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241.反击(2)
    河豚毒素入体,先是刺激人的肠胃,导致肠胃疼痛,继则口唇、舌、上下肢知觉迟钝,而指尖尤甚,渐至四肢运动麻痹,呼吸困难,皮肤发紫,脉搏细小,血压体温均下降。

    最终,中毒者瞳孔散大,言语障碍,如果不能及时救助,那会因为呼吸麻痹而死。

    敖沐阳潜在水里耐心等待,他就在海岛旁边,不过他一直待在海底,悍匪们一个劲的沿着海面寻找,哪里能找到他?

    最终,海豚毒素的作用上来了,快艇返航,所有人都跑到了岛上。

    又等了接近一个小时,敖沐阳慢慢的也爬上了岛,这岛屿面积不小,它是东西走势,长度有近一公里,南北上有二百米,占地面积得有二十多公顷。

    嚣张的悍匪不见了,敖沐阳小心翼翼的寻找,在房子外面找到了六个人,包括刀疤脸和瓢子等在内,全已经倒在了地上。

    他上去挨个查看了一番,这些人的身体麻痹了,皮肤带着诡异的紫青色,只会努力张开嘴巴来呼吸。

    撑开这些人的眼皮,能看到他们的瞳孔放大扩散,眼神呆滞,形如白痴。

    他又去了屋子里,二哥和剩下的一个青年倒在床上,一共八个悍匪,全被河豚加曼陀罗给撂翻了。

    见此他放下心来,用绳子将八人挨个绑了起来。

    作为普通老百姓,敖沐阳还是没敢杀人,他用的河豚内脏和曼陀罗种子数量不多,顶多可以麻痹这些人一段时间,应该不会将他们弄死。

    他找了绳子先绑起二哥,二哥瞪大眼睛看着他,嘴角留着口水,似乎还想要说什么:“呜呜呜。”

    可惜,毒素影响了他的大脑,导致他语言功能出现了障碍,嘴巴张开几次,也只是流了些口水。

    不过他还保持着清醒的意识,这是河豚毒素的可怕之处,中毒者一直到死,都会保持清醒,只是大脑部分区域被麻痹。

    敖沐阳反手给了他一巴掌,道:“呜呜什么呜呜,不用看我,一切就是我搞得鬼,怎么了?”

    他又去找刀疤脸,刀疤脸拉了一裤裆,满身恶臭。

    敖沐阳捏着鼻子绑了他,一边绑一边连打带踢,最后找到锋利的匕首贴在了他的胸膛上:“休哥,你不是厉害吗?你怎么老实啦?”

    马休也呜呜呃呃的叫着,他想挣扎,可浑身麻痹,根本动弹不了。

    敖沐阳笑道:“是不是浑身没劲?休哥你真是暴脾气,这时候还想弄我啊?浑身没劲没事,兄弟帮你忙,给你活活血,这样就有劲了。”

    说完,他拉过马休的手,一刀子切掉了他的一个大拇指。

    马休双眼怒睁、张大嘴巴:“呜呜咔咔,内内内……”

    敖沐阳用匕首拍了拍他的脸道:“别叫唤了,再叫唤我再切掉你一根手指信不信?那可就不只是九指神丐了。”

    处理了所有人,然后他去寻找朱朱:“小猪,你在哪里?”

    敖沐阳喊了两声,没有小包子脸的回应,这让他心里一紧,赶紧推开破门进入内屋。

    只见清冷的内屋中,朱朱抱着胸口蜷缩在墙角里,娇小的身体轻微的颤栗着,如淋了冷雨的猫咪。

    敖沐阳赶紧冲过去将她抱了起来,小丫头紧紧闭着眼睛、抿着嘴唇,包子脸上毫无血色,苍白的令人心悸。

    她的身躯颤抖的厉害,手指甲一片青紫,呼吸急促,小巧的鼻翼努力翕动着,看起来情况无比糟糕。

    敖沐阳倒吸一口凉气:“怎么会这样?一个虾的量不至于摄入这么多毒素!”

    他这个计划堪称天衣无缝,悍匪们喜欢吃辣,小丫头却吃不了辣,这样他特意做了香辣虾和香辣蟹,洋金花种子和河豚内脏就放入了这两种菜肴里,油泼鲈鱼并没有问题。

    另外,他还知道小丫头能吃点虾但不喜欢吃满是甲壳的螃蟹,所以在香辣虾和香辣蟹中他放入的洋金花种和河豚内脏的量是不同的,香辣虾中量很少,香辣蟹才是重头戏。

    一切如他所料,吃饭的时候小丫头就啃了一条虾,甚至这条虾她也没吃多少,只是吃了一口肉而已。

    那么这就不对了,小丫头吃了这么点肉,摄入的毒素很少,即使她还是个娃娃,也不应该出现中毒症状。

    朱朱的问题不是中毒引起的,她的语言功能没有受损,被敖沐阳抱起之后,她勉强睁开眼睛低声嗫嚅道:“药药,吃药、药……”

    听到这话,敖沐阳猛的想起他那晚上刚被抓来时候二哥说的话:‘你们要是真把这小娃吓得心脏病发作’……

    心口疼痛,肢体麻痹,指甲紫绀,面无血色……

    一切症状指向了一种疾病,敖沐阳惊讶的问朱朱:“你真的有心脏病?”

    朱朱张开小嘴蠕动了几下,她已经连发声的力气也没了,小包子脸一片痛苦之色,双手使劲捂着胸膛,显然疼痛无比。

    敖沐阳赶紧搜索药物,可他找遍了小丫头的全身上下也没有找到药,这可怎么办?

    焦急之下,他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可以给鱼类续命的金滴。

    于是他逆转金丹将手指塞进小丫头的嘴里,一连两点金滴落了进去。

    金滴落入她嘴巴,并没有散开,而是如水银球一样顺着舌头和咽喉快速滑落了下去。

    没过多久,甚至可能不到一两分钟,朱朱紧紧抓在胸前衣服上的双手就放松了,她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小包子脸上逐渐有了一些血色。

    敖沐阳赶紧问道:“小猪,怎么样?好受点没有?”

    小丫头瘪瘪嘴,小声道:“我我我,我不是小猪,我不胖呀。”

    听了这话,敖沐阳悬起的心放了下来,还好,金滴有效,小丫头的命应该是保住了。

    他问道:“你真的有心脏病?那前两天你怎么不说?”

    小丫头嘟着嘴低下头,双手轻轻绞在一起:“才没有,朱朱才没有病,妈妈说人有两个心脏,左心脏和右心脏,它们有时候会打架,这时候就会疼。”

    说着,她抬起头好奇的问道:“哥哥,你怎么做的,我的心怎么不疼了?”

    敖沐阳笑道:“哥哥有独家手段,可以安抚你打架的心。好了,你先歇着,叔叔打个电话,然后咱们就能回家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