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239.老天爷开眼(均订+16)
    半夜,敖沐阳捂着肚子、苦着脸出门。

    悍匪们很警惕,24小时有人值守,守夜的是瓢子,他看到敖沐阳动弹,立马抄起了手枪问道:“干嘛?”

    这两天敖沐阳一直兢兢业业的下水干活,回到岸上又兢兢业业的给他们做饭,赢得了悍匪们一定的好感,所以此时瓢子发现异常后没有像以前那样直接动手打人,而是先问了一句。

    敖沐阳夹着双腿道:“瓢子哥,我拉肚子,我有肠易激综合征……”

    说着,他更用力的夹住了腿,一股屁声响起:“吱!”

    瓢子狐疑的看着他问道:“肠易激综合征?这怎么回事你说说。”

    敖沐阳把鹿执紫的症状说了一遍,又说了一下这些年的情况,只要劳累、紧张或者换季的时候就会复发,久治不愈。

    瓢子盯着他问道:“这叫肠易激综合征?不是慢性肠炎吗?”

    敖沐阳摇头:“不是,这就是肠易激,慢性肠炎如果做肠镜能检查出肠道的问题,这个查不出来。”

    瓢子皱起眉头道:“玛德,那老子也有这毛病。”

    说完他摆摆手道:“去吧,不准离开我两米——啊不,五米,否则老子的枪可不认人!”

    得到允许,敖沐阳着急忙慌往外跑:“好的瓢子哥,我不跑,我受不了了,我就在门口解决。”

    说着他就要脱裤子。

    瓢子脸色变了:“不行,远点!”

    敖沐阳看到门口前面有条沟,三步并作两步跳入沟里去:“那我去沟里解决。”

    很快,一股叽里咕噜的声音响了起来,海风吹过,味道很足。

    瓢子脸色变了,赶紧掏出一根烟点燃叼在嘴里。

    沟壑阴影中,敖沐阳一边排泄一边看着面前的一片灌木丛。

    这是岛上很常见的一种灌木,高度从半米到一米半不等,从茎基部铺展生长,碧绿的叶子呈卵形,顶端渐尖,长着白色小花,花朵张开,跟喇叭花似的,一片洁白。

    他状若无聊的摘着树叶玩,摘了一会又摘了一朵花,花瓣摘掉,里面是黑褐色的种子。

    这就是他的目标,洋金花。

    洋金花不是什么罕见的灌木,可也不是随处可见、随便有人认识,很多人可能没听过这名字。

    敖沐阳之所以认识这种花,是因为小时候他们村的田间、沟旁、路边、河岸生长了不少,因为花朵状如大喇叭,当地人就直接将之称为大喇叭花。

    从小,他们的父辈就教导他们不准把玩这种花,说它们有毒。

    确实,这种花有毒,有毒的花大多有名,实际上这花就是很有名,提起洋金花的名字很多人不知道,提起它的另一个名字是曼陀罗,那知道的就多了。

    曼陀罗以果实和种子毒性最大,误食后表现为口、咽喉发干,吞咽困难,声音嘶哑、瞳孔散大、幻听幻视、抽搐等,严重者会昏迷及呼吸衰竭而死亡!

    另外,古代开始曼陀罗就开始了药用,他其中所含药用成分可使肌肉松弛,汗腺分泌受抑制,古人以曼陀罗制成的药物有个比它本身还有名气的大名,那就是蒙汗药!

    敖沐阳一上岛屿的时候就发现了这种植物,所以他才想办法掌握悍匪们的饭锅,只要将曼陀罗种子加入其中,他可以对付这些人。

    一泡屎拉完,一兜的种子也采集完毕。

    敖沐阳提着裤子起身,讪笑道:“差点拉了裤子,瓢子哥见笑啦。”

    瓢子表情凝重不说话,只是深深的看着敖沐阳。

    敖沐阳心里一跳,以为自己做的事被发现了。

    结果隔了几秒钟,瓢子说道:“你拉的屎味道真冲,我他么愣是不敢开口!”

    敖沐阳继续讪笑:“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这个腹泻自然也不是正常的,是他设计的,海鲜易坏,吃掉坏了的容易腹泻,他在海里潜水的时候专找死掉的生蚝、扇贝吃,不拉肚子才怪!

    转过一天再度出海,随船的刀疤脸变得脾气暴躁起来,他用枪指着敖沐阳的脑袋道:“小子,你在搞鬼是吧,一直没有箱子找到?”

    敖沐阳无奈道:“休哥,我哪敢在您眼皮底子下捣鬼?真的没有发现你们要的箱子,你们看,你们用铁链锁着我,我每次在水里能活动的范围那么小,哪有那么容易发现你们要的绿箱子?”

    两天相处下来,他已经知道了这些人的名字,刀疤脸叫马休,最是嗜吃,脾气最是不好,算是岛上的二号人物。

    马休啪的把手枪拍在船上,阴沉着脸道:“这我不管,话敞开了说,今天要是还找不到箱子,我剁你一根手指头,哼哼,往后一天找不到我就剁你一根手指,看看你什么时候能找到!”

    敖沐阳嘴唇哆嗦了几下,脸上露出恐惧表情:“休哥,我真的尽力了,我竭尽全力了,可咱们能搜索的地方太少了,咱们……”

    “闭嘴,这些我不听,给我滚下去!”马休一脚把他踹下船去,也不管他有没有穿好潜水服。

    没办法,敖沐阳叼着输氧管下潜。

    好吧,看来他得动手了,这些人是老寿星用吊绳玩蹦极,自己急着死,那也怨不得他辣手无情!

    潜在水中,他努力的寻找绿色箱子。

    先前他还真没有胡扯,这两天半来他一直在尽力寻找绿箱子,悍匪们对箱子这么重视,让他难免好奇。

    早在前天上午他就知道了,悍匪们绑他过来其实并非是因为他带人阻拦黑蛟会的船帮助海警抓了他们的人,而是为了让他潜水找这些箱子。

    马休等人在周围乡村打听了厉害潜水员的名字,结果恰好打听到了他,而且他还帮助海警抓获了他们的兄弟。

    两个原因并在一起,所以他才会被抓来。

    潜在水里,他依然没有找到箱子,可是这次又碰到了一种鱼,一种对他来说很有用的鱼。

    这鱼身体呈筒形,尾巴截面平整像是小扇子,它体表长着密生的小刺鳞,背侧面有五六条暗色横纹,暗色横纹之间有小白斑,外表颇为娇憨可爱。

    敖沐阳是凑巧碰到这鱼的,他往下潜、鱼往上浮,然后一起打了个照面。

    别的鱼碰到他后会吓得赶紧跑,这条鱼没有,它不跑,而是好像被人吹了气球似的,从腹腔开始迅速膨胀,整个身体很快变成了一个球,同时皮肤上的小刺竖起,好像一个刺球。

    见此,敖沐阳笑了,老天爷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