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210.无赖一家人(无人海+4)
    宋公明开着警车过来,足足花费了半个多小时。

    警车惊动了更多的村里人,大家纷纷来湖边看热闹。

    得知敖沐阳抓到了电鱼贼,村里人义愤填膺,排着队来电他。

    敖沐阳不得不调低了电压和电流,否则恐怕等不到警察来,这电鱼贼就要被玩死了。

    两个警察急匆匆下车,宋公明拉起电鱼贼,那电鱼贼看到警察来了顿时落泪了:“救救我,警官!”

    宋公明刚把他扶起来又推翻在地,然后甩了甩手:“我噻,你身上怎么还有电?我手被弄的麻酥酥的。”

    跟他搭档的是姓朱的老警察,他看了看地上的装备和电鱼贼穿的衣服,就明白了怎么回事,说道:“小宋,下通告。”

    宋公明又把偷鱼贼拉起来,一边给他上手铐一边说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渔业法》第三十八条第一款规定:使用炸鱼、毒鱼、电鱼等破坏渔业资源方法进行捕捞的,没收渔获物和违法所得,处5万元以下的罚款,三十日以内拘留惩罚。同志,你现在被捕了!”

    偷鱼贼哆嗦着嘴唇说道:“他们、他们电我!”

    姓朱的警察道:“这你回警察局慢慢说吧,走,把他带回去。”

    说完,他跟敖沐阳去握了握手:“是你举报的?费心了老乡,这种事我们肯定会严肃处理,给咱们渔家百姓一个交代!”

    听了这话,电鱼贼死心了。

    举报电鱼贼、毒鱼贼是所有公民的义务,人赃并获后甚至不需要举报者去做笔录,警察取证后就带着电鱼贼离开。

    这种事每年龙涎湖要发生好几起,电鱼的收获太简单了,一晚上就能弄上几百斤的大小鱼虾,收获上千块轻而易举。

    敖沐阳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区区一个小偷鱼贼不算什么,第二天起床后他照常出海。

    到了晚上他先行回到码头,正在洗船的敖沐城看到他后脸色一紧,道:“阳哥你回来了,你快去家里看看吧,来了些无赖!”

    敖沐阳皱眉道:“什么无赖?”

    敖沐城带着路说道:“你昨天晚上不是举报了一个电鱼贼吗?那家伙是小海村的人,他婆娘带着老人孩子闹上门来了!”

    “小海村的人?”敖沐阳眉头更紧了,“听口音不像呀。”

    “刚搬过来的一家人,我也挺陌生的,今天他们找上门来后,村里有人认出来了,我打听了一下,说这家人挺无赖的。”

    敖沐阳走到村口,看到有人围在他家门口。

    除了看热闹的村里人,另外还有两个老人、一个妇女和三个孩子,妇女在对着村里人破口大骂,口出污秽。

    敖小牛堵在门口,手里握着把鱼叉:“玛戈璧谁敢进我阳叔的门,我一叉子插死他!我问过律师了,我未成年,杀人顶多判几年,用不着赔命……”

    “干你娘老婆娘隔着我远点,我插死你你白死知道不?我问过律师,顶多判我个十年,我表现好还会减刑,三四年就能出来,出来我还能继续上学,你呢?你还能死而复生吗?”

    别看敖小牛只有一个人,还是个孩子,可气势超强,妇女只敢指着他破口大骂,却不敢真的硬闯。

    敖沐阳出现后,村里人纷纷退开,妇女看到后就明白了,气势汹汹的指着他问道:“你叫敖沐阳?”

    敖沐阳没理睬她,而是看向敖小牛笑道:“小牛你怎么在这里?没去上学?”

    敖小牛道:“阳叔,我给你看着门哩,有我在,谁也进不去!”

    敖沐阳摸摸他的头笑道:“好小子。”

    妇女上来撕扯敖沐阳:“你个购表子养的臭逼崽子,你把我男人弄进公安局了?我要你偿命!你赔钱,我男人不在了我家人都得死了!”

    三个孩子哇哇大哭,两个老人也骂了起来:

    “狗币后生赔钱赔命,老天爷你睁开眼,劈死这个王八蛋!我儿子咋得罪你了?你个没脸的后娘生的……”

    “把我儿子还给我,没有我儿子我活不下去了!你有种把我个老太婆送进公安局,你枪毙我啊,你有能耐呀你,麻辣隔壁的兔崽子!”

    一看几个人对着敖沐阳嘶吼,将军瞪眼狂吠:“汪汪汪!汪汪汪!”

    元首的颈后毛也炸了起来,它跳上院墙居高临下,瞪大眼睛露出爪子,作势欲扑。

    敖沐阳脸色阴沉打开门,他示意敖小牛先进去,后面妇女往里挤,他回身将她推了出去,口中喝道:“滚一边去!”

    妇女照着碰瓷目的来的,他一使劲,顿时摔倒在地,在地上打起滚来:“打人了!杀人了!有人杀人呀!快报警呀,救命呀,求青天老爷主持公道呀!”

    敖沐阳头一次碰到这种人,一脸厌恶的问道:“这些东西哪里来的?”

    敖富贵的母亲孙伟兰皱眉道:“小海村的无赖子,踏马的,阳子你去关门别管她们,这就是些黏狗屎,你碰上就倒霉!”

    敖沐阳不信这个邪,他把门打开,冷笑道:“给我闯进来试试,进来一个我打一个,管你老头小孩,反正我有钱,医药费有的是,打死我给丧葬费,来呀!”

    他想用狠劲震慑这些人,他曾经用这招对付过金宏那些流氓,效果很好。

    可是这招对付泼妇却没用,老太太披头散发冲他扑来,口中嚷嚷道:“麻痹的你个兔崽子,有种你把我打死,你打死我好了,打死我好了……”

    时间正好是傍晚,学生放学,几个人这么一闹腾,学生们纷纷跑来看热闹。

    围观的人多了,老太太一行更起劲了,他们不怕丢脸,就怕没人关注。

    鹿执紫分开围观人群挤进来,问敖沐阳道:“怎么回事?”

    敖沐阳道:“我昨晚抓了个电鱼贼,他的家人来我这里耍无赖。”

    老头老太太又想冲上来,将军来了个横刀立马,呲牙咧嘴吓得他们后退好几步。

    妇女看到鹿执紫跟敖沐阳在一起,又对鹿执紫骂了起来,话说的很难听,将鹿执紫骂了个狗血淋头。

    敖沐阳摆手道:“你先离开吧,别在这里沾一身骚。”

    鹿执紫轻笑道:“我离开,你自己能搞定?我看你对付这些人可没有经验。”

    敖沐阳道:“你能对付他们?”

    鹿执紫信心十足,道:“给我拖延几分钟,等我回来,我对付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