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188.狗雄难过
    因为今年农历上闰了个六月,所以农历和阳历相比,时间差的更多。

    这趟出海回来,阳历上已经进入十月中旬,而农历上才刚进入八月中旬。

    八月中旬有个大节日,那就是中秋节。

    天气炎热,敖富贵蹲在门口吃棒冰,嘟囔道:“难怪今年到了十月还这么热,这是农历闰了个六月啊。”

    敖沐阳也蹲在门口,他在给将军挠肚皮:“快过中秋节了,时间过的真快,不知不觉我回来小半年了。”

    敖富贵道:“你中秋节怎么过?在京城都是怎么过的?”

    敖沐阳摇头:“没什么好过的,老规矩,月饼、烧鸡和啤酒,随便过吧。”

    事实上他宁愿没有中秋节这个节日,中秋佳节、阖家团圆,这节日和过年一起,每年两次提醒着他,他已经是个孤家寡人的事实。

    对于一个渴望家庭亲情的孩子来说,这很折磨人。

    敖富贵看出他情绪低落,道:“这样你来我家,咱们一起过,还热闹,怎么样?”

    敖沐阳又摇了摇头,“不了,这是一家人的节日,你们自己过吧,我这边有将军有元首,到时候也能过的挺好。”

    说着,他伸手又给元首挠了挠肚皮。

    将军眯着眼正在哼哼,忽然之间肚皮空了,它很不习惯,便蜷着爪子抬起头看了看。

    看到敖沐阳改成给元首挠肚皮,这让它很不满,原地来了个大风车,转了半圈后它用屁股对准元首,后爪使劲一踹:走你!

    “喵呜!”将军被踹出去翻滚几圈,它气的炸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上去给将军来了几爪子。

    将军收缩尾巴护住下身要害,然后把个屁股交给了元首,它不管不顾,你爱咋滴就咋滴,反正老子不疼!

    敖沐阳将它们两个分开,他这里正忙着,手机又响了起来。

    打来的是个陌生号,对方介绍了一下他才知道,这是上次和廖来喜等人一起来过的人,找他要买泥鳅和黄鳝。

    所有食用过泥鳅和黄鳝的人都是他的回头客,而且还会介绍客人过来,所以虽然敖沐阳没有对外做过宣传,可他的泥鳅和黄鳝买的却很好。

    这让村里人很奇怪,也很不服:敖沐阳的黄鳝和泥鳅价格他们清楚,在当地人来说,一斤黄鳝几百块太夸张了,可他生意就是很好,这让大家伙很郁闷。

    有些村里人明白是怎么回事,敖沐阳当初为了感谢村里人帮忙盖房子,他给帮忙的人送过泥鳅和黄鳝,那些人很清楚泥鳅的美味和黄鳝的霸道。

    他去码头接了人,带去小楼后面的养殖池拿泥鳅和黄鳝。

    这次来了五个人,每人都要了五斤黄鳝、使劲泥鳅。

    敖沐阳送走客人,碰到村里一个叔叔辈的人,他这叔叔倒是不客气,直接说道:“阳子呀,这是快中秋节了,叔听说你这里的黄鳝泥鳅养得好,想捞几条回去当个硬菜,成不成?”

    敖沐阳装傻充愣:“成啊,村里人来买我打个折扣,八折。”

    那叔叔挺不满意的:“就是黄金鳝和泥鳅而已,龙涎湖有的是,水田也有,还用得着花钱?”

    敖沐阳道:“叔,龙涎湖和水田是有,可我们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就是不一样,具体我不知道,估计是我用泉水养的缘故吧,反正我这边的好吃,你要是有兴趣去找兵爷爷买点。”

    敖志兵出来倒垃圾,看到村里人纠缠敖沐阳就瞪眼:“四棱子,你从小就爱占便宜,我东家这些泥鳅和黄鳝养的不容易,怎么着,你不掏钱就想吃啊?”

    面对辈分比自己更高的老人,这人无奈了,嘟囔道:“谁说我不掏钱?我就是觉得这价格太贵了,比龙肉都贵!”

    敖志兵道:“龙肉?你去给我找出龙肉来,一斤多少钱,你开口,我不还价,行不行?”

    村里人被挤兑的扭头就走,敖沐阳当看了个热闹,没有在意这件事。

    都说乡下人淳朴,其实这也得看哪方面,反正在占小便宜这方面,大家伙谁也别说谁,都很有一套。

    午夜,月色深沉,小渔村里万物俱籁,只有鸟叫虫鸣和远处浪涛拍案。

    一辆汽车顺着山路开进了龙头村,然后停在了敖沐阳的家门口。

    趴在床脚酣睡的将军立马睁开眼睛,迅速爬起身站在院子里警惕的往外看着。

    元首懒洋洋的睁开眼睛,看到将军出门,它也爬了起来,从窗口跳了出去,顺着阳台跳上院墙慢慢悠悠的溜达着。

    很快,一条母狗出现在门口。

    渔村治安很好,说是路不拾遗有些夸张,但夜不闭户这点一点问题都没有。

    大龙山、海湾和龙涎湖将村子与外隔绝了起来,在隔绝了发展机会的同时,也将外界的歪风邪气隔绝起来。

    敖沐阳没关门,门口半掩着,所以这条毛光肉肥、腰细屁股大的母狗从门外往里一探头,将军立马看到了。

    接着,将军的眼珠子就绿了。

    它的警惕之情顿时抛到九霄云外,耷拉着舌头、屁颠颠的跑了过去,满脸欢愉。

    见此,母狗立马往外跑,门外就是汽车,车门打开,它跳进了汽车里。

    将军跑到门口没有继续往外窜,它歪头看了看这辆黑色汽车,狗脸皱巴了起来,露出狗子们很常见的疑惑表情。

    母狗被一双手推了出来,它对将军摇摇尾巴,然后又跳进了汽车里。

    将军用舌头舔舔嘴唇,眼珠子绿油油的能发光,它想跑过去找那条母狗,可看着汽车它本能觉得不对劲,又犹豫起来。

    母狗几次下车诱惑,将军几次跑出两步又退回去,它始终觉得哪里不对劲,最终,它索性在街道旁坐下了,隔着几米远的距离伸着脖子往车里看。

    车窗慢慢的落了下来,一把弓弩伸了出来,将军的眼睛盯着再一次从车里跳出来的母狗看,没注意到有东西瞄准了自己。

    ‘唰’一声弓弦抖动的低沉声音响起,将军感觉胸口刺痛了一下,下意识的就跳了起来。

    金滴将它改造的堪称钢筋铁骨,这种疼痛对它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它晃了晃脑袋就忽略了刺痛。

    结果脑袋这么一摇晃,它忽然感觉自己站不稳了!

    它感觉不对,赶紧往家里跑,可它的脚步变得虚浮起来,而且越往后脚步越虚浮,好像醉汉一样。

    将军努力冲着门口又走了几步,以往一个箭步就能到达的门口这会变得遥远起来,最终,勉强走到门口的时候,它四肢一软倒在前,再也无法前行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