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198.街头雄风(均订+6)
    敖文昌不想走,苏绣绣也不想他走,一时之间两人只会执手相看泪眼。

    苏宗峰也不想放他们这么走:“嘿,你们以为这是菜市场想走就走想留就留?今天不把事给办了,谁也别想离开!”

    敖沐阳说道:“怎么办事?给钱?你看敖文昌像是有钱的样子吗?不给钱让他们分手?如果他们两个愿意分手,事情还会闹到今天这地步?”

    苏宗峰想了想似乎就是这么个道理,可他不讲理,耍起了无赖:“老子不管,老子管你们呢?没钱就分手!”

    见他一个劲的胡搅蛮缠,敖沐阳没耐心了,他指着正手拉手的两个人道:“你有能耐让他们分手吗?”

    苏宗峰凶狠的说道:“不分手我打断他的腿,他再来纠缠我妹子我打断他的腿!”

    敖沐阳冷冷的说道:“怕是会疼的你妹妹心脏病发作呀。”

    他所料不错,苏宗峰看起来蛮横混蛋,但对妹妹很好,听了这话只能跺了跺脚,转头离开旅馆。

    这样敖沐阳觉得自己一行也没有留下的必要,劝说了两个鸳鸯一通,先去赔了桌子损坏的钱,然后带走了敖文昌。

    前往码头的路上,敖文昌一脸无助:“龙头,我该怎么做?”

    敖沐阳道:“你想跟苏绣绣在一起吗?”

    敖文昌斩钉截铁的说道:“我想!”

    敖沐阳道:“那就娶她。”

    敖文昌顿时沮丧了:“可我父母不同意,她哥哥也不同意。”

    敖沐阳道:“说到底你还是不想娶她,否则这些问题算问题吗?”

    敖文昌愣了,他后面不再说话,默默的走了一会,他又抬起头道:“你说的对,龙头,我不能再做妈宝男了,这些都不是问题,我一定会娶绣绣的!”

    敖沐阳笑了笑没说话,他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

    敖文昌从小就被父母操控,性子很软,偏偏苏绣绣也是个软性子,几乎对哥哥言听计从,这样两人之间要成全好事,那肯定有很多阻力。

    这事跟他没关系,他在婚姻这样的事里说不上话,也不必去多管闲事。

    他们打车上路不久,一辆捷达突然窜上来从前面将出租车截停。

    出租车司机猛踩刹车,他从车窗伸出头吼道:“玛戈璧,你是用腚眼子看路吗?你是用腚沟子开……咳咳。”

    捷达车门打开,两个大汉气势汹汹的跳了下来,一辆小面包从后面开了上来,车门打开,一个又一个的混混青年冒了出来。

    出租车司机倒吸一口凉气,脏话顿时吞了回去,他惊恐的赶紧按手机,一脸的生无可恋:“哎呀我没惹过谁啊,这这这怎么、怎么这么多人要堵我?”

    敖沐阳看到带头的汉子是苏宗峰,他知道怎么回事,示意敖文昌一行待在车里别动,自己走了出去道:“峰哥,什么意思?”

    苏宗峰吼道:“老子守着绣绣不能弄你们,现在没了绣绣,看老子整不死你们几个怂货!”

    说着,他气势汹汹的一挥手下了命令:“哥几个,给我上,别弄出人命就行,其他的我担着,医药费我这里准备好了!”

    十来个混子青年都穿着运动服、运动鞋,身手利索,听了他的话立马冲敖沐阳而来,一个黄发青年跑的最快,凌空跳起就是个飞踹。

    这样敖沐阳也不必废话,他拧腰一脚侧踢了上去,潇洒腾身跳起的青年被他一脚踢在裤裆之间,落地之后双眼暴凸惨叫起来:“啊啊啊!”

    敖大国三人急忙下车,敖文昌在犹豫,见此敖大国大怒:“秀才你是不是个爷们?”

    敖文昌眼睛顿时红了,握着拳头跳下车,司机赶紧倒车,也顾不上要车费,着急忙慌的绝尘而去。

    一脚踢飞一个青年,敖沐阳的脚落地后又是扫起一圈,脚背划过一道圆弧,如砍刀般落在后面青年肩膀上。

    对方人多他想立威,就下了狠手,这一脚力道十足,砸在青年肩膀上后,那青年惨叫一声硬生生被砸的跪倒在地!

    踹倒青年,敖沐阳一步上前,双拳连环打出跟打沙袋一样将一个青年打翻在地。

    有人从侧面踢他,他绕开后顺手捞住青年的腿,一把将他给拖了起来!

    这样他一手抓着青年的腿一手抓着青年的腰带,把他当盾牌一样挥舞,砸翻一个甩出去又砸倒一个!

    敖大国三人是海上老渔夫,也是街头斗殴的老混子,混迹海上的哪有没打过架的人?

    他们干仗也是把好手,各自盯上一个人,跟蛮牛一样往前冲,一把将人撞翻在地,骑在身上咣咣咣揍了起来。

    敖沐阳闪躲挪移轻易的避开挥来的拳头和踢来的脚,后面几拳打出,将剩下青年纷纷打翻在地。

    最后剩下一个苏宗峰,他上来想偷袭敖沐阳,敖沐阳扭腰避开他的拳头后回身捏住他脖子,将他一把推了出去:“想死吗?”

    苏宗峰被推翻在花坛中,头朝下腿朝上,一时之间两脚乱蹬达,那叫一个狼狈。

    这个冲突很无厘头,敖沐阳不想闹的太难看,将混混们放倒后他拉起敖文昌沉着脸道:“走!”

    敖大国吐了口口水:“下次再揍你!”

    他们拦下一辆出租车离开,混子们哀鸣着起身,有两个人一瘸一拐去把苏宗峰扶了起来。

    苏宗峰恼火无比:“干他娘,看我干嘛?追啊,揍他们!”

    二子服软了:“峰哥,咱们打不过他们,那孙子咋那么能打?他少林寺的武僧呀?”

    苏宗峰咬咬牙道:“咱们打不过,有能打过的,给我电话,我给铁爷打电话,让铁爷收拾他们!”

    电话打出去,对方接通后他立马低眉顺眼起来:“喂,铁爷?我是疯子,今天兄弟栽了跟头,被一个乡巴佬给踩了,铁爷你看这事怎么弄?”

    “你踏马越活越活回去了,这种事还用给我打电话?关我什么事?”对面响起一个粗糙的声音。

    苏宗峰委屈的说道:“我没办法,铁爷,那孙子狂的很,据说他是什么少林寺的武僧,刚才干架的时候说咱们安周县全是怂逼,我拿出过你的名头,结果他说什么铁头,见了他给揍成龟儿头!”

    对方顿时勃然大怒:“玛戈璧这么狂?人在哪里?我马上过去!”

    “他去码头了,一共五个人,都很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