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240.肚子疼啊(1)
    看来老天爷也是希望他快点动手干掉这帮人,除了让他碰到洋金花,还碰到了这种在海洋不太常见的鱼,暗色东方鲀!

    就像洋金花这个名字很多人不知道可是它的另一个名字曼陀罗很出名一样,暗色东方鲀这名字也不出名,它还有个很出名的名字:河豚!

    既然名为‘河豚’,那这种鱼应该是在河里长大才对,确实,河豚的最大捕捞量来自长江、黄河等大型淡水河流。

    但它其实也是在海里生活的,河豚和大马哈鱼一样,都是洄游鱼,而且都是河里生、海里长,意思就是在淡水河流里繁殖后代,后代回到海里长大。

    其中,就像大马哈鱼在淡水中捕捞的最肥美一样,河豚也是淡水里肥美,因为为了繁殖后代,它们进入淡水之前会吃的肥肥胖胖。

    中国南方地区多地有拼死吃河豚的说法,南方地区捕捞的河豚有毒,剧毒,河豚正是在繁殖之前体内毒素含量达到巅峰。

    碰到威胁,河豚就喜欢变成一个小刺球,这样一是为了变身吓唬对方,二是让身体迅速膨胀,导致对方无法吞咽自己。

    毕竟,大多数海鱼捕食和蛇类进食一样,靠的是吞咽,河豚一旦膨胀起来,连很多鲸鱼都吞不下去。

    可惜它今天碰到的是个厨子,不按套路出牌……

    敖沐阳一把抓住了它,然后在海底找了块锋利的石头片,当做刀子用,给它肚子抹了一刀。

    这样这条胖河豚就完蛋了,敖沐阳割碎的是它腹部的气囊,它很快由气球变成了肉片子。

    就用这块石片,敖沐阳将河豚进行了肢解。

    河豚的内脏、生殖腺和血液最是毒,但他没有容器,鱼血存不下来,于是他就重点存下了内脏和生殖腺,这是一条雄鱼,于是敖沐阳摘了它蛋蛋又摘了肝、脾、眼球,一起塞进了潜水服袋子里。

    在海里又晃荡了一上午,敖沐阳依然没有发现绿箱子。

    他浮上海面后,马休玩着一把蝴蝶刀阴森森的说道:“还有一个下午,要是你再弄不到箱子,就跟陪了你二十几年的手指说再见吧。”

    船上的瓢子笑道:“兄弟,那你惨了,以后你再撸管就是九指神丐了。”

    “明天就是八指了。”另一个人不怀好意的笑。

    敖沐阳哭丧着脸不说话,瓢子用刀刃拍了拍他的脸道:“摆个死人脸给谁看呢?回去做饭,玛德你最好上点心,要是午饭不好吃,我踏马让你提前变成九指神丐!”

    哄笑声再起。

    午饭是香辣虾、香辣蟹、油泼海鲈鱼,这些菜出炉后,按照二哥的规矩,敖沐阳先吃,这是防着他在饭菜里做手脚。

    不过悍匪们不是很看重这点,因为每次敖沐阳做饭都有人看着他,他所用的所有食材也都是已经准备好的。

    收拾出菜来,敖沐阳赔着笑对瓢子说道:“瓢哥,中午我能不能就吃点海鲈鱼?那啥你知道,我这肠道这些天不行,吃了麻辣的菜我怕我下午拉在船上。”

    一听这话,瓢子腻歪了,他笑骂道:“滚你吗,你要真敢这么干,下午老子剁了你!行吧,你弄点鲈鱼吃,别的你吃了也是浪费!”

    自从来到岛上,敖沐阳一直腹泻,而且没到了晚上更容易腹泻,瓢子经常负责晚上守夜,深受其害。

    敖沐阳三两下将分给他的海鲈鱼肉吃的干干净净,他还想再要一点,瓢子又给了他一脚:“滚,少踏马吃点就行了,吃的多拉得多。”

    三大盘子菜被从船上端到了岛上,二哥问道:“没问题吧?”

    瓢子道:“没问题,我说二哥你就是小心的太过火了,这又不是演电视,你瞎担心个什么……”

    “闭嘴。”二哥脸色阴沉,“吃饭,别瞎踏马唧唧歪歪。”

    香辣虾和香辣蟹用料很足,味道很冲,悍匪们喜欢这个味,朱朱还是小孩,她吃不了这么辣,啃了一条虾就辣的一个劲咧嘴,此后再也不肯吃。

    悍匪们不会逼着她吃,只要这孩子死不了就行,他们几个人拎出白酒,一手海鲜一手酒,吃的满嘴油光。

    悍匪们吃饱喝足,接着又要开工了。

    刀疤脸用刀刃在敖沐阳脸上割了一下,警告他道:“不多说了,就一下午的时间,你自己看着办。”

    敖沐阳入水,在水中等待了起来。

    河豚的毒药发挥作用,一般在食后半小时至3小时内,洋金花更慢一些,得在两小时到五小时之间。

    他在水里潜了两趟,再次出海的时候看到刀疤脸捂着肚子露出痛苦表情:“玛德,肚子疼。”

    同船的老蔡笑道:“你吃多了吧你?中午就你吃香辣蟹吃的多,我当时跟你说过,这东西吃多了容易腚眼疼。”

    刀疤脸马休踹了他一脚,道:“闭嘴,玛德,回去,我回去先蹲个厕所。”

    “在船上蹲不就得了?”老蔡不太乐意,“来回倒腾什么?”

    这是河豚毒素发生作用了,它先对胃肠道进行局部刺激,具体表现就是胃疼、肠道疼,且会出现腹泻的感觉。

    马休等不及了,一把将刀插在老蔡的面前厉声道:“瞎几把哔哔什么?快点回去!”

    他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此时他不光肚子疼,还感觉四肢有些发软,他怕在船上蹲厕所一个没站稳掉入水中,那就丢人丢大发了。

    渔船回来,二哥皱眉道:“你们怎么回事?”

    马休不说话,找个地方拉开裤腰带蹲了下去。

    二哥眉头皱巴的越来越紧:“玛德,老马拉肚子?瓢子也在拉肚子,这怎么回事?”

    老蔡和另一个青年刚要说话,有人喊道:“瓢子昏倒了,快点过来,这踏马咋了?”

    二哥带着两个人急忙跑过去,在一片恶臭之中,瓢子倒在地上,将屎压了个稳稳当当。

    几个人满脸嫌弃,二哥说道:“快把瓢子扶起来。”

    老蔡嘟囔道:“这怎么扶呀?我可不想沾一身屎……哎哟卧槽,我也肚子疼,你们先扶起他来,我去上个厕所!”

    看到这一幕,二哥心里一沉,他厉声道:“那个死厨子呢?去找他,玛德是他捣鬼了,弄死他!”

    “在船上,用铁链子绑着呢,刚才休哥急着拉屎就没把他带下船来。”

    岛上一共七个人,现在四个人在蹲厕所,二哥带着其他两人往海边赶,赶过去后船上一片空荡荡,只有一个被砸断的手铐,哪里还有人在?

    二哥怒急攻心,然后捂着肚子叫了一声:“草他吗,肚子好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