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285.侠客(3)
    “账是敖沐阳结的,单子在我这里,我建了个群,大家都在里面呢吧?我把账单发进去,待会大家自己算,aa,把钱都给敖沐阳。”

    “敖沐阳没在群里。”

    “我这就把他拉进去。”

    “赶紧打车,猴子这醉了,谁送他回去?”

    “回去个球,去ktv,去唱歌,继续喝啊!”

    “行了行了,别在这里吵吵,这点了都回去,下着雪呢,天气预报可是说了,最近有一场大雪,暴风雪!”

    一群人乱糟糟的走到路边,这时候几个青年眯着眼走了上来。

    一个红发青年仔细看了看,看到醉醺醺的包玉腾后他眼睛一亮,叫道:“就是他们,就是这些人。”

    混子们围了上来,连连推搡将好几个人直接推倒在地。

    “干嘛?”高丰上去问道。

    红发青年挥手给了他一巴掌,轻蔑的说道:“滚蛋,死娘炮,身上的香水味真呛人。”

    敖文昌没喝多少酒,看到这些青年他心里一沉,道:“赶紧报警,我去酒店喊人……”

    混子们的耳朵倒是灵光,一个叼着烟的光头青年狞笑道:“喊人?喊什么人?出了聚贤庄的门他们还管你们死活?”

    “草,干踏马的,老子淋着雪等了这么久,非弄死你们不行。”

    混子们满腹怨气,说动手就动手,他们准备充分,要么戴着指虎、要么拎着钢棍,喝的醉醺醺的一群都市小白领哪是他们的对手?

    敖沐阳扶着喝醉的猴子,一时之间抽不出手来。

    混子们挥着钢棍就打人,有女人惊恐的喊道:“救命!”“帮忙报警啊!”“救人呀,打死人啦!”

    红发青年狞笑道:“你叫啊!你叫破喉咙这里也没人……”

    他的话说了半截,然后猛地惨叫一声飞了出去。

    两条杀气腾腾的大汉出现在人群的外围,他们一个穿着民工的迷彩服,肩膀上、腰上、库腿上全是泥水白灰,另一个穿着件保安制服,突然出现突然动手,将两个挥着钢棍的混子都打倒在地。

    “草拟吗!”青年们嚎叫一声,举起钢棍棒球棍就照着两个大汉冲去,他们看出这俩民工没背景,就照着脑袋砸。

    两个民工确实没背景,但是身手一等一的。

    当先的汉子手里提着一个袋子,他闪身避开砸来的钢棍,大手一挥捞出一瓶啤酒,‘咣’的一下子拍在了一个青年头上。

    另一个动作更快,大脚飞速踹出先是踹倒一个人,上去抓住两个小青年的膀子往中间一撞,‘咣’的一声闷响两人脑袋碰在了一起。

    三下五除二,两人就把七八个混子青年干倒在地,其中民工打扮的汉子好像是面瘫,脸上冷漠毫无表情,打翻混子们后,他面无表情的对众人说道:“都赶紧打车走吧,别招惹是非。”

    说完,他对身后伙计招呼一声,两人急匆匆就消失在夜幕的阴影中。

    敖沐阳和一行同学看的目瞪口呆,高丰喃喃道:“卧槽,大侠慢走!”

    “咱们这是碰上行侠仗义的高手了,厉害啊。”

    “快走快走吧,别惹麻烦。”

    宋公明从兜里找出他的警官证,道:“没事没事,你们先走,这帮孙子我全给弄回去,袭警!哼哼,今年在看守所过年吧!”

    敖沐阳帮他报警,听说混子们袭警,警车来的很快,宋公明也上了车,其他人就直接散开了。

    都这个点了,天上还飘着雪,敖沐阳就准备去找个酒店对付一晚。

    他沿着公路正走着,突然听到路边有人用脆生生的嗓音喊他:“哥哥,哥哥,我在这里!”

    敖沐阳扭头一看,借着路灯的灯光,看到朱朱那胖嘟嘟的小脸出现在一台车的车窗口。

    见他扭头,朱朱努力爬出半个身子对他挥手,小胖脸上笑容甜蜜。

    敖沐阳走过去说道:“是朱朱呀,你在这里干嘛?”

    朱朱的脸上露出紧张的表情,瞪大眼睛道:“哥哥,我……”

    有人从门口快步走来,凶声恶气的说道:“探头出来干嘛?很危险的知道不知道?感冒了怎么办?快回去。”

    就跟推货物一样,他一把摁在小丫头的脑袋上将她推了回去,然后说道:“关上车窗,谁让她露出头来的?”

    接着,敖沐阳听到了小丫头的哭声:“你们是坏人,哥哥救救我,我要妈妈,我要妈妈!”

    后面走来的这人阴沉着脸拉开车门要坐进去,口中说道:“开车,快走。”

    敖沐阳大吃一惊,不会吧,朱朱这倒霉孩子又被绑架了?

    小丫头的哭声做不了假,他赶紧上去拽住车门道:“你好,先生,这里面的孩子是我朋友的女儿,怎么回事?”

    那人抬脚就踹他,凶恶的吼道:“跟你没关系,滚蛋!开车,听不见?快开车!”

    车子打火,往后倒退着准备上路。

    敖沐阳逆转金丹拉住了车门,厉声道:“停车,熄火,怎么回事!”

    朱朱在后座上隔着那人边哭边伸手要拉他:“哥哥,他们是坏人,坏人!救救朱朱!”

    后座上的青年一把将她推回去,又对敖沐阳吼道:“你滚蛋!”

    说着,他拉着车门想拽回来。

    敖沐阳逆转金丹,双手抓着车门抬脚往背面一踹,车门铰链发出让人牙酸的‘嘎吱嘎吱’声,然后黑色车门就有些歪歪斜斜了。

    拽开车门,他同时伸手拉住那青年将他拽下车来,对驾驶座上的人吼道:“停车,这是怎么回事?!”

    朱朱哭着从后座爬过来,敖沐阳伸手抱起她,安慰道:“没事没事啦,哥哥在这里呢,哥哥把你救走。”

    他有颜青城的电话,但打过去后没有打通。

    小丫头哽咽着指着被摔在地上的青年说道:“我的电话在他兜里!”

    敖沐阳伸手去拿,青年呻吟着想继续踹他,被他一巴掌抽在脸上,硬生生给抽晕了过去。

    他把这些人当人贩子了,对待人贩子不必手软!

    很快他找到一个儿童手表,递给朱朱后,朱朱在上面摁了一下,手表顿时亮了起来。

    看着这一幕敖沐阳明白了,这应该是现在一种很先进的定位儿童手表,使用后可以通过卫星发出位置信号。

    他正安慰着朱朱,这时候驾驶座上的青年走了下来,弱弱的对他说道:“你干嘛?我要报警了!”

    敖沐阳怒瞪眼睛吼道:“老老实实过来给我蹲着,我已经报警了!”

    这时候店铺里又跑出几个人,有个老妇人跑在最前面,口中喊道:“儿子,儿子啊,这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