市场上流通的珍珠主要分三种,淡水珍珠,东瀛珍珠,南洋珠。

    最便宜的是淡水珍珠,单颗价格从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然后是东瀛珍珠,单颗价格从上百元到几千元不等。

    最贵的是南洋珠,最低也得千元一颗,品相优质的话价格还要更高,最高的金珠可以出到数十万一枚的天价!

    其中淡水珍珠之所以这么便宜,是因为它早就完成了人工养殖,一亩珍珠田能出产几十斤的珍珠。

    之所以珍珠出产量这么高,价格还很贵,那是因为出产的珍珠不是都能进入市场的,可能一百颗珍珠里也出不来一颗符合入场标准的商品珠,大多数珍珠是废品,只能研磨做珍珠粉去骗小姑娘。

    当然,很多人去海边旅游,看到过只要几十块甚至几块钱就能买一串的珍珠项链,那些珍珠也很漂亮,很圆润很有光泽。

    但那往往是假货,几块钱一条的是塑料珍珠,几十块的是用贝壳粉压制而成后又抛光的假珍珠。

    真正的珍珠项链,哪怕是次品淡水珠串成的链子,也得上百块一条。

    不用说,敖沐阳手里的珍珠都是海珠,它们属于东瀛珍珠的分类,这二百多颗中一大半品相很好,卖个十万二十万没有问题。

    听了陆虎的话,他笑道:“虎哥,你认识做珠宝生意的吗?给我介绍个客户,我给你整顿大酒!”

    陆虎也笑了:“你小子想的好,给你介绍个优质客户,一个大酒就把我这中介打发了?想都别想,至少两顿!”

    “那就两顿!”

    “好!”

    陆虎答应下来,然后纳闷了:“吞噬鳗这玩意儿囊里哪来的珍珠?而且品相都还不错,嘶嘶,我知道了!这些吞噬鳗你在哪里弄到的?”

    他现在想到的东西,敖沐阳在元首拨弄出珍珠后第一瞬间就想到了,他之前错过了一个机会,一个发现大量野生珍珠贝的机会!

    吞噬鳗不能生产珍珠,这些珍珠必然是它们吃掉的珍珠贝所遗留下来的,肉被它们吞掉了,珍珠则沉淀在了囊的底部。

    也就是说,这些吞噬鳗生活的海域生存有珍珠贝,而且数量不少,否则不会每一条吞噬鳗的囊中都发现有珍珠。

    另外,敖沐阳得手这些珍珠品相大多很好,为什么?

    很简单,吞噬鳗所食用贝类都是老贝,珍珠贝活的时间越久,它们体内的珍珠品相就越好!

    这可以想象,吞噬鳗生活在巨大蓝洞周围的海底,那里海水很深,海洋捕食者稀少,所以珍珠贝们大多可以活很久。

    至于它们隐藏在哪里,为什么敖沐阳之前没有发现它们的踪影,这点如今他有了猜测。

    但面对陆虎的询问,他回以苦笑:“虎哥你可能不信,我捕捞到这些吞噬鳗的海域不算很深,可能就一两百米,至于具体是哪里,我也不记得了。”

    他当然记得,毕竟那巨大蓝洞给他带来的震撼太大了。

    不过这点不能随便说,那蓝洞他有其他想法。

    陆虎咂咂嘴收走了这些吞噬鳗,敖沐阳从鳗鱼身上一共赚到了一万多块钱,但等到他将珍珠卖掉,他可以再赚上几十万。

    晚上两人又来了一顿大酒,陆虎没走,山路太难走了,他索性在村里住下,第二天将车塞进了轮渡里,连人带车一起被送到了红洋。

    敖沐阳送走陆虎又在海边带着将军和元首晃荡了一会,他返程回家,从村口就看到一个姑娘站在家门口。

    将军第一时间冲了出去,呲牙咧嘴要去捍卫地盘。

    除了母狗,它只允许一个雌性动物站在它家门口,那就是经常喂它骨头吃的鹿执紫!

    敖沐阳喊了一声:“将军,滚回来!”

    将军来了个急刹车,爪子擦着水泥地,刹车印得有五六米,敖沐阳看着都疼,要是换成人赤脚这么刹车,估计脚底板的骨头都能磨出来。

    但对将军来说这没问题,继续活蹦乱跳。

    敖沐阳吃惊的看着姑娘问道:“胡秀秀?你怎么来了?”

    来找他的赫然就是小护士,小护士微笑道:“你不去镇上找我,那只能我来找你咯。”

    敖沐阳讪笑道:“没有,最近比较忙,没怎么去镇上。”

    胡秀秀直勾勾的看着他问道:“真的吗?”

    敖沐阳含糊的说道:“嗯,趁着秋天赶紧出海嘛,到了冬季天冷了,那样就可以待在家里猫冬了。”

    胡秀秀摇摇头道:“别骗我了,是不是上次看社戏的时候,我妈妈跟你说了什么?那天我爸给我打电话说我奶奶不舒服,我回去后,我奶奶还是老样子,他们是故意支开我的吧。”

    这个敖沐阳不知道,不过她母亲确实表达了反对之意。

    既然胡秀秀上门了,他也不能矫情,就开门请她进去坐下。

    门打开后,将军立马跳上莞香树下的躺椅,先占据了这个位置。

    敖沐阳给她拿了一张椅子,元首又跳了上去,对着朝阳懒洋洋的晒了起来。

    胡秀秀笑道:“你养的这狗和猫真好玩,它们日子肯定过的不错,长得真好。”

    敖沐阳道:“那肯定不错,这狗现在吃的是进口狗粮呢。”

    陆虎也挺喜欢将军的,每次来都带上一份进口狗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