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203.星空的故事(均订+8)
    鹿执紫认出了它们身份,问道:“这是杏鲍菇对吧?”

    敖沐阳点头:“对,没错。”

    鹿执紫惊奇道:“野生杏鲍菇?大龙山上还有野生杏鲍菇?据我所知,它们在野生条件下,只分布于欧洲地中海区域、中东和北非地区吧?国内不是只有人工繁育场吗?”

    敖沐阳道:“肯定不是,国内也有天然杏鲍菇,尽信书不如无书,书本上的东西也不是那么正确。”

    他将几根杏鲍菇采摘了下来,这是比草菇更美味的食物。

    不过,在山上没法做杏鲍菇,回头下山之后才能把它们做成美食。

    太阳落下,月亮升起来。

    山顶的风大,虽然他们穿着御寒的衣服,可是山风和海风太刁钻,总会穿过衣裤缝隙吹到人的身体。

    鹿执紫不自觉的就蜷缩身体用双臂抱住了膝盖,见此,敖沐阳笑道:“你现在是不是后悔了?后悔留在山上夜宿的决定?”

    听了这话,女老师甩了甩马尾辫,一脸坚毅:“我做出的决定,从不后悔!不过,真是太冷了,赶紧生火吧!”

    敖沐阳笑,然后摆手道:“抱歉,不能生火,山风多大你看到了,篝火容易被带走,一旦有火苗被风吹到干树丛中,那可就要命了。”

    鹿执紫蹙眉,道:“这可怎么办?天还真有点冷呢。”

    敖沐阳张开双臂笑道:“要不要给你一个精壮汉子的火热拥抱?”

    鹿执紫摇了摇手机道:“不怕我报警治你流氓罪,你可以尽情的来拥抱我。”

    敖沐阳讪笑道:“开个玩笑嘛。”

    他将鹿执紫收拾来的干柴劈成小块,鹿执紫撇撇嘴,低声嘀咕了句是什么话。他没有听清,就回身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鹿执紫道:“没什么,风大,你听错啦。”

    敖沐阳笑道:“可别背着我说我坏话,让我知道了,我不给你生火取暖了。”

    夜宿山林,不能在光秃秃的山顶燃起篝火,但是可以找山上的凹槽来生火,这样就不必担心火苗被风刮走引发山林大火。

    篝火燃烧起来,鹿执紫过来烤了烤手,敖沐阳将将军塞进她怀里,道:“这下暖和了吧?”

    鹿执紫把将军推给他:“不用,你搂着将军吧。”

    敖沐阳摇头:“我不冷。”

    他烧了一壶热水,往里放入方便面和猪油碎,这东西最适合野营,没什么营养,可是味道好、热量高。

    方便面本身的味道或许一般,可它有个很厉害的特点,就是散发出来的香味很浓郁。

    爬了一天的山,中午没吃多少东西,这会鹿执紫已经饿坏了。

    敖沐阳在面汤里加入蛤蜊肉和鱼肉碎,一锅海鲜面出炉了。

    他把面倒出来,又将刚采摘到的杏鲍菇做了大切片处理,往上抹了猪油后,他挂在树枝上轻轻炙烤起来。

    杏鲍菇可以烤着吃,但很难掌控火候,这点在他手里不成问题,最后除了边缘烤的有点黑,整体来说还是黄白色,洒上椒盐后味美非常。

    鹿执紫快乐的吃着杏鲍菇,道:“来,我给你讲星空的故事吧,今晚天气很好,我们可以看到很多星座呢。”

    初秋的雨后总会迎来晴朗天,夜空降临后,他们头顶出现了无穷尽的星星,晶莹的星光闪烁在夜空中,如冬日清晨碎落在地的无数冰块。

    敖沐阳问道:“看什么星星?北斗七星吗?”

    鹿执紫笑道:“抱歉啦,如果你要看北斗七星,那得等到春季,春季的夜晚最容易看到北斗星座,现在可不行。实际上,秋季是观星最差的季节,在咱们北半球,秋季夜空中能看到的星座不多。”

    “那能看什么星座?”

    鹿执紫指向北方的星空,道:“先给你讲一个珀尔修斯的星座故事吧,perseus,英仙座,从这个星座还能引申出另一个星座,那就是飞马座……”

    这两个星座的故事来源于希腊神话,鹿执紫从诸神之战的起初开始讲,讲到了玻耳修斯猎杀女妖美杜莎,英仙座就是玻耳修斯提着美杜莎头颅的样子。

    敖沐阳努力看,然后摇头:“我看不出一个英雄拎着一个女妖头颅的样子。”

    鹿执紫道:“我也看不出来,所以说这只是故事和神话嘛。”

    “来,给你讲一下飞马座,你往东看,这个比较好找,你看到那个大正方形的星座了吗?那就是飞马座,它几乎可以说是秋季星空最明显的目标了……”

    敖沐阳点头,他坐在鹿执紫的身边,女老师用手臂给他指引,将一个星座的雏形给画了出来。

    “故事就不讲了,其实希腊的神话故事没什么意思,特别是关于飞马座这段,更是让人讨厌。”

    听了这话,敖沐阳问道:“为什么?”

    鹿执紫道:“因为这还是和美杜莎有关,美杜莎真是倒了霉,跟这些九天诸神联系在一起,她本来是个特别美的姑娘,而且为人纯洁矜持,成为了雅典娜神庙的祭司。”

    “在希腊神的世界中,女祭司们要求一生保持贞洁,可美杜莎太美,被海神波塞冬给强暴了。美杜莎无奈去找雅典娜主持公道,结果雅典娜不敢招惹波塞冬,却怨她太美,把她变成了蛇发丑女。”

    “没办法,美杜莎逃到了幽冥尽头躲藏,这还不止,玻耳修斯又跑去把人家脑袋给砍了,你说这是什么事?”

    敖沐阳想了想,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咱们不说这个了,继续说别的。”

    鹿执紫点点头:“我之所以要说到飞马座,是因为从这儿寻找秋天其他的星座相当容易。你看,继续往东找到北极星,在它们的连线上可以找到仙后座,就是w型的这些星星,看到了吗……”

    她滔滔不绝的介绍了起来,从东西方的神话故事来介绍这些星座,敖沐阳听的津津有味。

    几个星座介绍完毕,敖沐阳服气了:“你懂的真多,不会还学过天文学吧?”

    鹿执紫摇头:“不是,是我爸爸讲给我的,他是天文爱好者。”

    这是敖沐阳第一次听到女老师介绍自己的家庭情况,于是他试探的问道:“伯父还懂这个?以后有机会见到,我得请教一下。”

    鹿执紫一怔,神色逐渐落寞起来:“那你要失望了。”

    敖沐阳问道:“怎么,他现在不愿意讲关于星座的故事了?”

    “不是。”鹿执紫脸上的落寞之色越发浓重,她低声道:“他去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