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228.鱼篓(地狱盟+4)
    第二天,小雨淅沥淅沥的下了起来,厚重的阴云悬挂在半空,虽然已经是中午,可天色依然很暗,如天气预报所言,一场暴雨正在酝酿。

    敖沐阳准备了皮靴和铁铲,敖千莱摘了梨子给他推过来,看到他的装备后问道:“阳子,你去干啥?准备抗涝吗?”

    听了这话,敖沐阳失笑:“抗什么涝?一场秋雨而已,我去龙涎湖挖坑陷鱼去。”

    他们正聊着,沉默寡言的敖金福背着一摞的竹篓来到他家门口,怯怯的站在外面看着两人。

    敖沐阳招手:“来,福仔,进来,阳叔这里有梨子,你过来拿着吃。”

    少年看了眼淡白光亮的大梨子,然后摇摇头,放下竹篓就要走。

    敖沐阳拉住他,拿出两百块钱递给他道:“喏,给你爷爷,这是工本费。”

    少年将手背在身后,抿着嘴连连摇头,态度很坚决。

    敖沐阳将钱塞进他口袋,他立马掏出来扔在地上。

    敖千莱看的很眼热:“哎,你个傻娃子,有钱不要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敖金福总算开了口:“我爷爷不让要,我回去了。”

    说完,他撒腿就跑。

    敖沐阳想抓他没抓住,少年速度很快,跟条游鱼似的,身影灵活。

    将军以为他要拦下少年,立马来了个飞奔,挡在前面一脸的不怀好意。

    面对膘肥体壮的将军,敖金福吓得小黑脸惨白,显然他很害怕狗。

    敖沐阳赶紧收拾了一袋子犁,又从屋檐下摘下一条一米二长的马鲛鱼鱼鲞,然后追上敖小福一起递给他:“喏,拿回去给你爷爷吃。”

    敖金福犹豫,敖沐阳板起脸道:“怎么,你爷爷也说了不准要我家的水果吗?不给你钱了,把这吃的拿回去,你爷爷老咳嗽,给他蒸梨吃,这个治咳嗽。”

    听了这话,少年快速看了他一眼,沉默的提起了鱼鲞和梨子,低着头奔跑离开。

    敖沐阳回家,顺手将门口的竹篓提到了小推车上。

    这些竹篓大概有八十公分高,从外面看截面像是数字8,整体来看像是开了口的葫芦,两头粗大、中间纤细。

    这是一种传统的渔家捕鱼工具,不管鱼虾蟹还是泥鳅黄鳝从口里钻进去,都会立马掉到篓肚中。

    因为竹篓中间纤细,掉进去的鱼虾蟹很难再爬出来,哪怕竹篓里灌满水,它们也无法逃脱。

    推着小车,敖沐阳趁着雨势还小去了龙涎湖。

    雨打湖面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点点雨水落下,溅起无数的小水波。

    一群南飞的大雁在空中盘旋,它们组成了人字形,一只大雁在前面领路,后面一群追着飞,在空中连连盘旋,看样子想要落下避雨。

    阵阵海风刮过,敖沐阳下意识的紧了紧衣服,这天有点冷了,冬季已经不远了。

    秋季大雨,龙涎湖的湖水会上涨,这时候是挖坑陷鱼的好时机。

    什么叫挖坑陷鱼呢?就是在湖边挖坑做陷阱,把这些葫芦竹篓放上诱饵放入坑里埋起来,等到湖水上涨漫延过竹篓,一些鱼虾蟹会钻进去。

    这样,等到雨水停歇来捞鱼篓即可。

    敖千莱跟着帮忙,他膀大腰圆有力气,一张铁锨挥舞的飞快,没多会就错落有致的挖出了几个坑。

    在湖边挖坑有讲究的,敖沐阳有确切目标,他们挖坑的地方得有目标的活动痕迹,这不是简单的活。

    别看敖千莱傻乎乎的,他却是个好渔夫,因为从小到大,村里的人可能就他是一心一意学着怎么从湖里、海里讨生活,从未三心二意过。

    分成两组把所有鱼篓都埋下去,敖沐阳在上面散布了一些水草,然后回家等待。

    路上敖千莱说道:“阳子,抓到鱼分我点?”

    敖沐阳干这活只是心血来潮,他想要回味童年时期的一项活动,并不是为了有什么收获。

    于是,他痛快说道:“行,没问题。”

    傍晚开始,海风增大,雨势增大,一场秋季暴雨降临了!

    新屋已经可以住了,杜雷帮他购买的家具家电都已经送到,装修散味也差不多了,毕竟装修找的是自己人,用的是好材料,没什么污染。

    不过敖沐阳住惯了老屋,他决定等到天冷了再去新楼,前些日子他找敖富贵一家帮忙修缮了屋顶,上面铺盖了一层厚厚的海带草,不怕风吹雨打。

    看着外面雨水打落于院子,他坐在屋檐下发呆。

    将军围着躺椅转了两圈,然后从扶手下面伸出头,把爪子搭在躺椅上。

    它瞪着眼睛看着敖沐阳,没有被驱赶后,它开始进行下一步,全身蠕动着努力往上爬,爬上来后老老实实趴在躺椅一边。

    又过了一会,它发现敖沐阳依然没有反应,就大模大样的晃了晃身体,把敖沐阳挤到一边去,自己舒坦的躺了下来。

    元首跳上来,趴在它身上眯着眼睛打瞌睡,肚子里咕噜咕噜的响着,又开始念佛了。

    敖沐阳笑了笑,伸手搂着将军的脑袋,继续看着雨幕发呆。

    天气不好的时候,一个人发发呆挺好的。

    清澈冰凉的雨水瓢泼而下,莞香树的枝叶被拍打的连连颤抖,不断有树叶连同雨水被拍下来,所剩无几的树叶越来越少。

    地上全是水泡,连绵的水泡此起彼伏,给宽阔孤寂的院子增添了些热闹气。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家门被人推开,敖富贵披着个尿素袋子抱着几样东西跑了过来。

    敖沐阳问道:“这大雨天你过来干嘛?”

    敖富贵放下东西,是水煮花生、盐水毛豆之类的小菜。

    他嘿嘿笑道:“奶奶滴断电了,家里无聊,过来跟你一起喝个小酒聊个天。”

    敖沐阳家里有酱香田螺和晒的小鱼干,他拿了白酒倒了两杯,道:“你真是闲不住,手机也没电了?有电去找妹子聊天呗,找我聊什么?”

    敖富贵说道:“手机有电,可是wifi没信号了。”

    敖沐阳道:“那跟你的小相好们打电话。”

    敖富贵抿了口酒,道:“有个屁的小相好,唉,你跟你家小护士怎么样了?最近怎么没见你们联系?”

    敖沐阳道:“别乱说,谁家小护士?就相了个亲,我们不合适,没有再联系。”

    敖富贵咂咂嘴道:“可惜了,小护士挺好的,比秀才找的母豹子要好多了,真不知道他爹娘怎么想的,让秀才去找这样一个娘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