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202.倒霉松鼠(均订+7)
    眼看将军要追上小松鼠,那小松鼠忽然转了方向,直冲身边一棵树而去,蹭蹭蹭爬了上去。

    将军来了个急刹车,然后站在树下仰着头,一脸懵逼。

    栗子树上有的是板栗,小松鼠摘了一个下来,悠然自得的站在树杈上一边啃板栗一边低头看将军,丝毫不惧。

    将军被它的样子激怒了,它人立而起用前爪扶着树,后爪一个劲跳动:“汪汪汪汪!”

    小松鼠斜睨它一眼,继续不理不睬的自顾自享用板栗。

    将军气的跳脚,结果跳来跳去山上石头有斜坡,它落地一下子没站好,顿时化作滚地葫芦,叽里咕噜的滚落下去……

    鹿执紫哈哈大笑,敖沐阳说道:“你太没心没肺了,不过还真挺有意思,哈哈哈。”

    将军灰头土脸的爬起来,它堪称钢筋铁骨,这点小滑坡对它来说什么都算不上。

    敖沐阳和鹿执紫走过去,小松鼠没有逃跑,依然站在树上,大模大样的低头俯瞰他们。

    这让敖沐阳颇为吃惊:“哟,小东西挺嚣张,以前我见过的松鼠,看到人来都会吓得屁滚尿流。”

    鹿执紫道:“看来我们这次是碰到松鼠中的勇士了。”

    敖沐阳拍了拍肩膀道:“勇士往往容易变成烈士,元首,你去。”

    听他的命令,元首爬了出来,站在他肩膀上也抬头仰视小松鼠。

    小松鼠一无所惧,继续俯瞰他们。

    见此元首来了兴趣,这小东西、这小暴脾气,我喜欢,逮你没商量!

    一个纵身跳跃,元首凭空而起两米高,从敖沐阳肩膀一下子跳到了树梢上,正好跟那小松鼠来了个面对面。

    小松鼠惊呆了,这是什么骚操作?

    鹿执紫也很吃惊:“哇塞,元首这弹跳力太可怕了。”

    小松鼠下意识要跑,可是晚了,元首一步就跳到了它跟前,它刚转身,元首一爪子拍上去将它摁住了。

    猫科动物的灵活性和反应能力是动物中的佼佼者,松鼠可不是对手。

    元首一巴掌将它摁在树上,那跟宝塔镇河妖似的,小松鼠光剩下个大尾巴在甩来甩去,无论如何也动弹不得。

    鹿执紫无意伤害这小松鼠,她对元首招招手道:“喂,元首你下来,咱们放过它。”

    听了这话,元首放开了爪子,小松鼠顾不上喘息,赶紧惊恐的逃命。

    鹿执紫张开手示意元首跳下来,元首看了她一眼,回头跟着小松鼠窜了上去,‘嗖’的一下子追到了它身后。

    元首无聊了一路,这会总算碰到了个好玩的,它哪有那么容易罢手?

    小松鼠直接吓尿了,一甩屁股一蓬水。

    元首想要甩出爪子,见此嫌弃的收回爪,继续跟在后面追。

    小松鼠上蹿下跳,元首也上蹿下跳,始终追在后面。

    小松鼠直冲栗子树最高树杈,元首也冲了上去,继续追在后面。

    小松鼠努力跳起,跳上了旁边一棵栗子树,元首也跳起,不用努力就跳了上去,依然追在后面。

    小松鼠绝望了,竖起尾巴索性从树上跳下去。

    它一落地,元首没有追上来,见此小松鼠有些惊喜的难以置信,它特意回头看了看,以确定那大猫确实没有追着自己跳在地上。

    这点没错,元首蹲在树上没落下来。

    小松鼠激动的想要跑开,结果它刚扭回头来,看到眼前出现了一个庞然大物:将军在地上候着它呢!

    眼看小松鼠要被吓死,鹿执紫上去救了它,她抱住了将军的脖子,小松鼠趁机逃命,将军没能追上去。

    这下子小松鼠可不敢显摆了,它一口气逃出老远,看到一条山沟直接钻了下去,消失的无影无踪。

    留着元首在树上,敖沐阳让它摘栗子。

    他看中哪个栗子用手指一下,元首就过去用爪子将它摘下,它的爪子非常锋利,一爪挥上去,‘唰’的一下就能切掉一颗栗子。

    敖沐阳在树下接着,这样没用多会,就摘了一袋子个头饱满的板栗。

    拍了拍袋子,他对鹿执紫笑道:“中午给你烧板栗吃。”

    两人再度往山上爬,山上有小酸枣,这不是什么美食,不过对于登山者来说,这也是一种小奖励。

    敖沐阳摘了一个塞进嘴里,没什么枣肉,味道很酸,略带甜味,口感还不错。

    鹿执紫吃的挺开心,她吃的不是味道,而是收获的感觉。

    一路走一路吃,等到敖沐阳找了个有小山泉的地方准备安营扎寨的时候,两人也差不多吃饱了。

    “你还饿吗?”

    “不饿了,你要是饿的话我的背包里有火腿肠和蛋糕,还有一些点心。”

    “我也不饿。”

    两人不饿,这样不用生火了,秋季在山上点火不是好事,山泉水可以直接饮用,不必烧开,所以同样不需要烧火。

    下午两人继续出发,他们决定在山上过夜,这样敖沐阳想去大龙山地区的最高峰,秋雨之后,必有好天气,晚上在最高峰他们可以一起观星。

    上午的时候鹿执紫还有些力气,因为初上山,她感觉一切新奇,爬起山来也有劲。

    等到午饭休息过后,新奇感已经没了,体力也枯竭了,后面再爬山她就没有力气了。

    敖沐阳笑道:“你这是缺乏锻炼啊,鹿老师,以后早晨早起带你跑步吧。”

    鹿执紫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道:“老了老了,老胳膊老腿不行了。”

    敖沐阳道:“哈哈,来吧,让我这个小年轻拉着你。”

    他伸出手,鹿执紫也伸出手,一切自如。

    这样下午的山路又有了别的味道,敖沐阳握着鹿执紫的手,觉得山色比以前更是美妙。

    越往高处爬,风景确实越发的壮阔秀丽,特别是休息的时候回头看,广袤的海洋湛蓝一片,无边无际。

    到了傍晚,他们总算爬到了山顶,敖沐阳去扎帐篷,鹿执紫在周围寻找干柴。

    过了一会,鹿执紫的叫声响起来:“喂喂,沐阳兄,快来这里。”

    敖沐阳以为出了什么事,他赶紧走过去,看到鹿执紫在指着一棵大树的背阴面。

    打眼一看,几颗粗粗的菌子出现在树底下,这些菌子跟草菇不一样,它们伞盖和伞柄直径差不多,伞柄粗粗长长,伞盖小而薄,呈现灰色,正是市场上常见的杏鲍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