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185.偷鱼贼(均订+4)
    敖沐阳做了返航准备,但没有即刻调头,他得照顾敖大国等人的感受,又往南飘了一天。

    这一天里他们碰上了一群海鲈鱼,下网及时,一下子收获了四五千公斤的海鲈鱼,将冰舱装的满满当当。

    至此,敖大国三人心满意足了。

    敖沐阳却有些遗憾,第二天他用了一整天时间再没有碰到一条合适捕捞的石斑鱼。

    倒不是偌大海里再发现不了石斑鱼,今天他也找到了石斑鱼,找到了三条,其中两条还是昂贵的赤点石斑鱼,可那是两条幼鱼,只有不足他巴掌长短。

    敖沐阳没忍心去捕捞它们,这两条小石斑鱼像是相依为命的兄弟姐妹,看起来挺可怜的。

    剩下的一条石斑鱼倒是大,可那是一条带籽雌鱼,老虎上去把人家撞了个半晕扛了回来,敖沐阳本来乐滋滋的,结果一摸肚子全是鱼籽,估计要待产了。

    这样,他只能将这条鱼给放生。

    另外他看这条鱼都要生产了又被老虎给蹂躏一通,也不知道雌鱼和人一样动胎气,他只好逆转金丹取出一点金滴,从中分了一点点给这石斑鱼,大部分给了老虎。

    第三天,渔船转头返程,来来回回这就是四天了。

    因为这次捕捞的渔获多,敖沐阳指挥渔船直接去了红洋,他要卖掉石斑鱼的地方也在红洋。

    返程的两天,他又前后碰到了几条石斑鱼,其中有四条适合捕捞,他指了指,老虎都给他叼了回来。

    到了红洋,已经是深夜时分,这时候的渔获码头静悄悄,海鲜贩子还没有到来,生意还没有开启。

    敖大国抱了抱手臂抵御寒气,道:“龙头,你们去找个旅馆睡吧,还能睡四五个小时,我在这里看着。”

    敖沐阳看三人一脸倦容,便笑着摆了摆手:“你们三个去睡吧,别去睡小破旅馆,好歹找个正规店的快捷酒店,我来看着。”

    敖大国也摆手:“这不行,哪有我们歇着让龙头来值班的?”

    敖沐阳皱眉道:“我说的话到底有没有用了?”

    一听这话,敖大国顿时泄了气:“嗨,龙头,你说的话肯定有用。那行,我们去休息,你可得受累了。”

    敖沐阳不累,他们走了后,他直接进入海水中汲取水气。

    不过在这里汲取水气并不合适,码头周边污染太严重了,水中没有多少灵气可以吸收。

    这一趟出海虽然时间长,可他不累,他晚上在海里睡的很好,且可以源源不断的汲取水气,这个过程可以帮助他恢复精力,所以他才安排敖大国三人先去休息。

    进入水里泡了不知道多久,他忽然看到趴在船尾睡觉的将军爬了起来。

    这时候渔船晃了晃,有人爬上了船,下面还有人在低声问:“有人没有?这船刚回来,上面肯定有渔获。”

    船上亮起昏黄的手电灯光,随即也有声音响起:“没人,嘿,一个人都没有,这踏马有意思了,船上的煞笔对红洋治安真是充满信心啊。”

    灯光转动照到了船尾,一条金短毛正在安安静静的端坐着。

    爬上船的青年吓一跳:“卧槽!有狗有狗!嘿,不对,这是条死狗吧?不对,活着,怎么它不叫唤?”

    后面上船的青年低声道:“闭嘴,别惹它,这狗不叫唤还不好?赶紧去收拾渔获,咱们早干完了早走,这个月总算开单了!”

    有人跪在了船尾,掏出一个香炉放好,在上面插了三根香烟,然后虔诚的磕了个头:

    “祖师爷保佑、祖师爷保佑,这个月生意不好,保佑我们今天开个大单,今天条件不行,你先抽两口玉溪对付一下。只要保佑我们今天碰个大单,我回去给你供软中华,阿弥陀佛、祖师爷保佑……”

    这贼正在虔诚的磕着头,然后忽然看到面前香炉后面出现两只脚。

    他猛地抬头,看到一个身上滴答着海水、缠着海藻水草的青年在对他微笑。

    “我日昍晶!”戴着面罩的贼吓一跳,惨叫一声向后跌去。

    有两人进入舱房中,其中一个贼不耐道:“托尼你叫什么叫?祖师爷显灵了?”

    里面的贼惊喜叫道:“祖师爷真显灵了,你看这是什么?沃日石斑鱼啊,不会是野生石斑鱼吧?!”

    船尾那贼吓得要尿裤子了,一直端坐着不动的金短毛忽然冲了上来用爪子摁住了他脑袋和胸膛,嘴巴啃在他脖子上,狰狞的利齿瞬间刺破了他的皮肤。

    敖沐阳走过去拍了拍舱门,道:“哥几个,怎么着,你们自己出来还是我请你们出来?”

    船舱里两人大惊:“托尼托尼、你怎么把的风?”“玛德闭嘴,冲出去!”

    一个青年气势汹汹的从船舱往外冲,他冲到舱门口一只大脚迎面而来,一脚将他反踹了回去,连同他身后的青年一起化作滚地葫芦。

    自古以来,码头地区的治安一向很差,偷鱼贼层出不穷。

    这次偷偷上船的是三个人,一个被将军解决,另外两个想负隅顽抗,被敖沐阳狠揍了一顿,跪在地上一个劲求饶。

    敖沐阳打了报警电话,很快,码头上的警务室冲出两个值班的警察将三个贼给抓走了。

    因为闹出了动静,周围船上亮起灯光,守船的人纷纷好奇的看了过来。

    这是个小插曲,敖沐阳抓到三个贼后就在船尾找了个干净地方搂着将军躺下了,周围关注的人多,他就再不能下海了。

    将军努力往他怀里钻了钻,然后呼哧呼哧的打起了小呼噜,睡的心满意足。

    凌晨两点,码头热闹起来,批发市场的海鲜商、大小酒楼饭店的采购商、想要吃新鲜海鲜的市民等等,跟赶集一样将码头围了起来。

    敖大国三人打着哈欠回来,上船后开始聊天:“龙头,听说刚才码头上抓了三个偷鱼的贼?”

    “咱们的船没事吧?龙头你没事吧?”

    “草,这么大个热闹错过了,真可惜。”

    敖沐阳翻翻白眼:“偷鱼贼就是上的咱们船,就是被将军抓到的。”

    三人吃一惊:“啊?”“咱们的船啊?”“将军牛笔!”

    将军摇摇尾巴跑过来,谁叫我?是有吃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