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234.人没了(均订+15)
    他能看到这些小贝,全仰仗他在水里视野好且这会隔着海底近,因为它们太小了,个头跟瓜子差不多,形状也跟瓜子差不多,实际上它们的名字也和瓜子差不多,这些小贝名叫海瓜子。

    海瓜子这东西壳薄而透明,表面为黄褐色或绿褐色,自壳顶往后有棕色或紫褐色放射纹及波状花纹,看起来很漂亮。

    发现这些海瓜子后,敖沐阳就跳下了海底,他伸手抓起几个聚集在一起的海瓜子,然后一拉一片。

    海瓜子个头小,喜欢在滩涂中群聚生活,常以足丝固定在泥沙上,并以足丝彼此相连,这样不容易被水流冲走。

    足丝的存在固然可以抵御水流冲击,可也导致海瓜子容易被捕捞,一捕捞就是一片,敖沐阳随手捡了一些,很快腰包的网兜就鼓鼓囊囊起来。

    这是一种很好的食材,以八九月份最是肥美,著名美食家蔡澜先生曾这么评价这种食物:“享受这道菜,是碗底剩下的汤汁,没有其它海产比它更鲜甜的了。”

    以前海瓜子在沿海地带特别常见,每到秋季,孩子们就会潜水摸海瓜子,不光是为了吃,还为了保护海洋资源。

    海瓜子喜欢群居在泥沙表面,它们互相以足丝相连,使底栖在泥沙内部的贝类不能伸出水管正常生活。

    这样,如果有一个区域生活着大量海瓜子,那这个地方就不会再有蛤蜊、扇贝、蛏子等贝类生存。

    现在海瓜子数量少了,敖沐阳碰到后就毫不客气的抓了好一些,它们是很好的下酒菜,可比花生毛豆受欢迎的多。

    不过海瓜子不算是经济海产,敖沐阳没兴趣将它们赶尽杀绝,在网兜装满之后,他重新跨上老虎的坐鞍一挥手:老虎箭射而去。

    有了老虎这个坐骑,敖沐阳心里那叫一个美滋滋。

    所以即使当天渔获一般般,他依然感觉不错,另外这次出海不是当天返程,这样他更不着急。

    到了日落时分,大龙头号开始减速准备抛锚过夜。

    太阳落下,夜幕降临,天色黑暗起来。

    萧瑟的秋风中,敖沐阳先做了大锅饭招呼手下的人,然后自己在那里腌制海瓜子。

    海瓜子吃法多样,他蒸了一些也辣炒了一些,敖大国等人正当下酒菜吃着呢,剩下的他打算腌制做凉菜。

    下午的时候他用淡盐水逼海瓜子吐干净沙子了,然后一起放入缸里,他往里加了几汤匙白酒,再盖上盖子炝海瓜子,目的是让它们打开盖子。

    炝好以后,他往缸里加入了生抽、黄酒、姜丝、盐和白糖之类的调味品,剩下的就是腌制。

    考虑了一下,他又往里加了点辣椒,自言自语道:“这东西还算是辣点好吃,还能开胃。”

    这时候舱外响起敖沐鹏的声音:“龙头、龙头,有一艘快艇开了过来,好像冲咱们来的?”

    敖沐阳觉得很奇怪,他们现在可是在深海区,时间已经是晚上,怎么会有快艇出现在这里?

    他觉得敖沐鹏是多想了,就随意的说道:“未必是冲咱们来的,不用管它。”

    敖沐鹏道:“不是,我觉得它就是冲咱们来的,白天那会它好像跟踪咱们来着,反正我白天的时候看到了好几次咱们后面跟着一艘小船。”

    靠着门喝酒的敖沐东大笑道:“小鸟你就是喜欢乱想,你有那啥,有个病叫啥来着?就是老是觉得有人对付自己?”

    敖沐阳道:“被迫害妄想症?”

    敖沐东一拍大腿笑道:“对,就是这玩意儿,被迫害妄想症。”

    其他人也笑了起来,敖沐鹏不服气,道:“你们自己出来看,这快艇靠上来了!”

    听到这里,敖沐阳起身走了出去,问道:“怎么回事?”

    他从船舷探头一看,一道强光迎面而来,确实有一艘快艇靠在大龙头号的旁边。

    “中国海警,你们是干什么的?”快艇上有人喊道。

    大龙头号是现代化渔船,上面灯光很亮,快艇上则没有灯光,只有一道强光照耀过来,这样敖沐阳等人看不清快艇的情况。

    不过听到这是中国海警,敖沐阳就下意识回答道:“您好,警官同志,我们是龙头村的捕鱼船,你们是红洋海警支队的吗?”

    一个青年说道:“问那么多干嘛?不该问的别问!谁是船长?带上证件下来接受检查,我们接到举报,有人说你们在偷捕鲸鱼。”

    敖沐阳觉得不对劲,这些人不太像是海警。

    不过他们这边人多,所以他也不怕,就拿出船舶证件沿着舷梯爬了下去,将证件递过去道:“警察同志,我们是普通的渔民……”

    近距离的情况下,他隐约看清了船上的情况,确实是几个穿着海警制服的人,但快艇上没有海警的标志。

    他一伸出手,对方有人接应,但不是接证件,而是一把拉住他将他拉到了快艇上!

    事出突然,即使敖沐阳反应快也没料到有这种事发生!

    他被拉到船上后,两把刀子立马顶在了他前胸和后背上,还有一个青年隐蔽的抬起手臂,手中赫然握着一把手枪:“别说话,否则打死你!”

    坏了,敖沐阳心里一沉。

    快艇迅速的掉头,船头强光熄灭,整艘快艇跟幽灵一样驶入夜色中,迅速的远离了渔船。

    大龙头号上,敖沐鹏、敖沐东几个待在舱外的人满脸呆滞,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其他人更不知道,他们还在舱里喝酒吃饭呢。

    看着快艇消失不见,敖沐东率先反应过来:“卧槽龙头呢?这这这几个意思?他们、他们把龙头带走了?”

    敖沐鹏回头喊道:“快点出来,有事!”

    船舱里正喝着酒的敖千文笑道:“啥事?你被人迫害了?”

    敖沐东风一样冲进去一把抢过酒杯摔在地上:“草,快点出来,龙头被海警踏马的抓走了!”

    所有人大惊,敖大国叫道:“开玩笑吧,龙头跟海警的关系可不一般。”

    敖沐东急了:“真的,玛德就在我眼前被抓走的,快点,怎么回事啊?!”

    “别慌,咱们问问海警。”敖大国作为船长首先镇定下来。

    他打了海警电话,将事情说了一遍。

    接电话的海警说道:“怎么可能,我们是人民的队伍,不会随意抓人,而且你们所在的位置没有我们的巡逻艇,这不是海警干的!”

    听了这话,所有人都知道情况不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