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237.我是个厨子(3)
    在海底搜索了一阵之后,敖沐阳浮出水面。

    不用说,没有收获。

    倒不是他出工不出力,而是这边海底确实没有箱子,他的脚被铁链锁住了,铁链的长度只有不到一百米,他能寻找的范围很有限。

    悍匪们生性残暴,就没把他当个人看待。他解释过浮上来的原因后,悍匪们开船往前行驶了几十米,然后再度逼他下水,根本不允许他留在船上休息。

    一上午的时间都没有收获,敖沐阳露出精疲力尽的样子,悍匪们没办法,踹了他两脚后无奈的带他返程。

    接下来是吃午饭,午饭很简单,悍匪们吃的是泡面,给了朱朱一小碗,然后给了敖沐阳一份蒸鱼。

    岛上没有电,生活很无聊,没事干的时候悍匪们就钓鱼,不管钓到什么鱼,都会随便一蒸或者水煮,然后扔给敖沐阳下饭。

    敖沐阳露出为难的表情,一个绰号叫‘瓢子’的青年注意到后问道:“喂,你这是什么死样?你爹妈死了吗?”

    刀疤脸嘿嘿笑道:“这狗币的爹妈还真死了,都死在海里了。”

    瓢子道:“那好,以后他也死在海里,挺好,一家人齐齐整整,团团圆圆。”

    二哥拍了拍桌子,阴沉着脸道:“老老实实吃饭。”

    敖沐阳吃了几口蒸鱼,然后忽然跪在地上吐了起来:“呕呕,呕呕!”

    旁边的朱朱吓一跳,赶紧伸出小手给他拍打后背,小包子脸吓得皱皱巴巴:“怎么了,哥哥,你怎么了?”

    二哥提着手枪走过来道:“干嘛?小子,别耍花招!”

    敖沐阳吐出刚吃掉的鱼肉后继续在吐,几乎将胆汁都吐出来了,他抹了抹泪水模糊的眼睛道:“大哥,我吃不了这么烂的东西,太难吃了,我的肠胃不好,受不了这样的东西!”

    负责做饭的一个青年顿时怒了,吼道:“你说什么?吃不了你去吃屎!”

    敖沐阳此时表现出了勇敢,他对刀疤脸说道:“你知道,我是厨师,我以前在五星级酒店干大厨,你知道的对不对?”

    刀疤脸眯着眼问他道:“什么意思?”

    敖沐阳道:“这些东西根本不是人吃的,你们有锅、有油,又有这么多海鲜,干嘛吃这些破烂玩意儿?”

    青年一脚踢开凳子吼道:“你说谁做的是破烂玩意儿?”

    敖沐阳道:“这些吃的就是破烂玩意,就是垃圾食品!多好的原材料,做成这东西?让我来的话,我可以给你们做一席海鲜宴!”

    之所以敢这么有底气的说话,一是敖沐阳知道这些人不会杀死他,他们是有求于自己的;二是这种话符合他的人设,悍匪们调查过他的背景,知道他在五星级酒店工作过,这种水平的厨师一般对食物都很挑剔。

    另外,他看出这些人整天吃方便面之类的垃圾食品,已经腻歪了,这从他们对待泡面的态度就能看出来,没人大口大口的吃,反而在吃饭的时候懒洋洋的毫无兴趣。

    听了他的话,刀疤脸吐出一条泡面,他盯着敖沐阳道:“你会做什么?”

    敖沐阳心里一喜,道:“我什么都……”

    二哥阴沉着脸道:“闭嘴,别耍幺蛾子,草拟吗,老老实实的吃,不吃就饿着肚子,我看你就是不饿!”

    刀疤脸用舌头舔了舔嘴唇道:“二哥,其实咱们可以让他试试,这小子确实是个很厉害的大厨,我在他们村里打听他,那些臭渔民先说他做菜好吃。”

    二哥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道:“你他么心大胆肥,让这小子做饭?他要是往里放点毒药,哼哼!”

    刀疤脸不服气的说道:“他哪有毒药?咱们给他准备食材不就行了?”

    二哥摆摆手道:“别说了,不行!吃饭,吃完了带他下水去干活!”

    刀疤脸哼了哼,一下子将泡面泼了出去,道:“我不吃了,饱了!”

    二哥眼角跳了跳,脸上露出凶狠之情,不过这表情一闪而逝。

    敖沐阳一直在关注他们,他注意到了二哥的表情变化,心里顿时有数了。

    下午继续潜水,敖沐阳还是没有找到那些绿色箱子,毕竟在铁链的束缚下,他能寻找的海域太少了。

    傍晚的时候进入一片礁石海区,他在水中游动的时候拨开了几条海带,这时候一条身躯扁平的大鱼受惊,甩着尾巴慢慢悠悠的逃走。

    因为大鱼速度不算快,敖沐阳看清了它的样子。

    这鱼身躯扁平,外表是奶油色的,上面分布着黑色斑点,头长嘴尖,脑袋跟地上的老鼠稍微有点像,看起来很有意思。

    看到这大鱼,敖沐阳心里一喜:一条好鱼,这是驼背鲈,港台地区称之为老鼠斑,乃是顶级海鲜食材!

    可惜现在不是合适时候,如果是平时他碰到了这样一条鱼,那真是赚大了,驼背鲈在市场上的价格特别昂贵,它是一种高级观赏鱼类,又是一种高级食用鱼类,野生情况下一斤能卖到一千多。

    刚才那条鱼很大,体长有四十多公分,估计得有五六公斤,到了这样的块头价格可就不止一斤一千多了,这样一条大鱼总价得超过两万块!

    第一条驼背鲈出现后,他继续搜索,在这片礁石海区先后又发现了五六条驼背鲈,这数量是相当多了,而且个头都很大。

    可惜,他现在不需要这种鱼。

    在水里干了一天,敖沐阳筋疲力尽的回到船上,脸色惨白、目光黯然,看起来疲惫到了极点。

    但到了吃饭的时候,他还是不肯吃这些简单的蒸鱼。

    在海里干活是很累的,他的肚子已经咕噜咕噜的叫,摁着肚子他说道:“二哥,求求你让我做个菜吧,你担心有毒,那我自己吃,我得吃饱了才能给你们干活呀!”

    二哥用阴沉的眼神盯着他,看了一会,他问道:“你想做什么?”

    敖沐阳指着他们蒸的生蚝道:“我做个这个吃。”

    瓢子凶恶的说道:“玛德,刚才我不是蒸了吗?你怎么不吃?”

    敖沐阳道:“我不蒸,我用其他法子做。”

    刀疤脸当机立断道:“行,你来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