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208.祖传手艺(无人海+2)
    如果敖千莱不提,敖沐阳今年还真忘了去龙涎湖捞莲藕这事。

    时间已经是十月下旬,这时候莲藕已经熟了。

    莲藕这东西是多年生的宿根植物,一年一度完成它的年生长发育,不需要特意播种,每年它都会经过萌芽、展叶、开花、结实、结藕、休眠这些生长发育阶段。

    其实有些早熟品种的莲藕,在7月上旬开始进入了结藕期,龙涎湖这些是晚熟品种,它得到了10月份才合适捞。

    秋冬季节是食用莲藕的最佳季节,这时候用应季采挖出的莲藕炖排骨煲汤喝,既营养美味又能驱寒,每年秋季周围村里人都去湖里挖莲藕。

    敖沐阳通知敖千莱过几天去给自己摘果子,他正准备走,千莱奶奶挽留道:“你先等等,小阳哥,老奶有个事想求求你。”

    “老奶,你别这么叫我,叫我小阳就行了,你再这么叫我,我立马走。”敖沐阳站起身。

    千莱奶奶苦了一辈子,中年丧夫、老年丧子,女儿不孝顺早就不管她了,靠她自己拉扯敖千莱这个孙子长大,偏偏这孙子脑袋又有问题。

    所以,她平时生活最是小心翼翼,不敢得罪人,不管是平辈还是小辈,她都去尊称人家。

    别人叫小阳哥,敖沐阳也就一笑了之,敖千莱的奶奶这么叫他,他是真感觉丢脸。

    千莱奶奶赔笑道:“行,行,你咋说就咋行。”

    敖沐阳扶着她坐下,问道:“老奶,你对我也别说求,我小时候老来你这里吃包子饺子,你有事尽管跟我说,我给你忙活。”

    千莱奶奶道:“好,是这么个事,小阳哥,我知道你这个娃有出息,老奶自己没事不敢麻烦你,是你千莱叔。唉,你有本事,你认得人多,能不能给你千莱叔对付一门亲事?”

    说着,她脸上的皱纹更深了:“我家千莱这娃,脑子有点糊涂,可你知道呀,小阳哥,千莱这娃没坏心眼,没坏毛病,也知道顾家,挺好的娃呀,对不?”

    “老奶上年岁了,没多少日子好活,我就想在我走之前,看着孙子结婚。要不然你说我走了,谁来照顾这个傻娃?”

    看着她忧心忡忡的样子,敖沐阳心里恻然。

    农村给孩子介绍相亲,都是女人的事,比如敖沐阳之前和小护士胡秀秀相亲的事,就是他舅妈给张罗的。

    敖千莱没有母亲,姑姑又跟他家断了关系,就没人帮他去张罗这些事,靠他奶奶也不行,毕竟老人上了年纪腿脚不利索,能说上话的人也少。

    迎着千莱奶奶期盼的目光,敖沐阳头皮有些发麻:“老奶,这个事我得好好……”

    敖千莱凑上来说道:“奶奶,你找阳子干这事不行,他自己还打着光棍哩。我跟你说,我自己能找着媳妇,我去花钱买个……”

    “别胡说。”千莱奶奶拍了他一巴掌。

    敖沐阳尴尬,话糙理不糙,他还真是个光棍。

    借着敖千莱的话,他客气了两句先行离开,不是他不肯帮忙,而是他刚回来不到半年,对周围乡镇的女人毫不熟悉,怎么给敖千莱找媳妇?

    傍晚,敖沐阳没事干也带上了工具去挖莲藕。

    清代诗人阮元写过一首诗叫做《吴兴杂诗》,他写道:交流四水抱城斜,散作千溪遍万家。深处种菱浅种稻,不深不浅种荷花。

    这首诗写的挺悠然,其实不管种荷花还是收莲藕,都是特别辛苦的活,特别是挖莲藕,考验技术又考验体力。

    众所周知,旧社会有三苦,撑船打铁磨豆腐,但在渔家地区,这三苦改了名字,叫做撑船打铁挖莲藕。

    莲藕生在湖底泥沼中,要挖出来得全身泡在水里,因为产藕季节往往是秋冬,这时候水温低、天气寒冷,整个人泡在水里去挖泥,而且一挖就是一天,想想就知道多苦。

    现在大家生活好了,起码不愁吃穿了,这时候来龙涎湖挖莲藕的人便少了,只有敖千莱这种能傻吃苦头的人干这活来赚钱,大多数人是像敖沐阳这样,挖点上来做菜吃。

    敖沐阳没想着挖多少,所以他没准备橡胶水靠,带着筏子空手来了湖边,寻找残留的白荷叶。

    龙涎湖的荷花有两种,分为白荷与红荷,其中红荷出莲、白荷出藕,这样要想捞藕,得需要找白荷的所在处。

    敖千莱看到了敖沐阳,就对他招手:“阳子来我这里,我这个地方有藕,你过来,我再去找。”

    敖沐阳笑道:“不用了,千莱叔,你忙着,我自己转悠一下。”

    敖千莱晃晃悠悠的上岸,拖着他下水:“你就来这里,这里都是白荷,我夏天的时候做标注了,嘿嘿,是不是很聪明?”

    敖沐阳笑:“对,千莱叔精明着呢。”

    敖千莱心满意足的笑着,拖着小筏子去了别处。

    敖沐阳用脚轻轻的在湖底踩了踩,眼睛顺着荷花茎秆往下看,寻找莲藕的位置。

    据他所知,现在人们挖莲藕靠水枪,等到冬天湖水干枯,用水枪冲开湖泥,从中寻找莲藕。

    不管敖千莱还是敖沐阳,他们都不是专业人士,没有水枪可以用,只能靠人工,这是最费事的挖莲藕的方式。

    莲藕藏在湖底泥中,敖沐阳用脚轻轻试探,同时弯下腰去摸索,然后总算摸到了一条莲藕。

    这时候得小心,莲藕里面有气孔,特别是龙涎湖出产的是九孔莲藕,孔多、水多、肉质鲜美,这是它的优势,可是一旦破损,有泥水进入,因为孔多的缘故,莲藕被污染的也厉害。

    水中莲藕一旦破损,基本上就废掉了,只要进入泥水,它就会带有水腥味,怎么洗都洗不干净。

    敖沐阳小心翼翼的摸索着莲藕,他从两头开始拔起,跟妇产科医生接新生儿似的,一番小心,总算将这莲藕给摸了出来。

    湖边有村里人经过,见此笑道:“哟,小阳哥,你这摸金子呀?表情也忒严肃啦。”

    敖沐阳洗了洗莲藕放到漂浮在湖面的小筏子上,道:“摸金子可用不着这么小心。”

    看到他摸出一道藕来,村里人又笑道:“你行,这么多年摸藕的手艺没落下啊。”

    “祖传手艺,这可不能丢。”敖沐阳也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