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251.投入蓝洞(2)
    顾名思义,伪钞电板即使制作假币的工具。

    平时上网,敖沐阳偶尔会看到一些关于伪钞制作的新闻。

    这些新闻有源自国内也有源自国外,主要是说有人用打印机伪造钞票。

    从钱币构成来说,现在可能是史上伪造钞最容易的时代,只要在办公室里绕一圈,工具就能找到,包括扫描仪、电脑、喷墨打印机等等在内,它们合起来就能打印出纸币。

    可是,靠这些工具其实是不行的。

    自古以来,伪造钞票一直是个技术活,自从有纸币那天起,就有人挖空心思想出各种方式来伪造、变造,从中世纪的“剪钱犯”,到后来的精仿印版印刷、用小面额纸币褪色后改印大面额钞票等等。

    现在的不法之徒使用打印机来印制伪钞,他们使用打印纸双面打印钞票图案,然后再将其裁剪开来使用。

    但这是最愚蠢的伪造纸币的方式,这种伪钞根本用不出去,因为没有水印、没有金属线,大家压根不会上当。

    相对来说,这种伪钞电板制作的假钞那就可靠多了。

    敖沐阳查看了箱子里的伪钞电板,里面有两种钞票模式,一是美元,二是欧元,此外并没有人民币的模板。

    拿美元电板来说,里面最小面值是十美元,一套电板分为两部分,分别用来印制伪钞的正面和反面。

    如上所说,打印伪钞有一个难题,那就是真钞是有立体感的,钞票两面,每一面都有独特的水印和凹凸感。

    这样使用电板分别打印出一张钞票的两面,然后黏合在一起,只要控制好钞票厚度,这样自然更逼真。

    用打印机批量生产伪钞还有个问题,就是钞票标号,这样打印出来的钞票标号一样,而这电板上的标号数字可以由滚轮控制,不同批次,标号不同。

    看着手里的伪钞电板,敖沐阳明白了那些悍匪为什么在绑了朱朱后没有直接逃离出境,他们的真正目的是这批伪钞电板!

    颜青城很有钱,可悍匪们吃不准她肯为朱朱付出多少钱。

    绑架也是有风险的,如果目标不想给钱,那就是赔本生意。

    而用伪钞电板制作假钞这生意就可靠多了,特别是他们想做的是美元和欧元这样的大额钞票,只要不被查到,他们一笔就能赚个几百万美元!

    敖沐阳不知道这伪钞电板是哪里来的,它们制作的非常精致细腻,绝对是犯罪分子中的大师之作。

    如果真让不法之徒得到这批电板,那肯定能在欧美制造个大话题。

    绿箱子到手,谜题解开,敖沐阳郁闷了起来。

    俗话说好奇心害死猫,现在他的好奇心也让处于了两难之地。

    绿箱子里的东西都是违禁品,他肯定不能碰,现在他有渔船、有那么多珍稀渔获还有金丹的帮助,飞黄腾达的好日子在向他招手呢,他要是碰违禁品,那真是得不偿失。

    可这些东西已经落到他手里了,他如果不处理好,那肯定会给他带来大麻烦的,但要处理好它们可不容易!

    敖沐阳挠挠头想了一通,最后还是决定将它们沉到海底去。

    他决定要做就做的彻底点,藏好绿箱子后他开着海钓艇回了家,找了电焊机和乙炔罐回到砖头岛,将打开的两个绿箱子直接焊接了起来。

    这样,他又把磁性假石头贴在了绿箱子上,开着海钓艇载着它们去了他此前发现的那处巨大蓝洞海域,将绿箱子全扔进了蓝洞之中。

    蓝洞所处海域本就很深,加上它的自有深度那就更深了,有假石头掩饰的绿箱子被藏在这里,天衣无缝!

    既然来到了蓝洞海域,他又撒了两点金滴在水中,随后,珍珠贝和吞噬鳗们纷纷从泥土里钻出来争抢金滴。

    为了保护珍珠贝,敖沐阳下网将吞噬鳗挨个捕捞了起来,这里是他的珍珠贝养殖田,可不能让它们的天敌存在。

    处理了绿箱子,敖沐阳开始着手考虑开渔场的事。

    上次苏金南问他为什么来砖头岛周围,他说他的目的之一是想在这里开渔场,这可不是他糊弄苏金南,他真这么准备的。

    砖头岛远离海岸,且海岸周边没有化工厂,是一片片荒山野岭,周边海水没有受到污染。

    潜水的时候,敖沐阳发现一个很巧合的事,那就是海里有一道小暖流和一道小寒流在砖头岛南方的海域交汇了。

    这是优良渔场诞生的首要条件,暖流和寒流的交汇会给周边海域带来大量浮游生物,这是鱼虾蟹们的口粮。

    另外,暖流和寒流还可以养育多种对环境有不同需求的鱼类,比如多宝鱼需要在暖水域生存,如果渔场有暖流,它们就可以在这里好好生活下去。

    承包建设渔场需要资金,需要大量资金,敖沐阳现在买了船,手里没多少钱了,暂时还搞不成渔场,他得想办法赚钱。

    回到村里,他正在琢磨赚钱的法子,敖富贵和敖沐东骂骂咧咧的回来了。

    见此敖沐阳奇怪问道:“今天没出船?”

    敖富贵道:“没有,跟踏马王家村的较劲来着。”

    敖沐阳问道:“较什么劲?”

    敖富贵指着龙涎湖的方向说道:“这些狗草的在湖边芦苇丛里下了夹子和网子,专门捕捞大雁。”

    听了这话敖沐阳皱起眉头,道:“捕捞大雁?这鸟不是国家二级保护鸟类吗?碰到这种事报警就是了。”

    “报警没用。”敖富贵满脸无奈。

    敖沐阳皱眉道:“警察不管吗?”

    敖富贵摇头:“那倒不是,他们管是管,前段时间大雁迁徙旺季的时候,警察天天派人巡逻,查这种违法的事。”

    “这段时间天冷了,南飞的大雁少了,警察就不出来巡逻了,王家村的人就是趁着这机会来偷偷捕猎大雁。”

    “那这样报警不是依然有用吗?”敖沐阳纳闷。

    敖富贵继续解释:“我没说完呢,这些狗币精明的很,他们下了夹子说是捕猎野鸭子的,这个不违法,警察管不了。至于有大雁落入夹子里,他们就说这是巧合,他们会带回去救治然后放生。”

    一直没说话的敖沐东补充道:“当然啦,他们能放生就有鬼了,带回去还不是都进了他们的狗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