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199.青螺(1)
    一辆捷达、一辆小面包车一前一后开上码头,随后,一辆金杯大面包开了过来,面包车的车门打开,一个接一个的汉子下了车。

    苏宗峰一瘸一拐的迎向大金杯,看着从车上下来的汉子,他默默地数着:一个,两个,三个,五个,八个,十个,十二个……

    跟下饺子似的,大金杯里很神奇的变出了十几号接近二十号人,全是彪形大汉,全是地痞流氓。

    副驾驶上下来的一条汉子格外彪形,他和苏宗峰一样是光头,下车后他阴沉着脸问道:“人呢?”

    苏宗峰扫视码头上的行人,然后指着侧方道:“铁爷,就在那里,五个人,你小心点,里面有个青年是少林寺的武僧,特别能打!”

    铁爷往前走去,只留下一句话:“就他们五个是吧?好,老子今天来个拳打少林寺、脚踢武当山!”

    他带着手下们往前走,气势汹汹的样子吓得码头上的人纷纷绕行。

    大踏步的追向五人,铁爷厉声道:“前面五个人,停下!草,聋子吗?你们五个,我说麻痹的你们五个,停下!停下!”

    正在和敖大国讨论出海的敖沐阳听到了喊声,然后纳闷的回头:“喊的是咱们五个吗?”

    一回头,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陌生人,曾经在敖小牛家被他塞进过井道的铁头!

    两人一对视,铁头表情顿时变得极为丰富多彩,先是阴沉,然后惊愕,再是懵逼,又有些尴尬,逐渐惊恐,最终变为热情……

    铁头热情的走上来,隔着老远对敖沐阳伸出手:“呀,小阳哥,真是缘分呀,刚才我一兄弟说碰到了你我还以为他胡扯呢,哈哈。”

    敖沐阳跟他握了握手,道:“确实是缘分,铁爷来码头有什么事吗?”

    铁头豪爽的笑道:“没事,就是偶然经过,特意过来跟你打个招呼。”

    敖沐阳道:“那你忙着,我先上船了,今天还得出海呢。”

    铁头忙说道:“行行行,小阳哥你先忙,回头再来县里招呼我一声,兄弟好歹给你准备一顿酒。”

    敖沐阳道:“铁爷客气,后面再说。”

    渔船离开码头,消失于海洋上。

    后面的苏宗峰惊呆了,他愕然的看向铁头道:“铁爷,这怎么回事?”

    铁头回身给了他一拳头,阴沉着脸道:“怎么回事你心里没点逼数?你差点给我惹了麻烦你知道吗?!”

    因为时间被耽误,这时候再出海就不合适了,敖沐阳索性直接回家,把离家多日的敖文昌也送回了家。

    敖大国问道:“龙头,今天不出去了?”

    敖沐阳摇头:“太晚了,算了,回去歇着,明天再出海。”

    老虎从海里探出头来,将军趴在船头兴奋的叫唤起来:“汪汪汪!”

    它叫唤了几声之后,老虎忽然也发出了吼叫声:“昂昂昂,昂昂汪汪……”

    船上的人听到后大吃一惊:“卧槽,老虎怎么还会学狗叫?”

    老虎现在发出的就是狗叫声,虽然不如将军那样声音清脆,可确实发出的是汪汪声,声音嘹亮。

    敖文昌无精打采的说道:“虎鲸是最会模拟声音的海洋动物,好像北欧有个国家的海洋馆里有只虎鲸会跟人打招呼,说一些你好、谢谢之类的话。”

    “真假啊?”敖大国一行更吃惊了,“那它们跟八哥、鹦鹉一样?”

    敖文昌道:“其实虎鲸的拟音天赋比八哥还强,八哥要说话,得从出生开始剪舌头,虎鲸天生就会模仿其他声音,比如汽笛声、海浪声。”

    这点敖沐阳也不清楚,老虎突然发出狗叫声吓他一跳。

    敖千磐笑道:“龙头,你这捡了个宝贝,好好训练一下,明年国庆节来咱们村旅游看虎鲸的人就更多了。”

    敖沐阳将新买的牛肉甩到水里,老虎张开大嘴吞吃了起来,吃完之后它又冒出头来吼叫:“昂昂汪汪,昂昂汪汪……”

    将军直起身子摇着尾巴叫:“汪汪汪……”

    后面一路上,狗叫声从水中船上不断响起。

    这种事也就是个新奇,听的次数多了没什么意思。

    回到码头,敖大国问道:“龙头,你今天还干嘛?天冷了,我去龙涎湖摸点青螺吃,你要不要吃?吃的话我到时候给你送点。”

    敖沐阳道:“那我也去,不用送,我自己去摸。”

    他们要摸的是中华圆田螺,一种最多只有人拇指肚大的田螺,有些地方称之为螺蛳、蜗牛,辣炒一下,是很好的下酒菜。

    龙涎湖出产的中华圆田螺个头大、颜色发青,在当地叫做青螺,每年春秋季节,都有人去摸着炒来吃。

    田螺这东西不耐寒,它们到了冬季会将软体部缩入壳内,以厣将壳口封住或钻入泥中去冬眠。

    吃这东西最好的季节是三四月份,民间有谚语说‘三月螺蛳四月蚌’,不过秋季的田螺别有一番风味,再往后天一冷就吃不到了。

    回到家,敖沐阳带上将军和元首出了门,提着个纱网袋子往龙涎湖走去。

    经过村东头新楼的时候他进去看了看,装修已经结束了,接下来是开窗散味和送入家电家具。

    路上他联系了交警杜雷,杜雷之前跟他说过认识红洋家具城的经理,可以帮他以内部价买上一批家电家具。

    打完电话,他正好走到湖边。

    初秋的龙涎湖微波荡漾,湖水格外清澈,湖边的芦苇抽出了白头,海风一吹,芦苇荡漾,有一种怆然的萧瑟。

    敖沐阳撸起裤腿下了湖,湖水还温乎着,估计有二十度左右,再低下去就没法摸田螺了,它们会钻入泥土中冬眠。

    田螺喜欢栖息在底泥富含腐殖质的水域,生活环境很广,如水草繁茂的湖泊、池沼、田洼或缓流的河沟乃至水稻田,都能发现它们的踪影。

    它们会贴附在石头上生存,于是敖沐阳就开始掀石头。

    龙涎湖青螺在当地是一道颇有名气的小吃,每天都有老头老太太来摸了后自己加工,送去镇上卖给大排档。

    这样因为时常有人来摸取,加上季节原因,青螺数量不太多了,敖沐阳连续掀了几块石头也没有发现个头合适的青螺。

    捏着只有小指甲盖大小的青螺看了看,他忍不住摇头扔掉,太小了,没肉吃。

    将军跟着看了一会,它跳入水里扎了个猛子,过了一会它从水中探出头,对着敖沐阳叫了起来:“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