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196.感情的事(3)
    敖沐阳挂了电话,敖千磐问道:“咋回事?”

    “托你乌鸦嘴的福,他人被扣了。”

    “啊?!”

    “嗯!”

    敖千磐懵了,敖沐阳也很懵,敖文昌不是去解决感情问题吗?怎么人还被扣下了?

    准备离开码头、驶入深海的渔船中途掉头,改成驶向安周县城,敖文昌的女朋友在安周县城,他现在也在安周县城。

    渔船靠上码头,敖大国去交停位费,敖沐阳带着敖千磐两人去打车,给了司机地址后,出租车往县城开去。

    敖文昌留下的地址叫帝景小区,四人下车后,敖沐阳打了个电话,然后小区旁边的小旅馆里走出一个人,正是敖文昌。

    “怎么回事?你电话里吱吱呜呜的也没说清楚。”敖沐阳皱眉。

    敖文昌没直说,他愁眉苦脸的招招手道:“龙头、大国叔,你们跟我来,唉,麻烦你们跑一趟,我连累你们了。”

    敖大国心直口快:“这没什么事,一条船上的伙计,不过你到底咋了?中秋节不回家,住这么个小破旅馆干嘛?”

    敖文昌没有说话,只是重重的叹了口气。

    在他的带领下,一行人进了旅馆,坐在柜台后的胖胖老板娘警惕的盯着他们道:“单人间,别想都住进去啊。”

    敖沐阳道:“我们去说几句话,不会在这里留宿的。”

    老板娘翻了个白眼:“你们留宿得再开房间,一个房间顶多住两个人,多一个也不行。”

    没人理睬她,敖文昌推开房间门,里面有个清秀的姑娘随即起身拘谨的招了招手:“你们好。”

    敖沐阳等人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这应该就是敖文昌的女朋友了。

    姑娘和他年纪相仿,身上带着书卷气,皮肤雪白、身材娇小,举手投足之间很有南国佳人的风范。

    敖文昌主动介绍道:“龙头、大国叔,这是苏绣绣。绣绣,这是我的朋友和长辈,也是我前几天跑船时候的领导。”

    姑娘再度对他们微笑:“你们好,我是苏绣绣,很高兴认识你们。”

    敖沐阳客气的打了招呼,然后问敖文昌:“说吧,怎么回事?电话里问你,你也不说清楚。”

    敖文昌刚要说话,苏绣绣道:“你们先聊着,我出去给你们买点饮料。”

    说完,她对几人歉意一笑:“不好意思,这地方也没法泡茶,以后如果有机会去我家做客,我再给你们泡茶。”

    敖沐阳想要客气两句,敖文昌苦着脸道:“行,绣绣,你买几瓶矿泉水吧。”

    等到姑娘离开,敖大国砸了咂嘴道:“嗯,不错,秀才,你这个对象挺好。”

    敖文昌苦笑一声:“是啊,我对她很满意,我很喜欢她,绣绣是个特别好的姑娘。”

    “那你遇上什么麻烦了?姑娘应该对你也有意思吧?她家里人看不上你?”敖大国下意识问道。

    一听这问题,敖文昌脸上苦色更添三分:“唉!”

    听到他三番五次的唉声叹气,急性子的敖千磐受不了了,他直接一拍桌子道:“你老叹什么气啊?有事说事,急死人了!”

    敖沐阳摆摆手道:“都安静点,文昌有数,让他自己来安排。”

    敖文昌情绪低落,道:“我现在遇到的难题就是跟绣绣的感情问题,不过阻碍不是来自她父母,是来自她哥哥和我父母。”

    敖大国立马反应过来:“靠?你爹妈还看不上这个姑娘?”

    敖文昌摇摇头又点点头:“也不是看不上她,就是不同意我们之间处对象。”

    敖沐兵鄙夷的看着他道:“这还不是看不上?”

    敖沐阳道:“行了,都听我说,我来问。文昌,你介绍一下苏绣绣。”

    敖文昌道:“她是我大学同学,学的是英语专业,现在在县城一所初中当老师,家里没了父亲,只有个母亲和哥哥……”

    敖沐兵忍不住说道:“这条件很好啊,你爸妈干啥不愿意?他们还真想让你找个高官闺女?”

    的确,姑娘身家清白、学历很高,工作也很体面,联系她的相貌和气质,这样的女生在县城相亲市场上绝对很抢手。

    “什么高官闺女?”敖文昌一愣。

    敖沐阳继续摆手:“别管这些题外话,你就说吧,你这里到底怎么回事?”

    敖文昌为难的看着他,欲言又止:“呃,那个,呃……”

    “有事说事,让你急死我了。”敖千磐不耐烦了。

    敖沐阳问道:“你有什么难言之隐?”

    敖文昌轻轻点了点头,然后低声道:“绣绣有新天心脏病,她身体不好,不能生孩子的。”

    听到这话,敖大国三人恍然大悟:“哦,难怪你爸妈会反对。”

    敖沐兵点头:“也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家就你一个儿子,你要是娶个媳妇不能生孩子,你爸妈肯定不乐意。”

    敖文昌道:“兵哥,你这话理解错了。”

    “什么?”敖沐兵下意识问道。

    敖文昌认真的说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不是你理解的那样,这句话出自《孟子离娄上》,意思其实是不孝的行为有多种,没有做到尽后代的责任最为不孝,而不是没有后代是最为不孝……”

    看他认真的样子,敖大国气乐了:“卧槽,你真是个秀才啊,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较真?”

    敖沐阳又问道:“那苏绣绣的家里是怎么回事?”

    他的话音刚落,房间门被人‘啪啪’拍响了,同时一个吼叫声在门外响起:“敖文昌,开门开门!麻痹锁着门干嘛?”

    听到这声音,敖文昌哆嗦了两下,他下意识的扭开门,两个三十来岁的汉子挤了进来。

    当头的汉子剔着光头、蓄着短须,长得人高马大、五大三粗,进门之后立马瞪眼嚷嚷:“这是干什么、干什么?敖文昌,绣绣呢?”

    敖文昌弱弱的说道:“她出去买水了……”

    “买水?给谁买水?”大汉直接当胸给了他一拳,“卧槽,给你这几个臭鱼烂虾的哥们买水?你挺大的脸啊,让绣绣给他们买水?”

    一边说着,他一边还想挥拳。

    敖沐阳脸色一沉,伸手钳住了他的手腕:“你是哪位?”

    他心里隐约猜到了这大汉的身份,但对方气势汹汹,他决定装糊涂先制止对方的行为。

    手腕被他握住,大汉一瞪眼要甩开,结果他眼睛一瞪再瞪,手腕被人抓的死死的,根本甩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