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205.怂(2)
    尾巴被狗咬到,蟒蛇的身躯扭动起来。

    敖沐阳以为它会施展缠绕神技,把将军缠绕起来然后绞杀,可是山蟒没这么做,它就是在扭动身躯,努力甩动尾巴。

    将军咬着蟒蛇的尾巴使劲甩头,蟒蛇被折腾的很痛苦,张开嘴巴连连吐出舌头发出嘶嘶声,却一直没有反身缠绕将军。

    很快,敖沐阳明白了怎么回事:天太冷,这条蟒蛇活力不足!

    先前蟒蛇出现后,它就向着篝火堆移动,可移动速度很慢,看起来懒洋洋的,其实它那不是懒洋洋,而是低温影响它的活力,让它无法像正常状态下那样活动。

    这会虽然烤了火暖和了一些,可它还没有彻底暖和过来,活力依然很差,没有余力去施展绞杀战技。

    蟒蛇攻击对手,除了张开大嘴直接吞掉,就是将对方缠绕起来,然后绞杀对方。

    失去了绞杀这项能力,它的战斗力就很差了。

    将军则大发神威,它叼着蟒蛇的尾巴四处乱跑,将蟒蛇拖的跟死蛇一样。

    特别是将军不断甩头,这样蟒蛇被连续甩动后被搞得有些脱骨,敖沐阳借着火光去看,感觉这蛇眼光涣散,好像要被折腾死了。

    短暂的思考了一下,他喊道:“将军,回来!”

    将军拖着蟒蛇就冲他跑来。

    鹿执紫赶紧补充:“将军扔掉蛇,扔掉蛇,回来给你火腿肠吃!”

    将军歪着头看了他们一眼,看到火腿肠后它吐掉蟒蛇欢快跑来。

    敖沐阳小心翼翼的去查看山蟒的情况,可怜它是一代山霸王,如今龙困浅滩、虎落平原,被一条狗搞的下场凄惨。

    确定山蟒没有了攻击力,敖沐阳将它拖回了篝火旁。

    大山有它独特的生物链,人类不能肆意的去改变,虽然敖沐阳不喜欢山蟒,可山蟒是食物链中的一环,且不会害人,没必要非得将它弄死。

    山蟒跟死了似的耷拉在石头上,过了好一会才勉强挣扎着又盘起蛇阵。

    寒风吹过,山蟒的身躯哆嗦了几下,不知道是冷还是害怕,反正看起来挺惨的。

    将军吃过火腿肠后又盯上了它,对着它耀武扬威的叫:“汪汪汪!”

    山蟒又哆嗦了两下,蛇阵盘的更紧密了,还把尾巴特意藏了起来。

    敖沐阳看的哭笑不得,他把将军拖了回来,道:“行了行了,有你什么事,人家没有攻击咱们。”

    鹿执紫笑道:“这条大蛇还挺有意思,你注意看它的眼睛,它好像有点害怕将军。”

    敖沐阳暗道被将军这样的混世魔王折腾一通,就是换条龙来也得害怕。

    山蟒确实被折腾的厉害,它只能勉强盘起蛇阵,脑袋几乎都抬不起来了,下半身伤口不少,被将军又咬又挠,皮开肉绽。

    篝火虽然在燃烧着,但敖沐阳估计快要灭了,他们天亮就下山,天气寒冷加上又受伤了,这条山蟒的处境会变得很艰难。

    说起来这山蟒没招惹他们,顶多是吓了他们一跳,罪不至死。

    敖沐阳走过去靠近它,山蟒跟受惊的兔子似的,将脑袋缩进身体里就露出俩眼睛盯着他看。

    他逆转金丹,手指上出现一点金滴,然后弹给了山蟒。

    金滴出现,山蟒突然精神一变,它的眼睛猛的瞪大,快速探头、张开嘴巴冲金滴而来,一下子将它接了进去。

    敖沐阳吓一跳,山蟒面对金滴展现出来的积极性可要比将军和海鱼强多了。

    山蟒这一探头,将军又来劲了,汪汪叫着扑了上去,吓得山蟒赶紧缩头收尾。

    敖沐阳拖走将军,将军很不满,回头一个劲冲山蟒吼叫:“汪汪汪!”

    山蟒瑟瑟发抖,看它体型不是条小蛇,应该活了有些年头,估计在它有生之年里,它没碰到过这么嚣张霸气的狗。

    折腾了一通,天色逐渐亮了,敖沐阳收拾起了帐篷灭了火,带着鹿执紫准备下山。

    有了阳光照耀,山蟒的活性好了一些。

    面对温暖的朝阳光芒,它想要伸展身躯去迎接热量,结果刚展开,在一旁虎视眈眈的将军又叫了起来:“汪汪汪!”

    山蟒赶紧又盘起蛇阵,那叫一个怂!

    敖沐阳连拖带拽才把将军带走,将军很遗憾,可能它也知道,要是自己可以咬死一条山蟒,那将成为金短毛中头一位达成如此壮举的好汉。

    上山容易下山难,敖沐阳几乎是半搀扶着鹿执紫,才把她带下山。

    两人从早上出发,一路游玩,等到了山下的时候就到了下午。

    鹿执紫跟散了架似的:“天啊,这山看起来不高,爬起来可真难。”

    敖沐阳笑道:“以后你多爬几次就好了。”

    上了一趟山,他没觉得怎么样,第二天没了雾气,他带着敖大国三人又出了海。

    “文昌怎么没来?”他问道,“给他打电话来没有?”

    敖沐兵哈哈笑道:“他来个屁,他最近忙着相亲呢。”

    “相亲?”

    “对,他回家跟爹娘说了要娶苏绣绣的意思,他爹娘不肯,逼着他出去相亲,听说昨天他去镇上跟母豹子家姑娘相亲来着。”

    海上生活枯燥,这成了他们的一个谈资,敖大国三人添油加醋的聊了起来。

    敖沐阳在旁边听,他知道母豹子这个人,这是前滩镇上的名人。

    母豹子姓包,是个中年妇女,她的家庭可以算是母系社会,家里是女人当家。

    这一家人的故事得从母豹子的父母说起,她爷爷辈一切正常,到了她父母辈,她的父亲是老实人,老受人欺负,母亲则是个强人,她们家靠母亲撑起了门面。

    从小耳濡目染,母豹子的性格跟母亲一样强势,恰好她又找了个老公是入赘上门的外乡人,脾气比她父亲还软,造就了她那比她母亲还彪悍的性格。

    敖沐阳摇头道:“母豹子的闺女我好像听说过,脾气也特别差,千耀叔能看中这样的姑娘?”

    敖沐兵道:“小豹子脾气是差,不过长得不差,而且学历也挺好,工作也挺好,关键是屁股大,这绝对能生孩子,嘿嘿。”

    “屁股多大?有嫂子的大不?”敖千磐关切的问道。

    敖大国踹了他一脚:“滚蛋,让你嫂子知道你这么说,她一腚闷死你!小兵,你有那小婆娘的照片没?我瞅瞅她屁股多大。”

    “嘿嘿。”

    “嘿嘿。”

    一阵心照不宣的笑声。

    敖沐阳没兴趣关注这些八卦,就跳入水里去找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