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242.人性(3)
    十月底,一股寒流从北方奔袭而来。

    龙头村的人纷纷换上了厚衣服,他们身上冷,心里更冷。

    敖沐阳没了!

    尸体被送到了镇上的殡仪馆,去看过的村里人回来后无不失魂落魄:“惨,太惨了,小阳哥多好个人,结果现在都落不到个全尸!”

    “阳哥回村就帮了老人修房盖屋,带村里人出海赚钱,真是修桥补路无骨骸,杀人放火金腰带!”

    “唉!”

    只要跟敖沐阳相关的话题,多数人最后都是化作了一声长叹。

    敖大国、敖沐东等人这两天没怎么休息,也没有再出海,他们既为龙头之死感到痛苦,又为自己的未来感到惴惴不安。

    虽然理论上说,敖沐阳是被鲨鱼吃掉上半截身子死掉的,可实际上他们清楚,他是被黑蛟会杀死的。

    那天协助海警捉拿黑蛟会走私犯的行动是敖沐阳带头的,他们也参加了,不知道等待他们的将是什么。

    还好,待在村里是安全的,苏金南留了两个海警待在村里,身上带着枪,日夜监视渔村过往的陌生人。

    当天听到敖沐阳死亡,苏金南满心绝望,不光是因为他和敖沐阳的感情,更因为这件事跟他有关,跟他的工作有关。

    帮助海警捉贼的百姓被贼报复致死,以后其他百姓还敢帮助他们吗?

    苏金南没有离开前滩镇,他待在了镇派出所里,不眠不休的研究海上监控资料。

    徐杰看着桌子上的一堆蓝罐红牛和咖啡袋,道:“行了,苏队,回去睡一觉吧。”

    苏金南瞪着通红的眼睛盯着徐杰:“我踏马一定要找到黑蛟会的余孽,我踏马一定要将他们绳之以法!”

    听到这话,年轻的宋公明精神一振,这才是人民卫士!

    咬牙切齿的说完这句话,苏金南又将满布血丝的眼睛放到了电脑屏幕上。

    过了一会,他的手机响起,他随手接了电话:“喂,我红洋海警支队苏金南,啥?沃日!可不敢开玩笑啊!真的?告诉支队先别走,等我!”

    快速挂上电话,他站起身厉声道:“徐杰呢?”

    宋公明道:“苏队,我们徐所回办公室了。”

    苏金南拎起自己的制服和枪就往外跑:“那算了,我有急事先走!”

    他走了两三个小时,一个电话打了过来,宋公明接了,电话里响起敖大国的声音:“喂,宋警官,苏队长在你们那里不?”

    宋公明道:“有急事刚走,怎么了大国叔?”

    敖大国道:“唉,村里面有点事闹腾了起来,我想让苏队长过来镇一下场子,苏队长不在就算了,我有急事,先挂了啊。”

    挂了电话,他对身边几个人摇摇头道:“苏队长不在镇上。”

    暴脾气的敖千磐道:“用不着苏队长,咱们自己过去给龙头锁了门,踏马的,龙头还没有下葬呢,你狗日的敖千信就想篡夺他的家产?”

    站在门口的敖千信梗着脖子道:“大磐,你说什么呢?谁篡夺家产啦?”

    敖小牛堵着门,厉声道:“你个不要脸的老狗篮子,我阳叔没死,殡仪馆里那个才不是我阳叔,你别想进他家门!”

    敖千信带着一大家子老早就来到了敖沐阳的老宅门口,他眼皮一翻道:“你个小崽子懂什么?滚一边去,这是我家的房子。”

    “这是我阳叔的房子!”敖小牛声嘶力竭的吼道。

    敖千信的混混儿子敖状元指着他道:“滚开啊,要不别说我不念一个村的人情揍你了。”

    敖小牛叫道:“你们要进去,就从我尸体上跨过去!”

    听了这话,围观的村里人笑了起来,有人说道:“电视剧害人不浅。”

    敖小牛却不是开玩笑,少年瞪大眼睛、紧绷着肌肉,黑漆漆的脸上全是正经样子。

    敖富贵一家挡在旁边,道:“状元,你动小牛一根手指试试,看我今天不把你的大肠给你撸出来!”

    “撸你麻痹,回家撸guan去。”敖状元张口就骂人。

    敖富贵冲动的握起拳头,敖状元推了把身边的蒋正磊道:“姐夫,这怂以前偷看过我姐洗澡,揍他!”

    蒋正磊牛眼一瞪:“草拟吗!老子锤死你!”

    人高马大的敖沐东推开人群冲了出来:“你个外来蛤蟆在我们村还怪嚣张,你想锤死谁?”

    更人高马大的敖千莱被他连带着推了出来,他摸摸鼻子道:“要打架呀?你们可打不过我,真的。”

    敖千莱人傻脾气好,可他从小就会傻呵呵的大吃大喝,长了一幅好身板,不知道他傻的人光看他的样子绝不敢挑衅他。

    敖千信拦住儿子、女婿,他大声道:“你们干什么?你们干什么?我是敖沐阳的大伯,这房子可不是敖沐阳的,是我弟弟敖千正的,现在我弟弟一家没人了,东西不就都是我的了?”

    他媳妇说道:“就是,我们可是问过律师了,昨天就问了律师,律师说按照法律规定,这房子和里面东西都是我们一家的了!”

    说到这里,她忍不住高兴的想笑。

    敖沐阳这一出事,最高兴的就是敖千信一家,敖沐阳可是他亲侄子,法律上来说,敖沐阳去世后,他的所属财产都会被敖千信一家所继承。

    一座小楼,一个大淡水养殖池,老宅里还养着锦绣龙虾,码头上停靠着一座崭新的渔船,这都是他们家的了!

    敖千信第一时间去镇上看过了敖沐阳的尸体,然后他本想直接来抢夺家产,可他的精明女儿敖沐兰拦住了他,让他先联系律师,按照法律来办事。

    反正从法律来说,这一切都是他们家的,那时候他们来拿这些家产,可就是名正言顺了。

    人群混乱起来,两帮对峙的人谁也不肯让步。

    对峙了半晌,双方一个劲嚷嚷,嚷嚷了一两个小时也没有结果。

    这时候有人喊道:“鹿老师来了。”

    鹿执紫穿过人群走到门口冷冷问道:“这是干嘛?”

    敖千信恬不知耻的说道:“干嘛,来接收我家的家产呀,鹿老师你是律师,你说按照法律规定,现在这家产是谁家的?”

    鹿执紫道:“敖沐阳的。”

    敖千信道:“敖沐阳死了个屁的!”

    鹿执紫俏脸挂霜,怒道:“谁说的?”

    “尸体就在殡仪馆里,连头都没了……”敖状元嚣张的叫道。

    “闭嘴,dna检测结果出来了吗?”鹿执紫打断他的话厉声道,“dna检查结果没出来,一切就不能算数!这里的东西,谁都不准动!”

    敖状元蛮横的说道:“管你呢,反正这事跟你们有什么关系?滚一边去!”

    他突然往前冲,一下子把挡在门口的敖小牛给撞开了,然后推开门跑了进去。

    敖沐城怒道:“阳哥的狗呢?咬死这没良心的狗日的!”

    “阳哥的狗在船上,这四天一直待在船上等着阳哥回来,谁唤它都没用,还有那只猫,它们都在船上等着阳哥。”

    “丧了天良的敖千信,这一家人连条狗都不如呀!”

    “咦,快看,天上有飞机,谁家的直升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