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204.山蟒(1)
    提到父亲的话题后,鹿执紫就没了继续聊天的兴致,她呆呆的坐在篝火旁,呆呆的看着星空,呆呆的抱着膝盖,仿若石雕。

    敖沐阳想安慰她,可却不知道说什么,他的心底起了同病相怜的感觉,因为他也没了父亲。

    鹿执紫身上流露出来的落寞和伤感影响到了敖沐阳,敖沐阳愣了一会,也没了说话的心思,就安静的陪着她。

    一个看的是夜空,一个看的是山下,夜空中群星闪烁,山下万家灯火,不管看什么,都让两人倍感孤独。

    入夜,他让鹿执紫去小帐篷里睡觉,自己则待在篝火旁,秋夜有点冷,但篝火旁的山石被烤的很温热,他觉得这比帐篷里可要舒适的多。

    正香甜的睡着,敖沐阳感觉怀里搂着的将军忽然挣脱开他在周围游走起来。

    本来他以为将军是要去撒尿或者拉屎,便没有在意,翻了个身又要继续睡。

    可是很快将军的叫声响了起来,低沉有力:“嗯嗯,呜呜!呜呜!”

    听到这叫声敖沐阳顿时清醒了,这是将军感觉到危险后才会发出的声音。

    他翻身而起,看到将军正在暴躁不安的走来走去,但不管它朝哪个方向走,脑袋都朝向东方的一个位置上。

    此时已经是黎明时分,隐约有亮光出现在东方的深山里。

    只是光线尚弱,敖沐阳看不清东边有什么,于是他打开了手电。

    手电光如利剑般撕开黑暗,随着灯光亮起,将军的叫声越来越响亮:“汪汪汪!汪汪汪!”

    鹿执紫被吵醒,她一手抱着元首一手搓着眼睛从帐篷里钻出来,含糊的问道:“怎么了?”

    敖沐阳不知道怎么了,他还没有看到什么,但将军的叫声显示周围有危险。

    元首本来缩在鹿执紫的怀里睡着,被带出来后它感觉到寒冷就打了个哆嗦睁开眼睛,随着它往四周看了看,突然身上的毛炸了起来,也对着东方发出叫声:“哇呜!”

    这是敖沐阳第一次听到元首发出这样的叫声,凄厉,凶残!

    毫无疑问,周围有危险。

    他赶紧上去拉走鹿执紫,沉声道:“小心点,周围有——天!”

    手电光再度横扫,他终于知道了将军和元首发现的危险是什么——一条蟒蛇!

    一条蟒蛇出现在杂草堆中,它的脑袋有成人拳头大小,头颈部背面生长着暗棕色矛形斑,脸颊两侧有黑色纵斑,体背是棕褐色、灰褐色和黄色交接,上有大块镶黑边云豹状斑纹。

    这些斑纹和颜色组合在一起成为混合色,让它置身于草丛中的时候很难被发现。

    敖沐阳下意识的吞了口口水,他碰到了一条蟒蛇!

    手电光照在蟒蛇头上,鹿执紫也看到了它。

    女老师使劲抓紧了敖沐阳的手腕,但没有尖叫,而是大力的将他手腕拉到了自己怀里,用颤抖的声音坚定的说道:“蟒蛇没有主动攻击性,别用灯光招惹它!”

    敖沐阳点头,一动不动。

    蟒蛇也没有动弹,就用黑漆漆的眼睛盯着它们。

    一时之间,双方沉默的展开了对峙。

    这样不行,双方距离太近,敖沐阳当机立断决定往后退。他警惕的看着隐藏在杂草中的蟒蛇,带着鹿执紫很缓慢的挪着脚步。

    就在他小步挪了几下后,一直没动弹的蟒蛇动了起来,只见它那粗壮的身躯往前扭曲爬行,真身离开草丛露了出来。

    这条蟒蛇得有两米半以上的长度,身躯比成人的手臂还要粗,非常骇人。

    敖沐阳稳下心神后倒不是很怕,他在海里见多了两米多长的大鱼,这些鱼可不光长得长,块头也很大,相比之下这条蟒蛇不算什么。

    蟒蛇出现后竖起脑袋继续盯着他们,然后蜿蜒爬来。

    “玛德,冲我们来的!”敖沐阳低声骂了一句,他立马再做决断,“我把你推开,你小心,估计是一场硬仗!”

    鹿执紫拉住他的手道:“不对,这蟒蛇不会主动攻击我们这样的大型动物才对。啊,我明白了,让开,它不是冲我们来的,它是冲火堆去的!”

    听到这话,敖沐阳恍然大悟。

    蟒蛇喜欢栖居于热带、亚热带低山丛林中,他们这里处于亚热带边缘,所以偶尔也会碰到蟒蛇。

    周边的乡民称呼蟒蛇为山蟒,因为只有在山里才会碰到它们,即使碰到了也不必过于害怕,它们和鹿执紫说的一样,没有很强的攻击性。

    不过,这说的是白天,蟒蛇有夜行性和夜食性,就是晚上出行去捕捞食物,白天则会找地方藏起来睡觉。

    另外它们是冷血动物,喜热怕冷,到了冬季,蟒蛇会冬眠,这会秋季的夜晚是它们最不爽的时候,不能冬眠,天气又冷很不舒服。

    此时夜晚温度也就十几度,蟒蛇在这样的温度下非常不舒服,估计这条蛇是察觉到了篝火堆的存在,特意来寻火取暖。

    两人赶紧让开,蟒蛇没有去看他们,自顾自的冲着篝火堆而去,动作很慢,看起来懒洋洋的。

    但它又害怕火焰,没有靠的过近,而是待在敖沐阳先前睡觉的那个石头上盘起了身躯。

    见此鹿执紫松了口气:“没错,我记起来了,大多数蟒蛇在三十度左右的环境中才活跃,到了二十度以下它们就不活动了,到了十五度以下甚至会麻木,这条蛇就是来取暖的。”

    说完,她又急促的说道:“咱们赶紧走,趁着它去取暖没有注意到咱们,赶紧走!”

    敖沐阳拦住她,摇头道:“没有山路,现在下山很危险,一不小心可能就摔跟头,这比跟蟒蛇对战还要危险!”

    “那怎么办?”

    敖沐阳刚要想办法,将军已经做出了选择:怎么办?干他娘!

    在蟒蛇出现后,将军就停止了狂吠,它安静下来,盯着蟒蛇仔细打量。

    等到蟒蛇在篝火堆旁安静下来,它又动弹起来,一个箭步冲上去,咬住蟒蛇的尾巴拖着它往山下跑!

    鹿执紫大吃一惊,忍不住失声叫道:“将军……”

    “别让将军分神。”敖沐阳打断她的声音,抽出随身携带的剔鱼刀紧张的看着战局。

    在他期待中,即将展开的将是一场硬仗,超强金短毛vs地头蛇山蟒,鹿死谁手不好说,总之是一场很硬的硬仗。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却让他大吃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