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252.护鸟卫士(3)
    看着两人义愤填膺的样子,敖沐阳忽然反应过来:“两位,我记得以前咱们村也有人偷捕大雁,你们现在觉悟这么高了?”

    他这么一说,敖沐东和敖富贵顿时讪笑了起来。

    “怎么回事?”他再度问道。

    敖富贵搓搓手道:“咱们村,咱们村现在改邪归正了嘛,谁年轻时候不犯点错对不?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嘛。”

    敖沐阳白了他一眼,道:“什么乱七八糟的鬼话,到底怎么回事?”

    敖沐东无奈道:“前几年的事了,三四年前吧,那时候海上渔获不多了,大家只好自己想办法赚钱过日子,赚钱法子就包括偷捕大雁。”

    “结果,王家村把咱们给告了,联合县里公安局来了个一窝端,从咱们村抓了不少人,从那以后咱们村就不敢再去抓大雁了。”

    敖富贵怒道:“咱们不能抓了,也不能让王家村的人来抓,踏马的,一定要想个法子弄他们!”

    敖沐阳斜睨着他道:“看你对这事这么愤恨,是不是当时被抓的人也有你?”

    敖富贵讪笑道:“那倒没有,不过我爸妈被抓了来着。”

    敖沐阳继续翻白眼,自己乡亲干这种事实在有些丢脸,不过圣人论迹不论心、论心世上无圣人。

    从敖富贵、敖沐东等人的当前做法来看,他们想做的是好事,这没毛病。

    他摸了摸下巴,道:“其实这事处理起来很简单,他们不是往芦苇丛里下夹子吗?到了晚上咱们一起给掀掉!”

    敖富贵干笑道:“可是,王家村的人也不是吃干饭的,这样很容易干起来。”

    龙头村已经是个大村了,王家村更大,人更多,势力更强,要是两个村冲突起来,龙头村得吃亏。

    敖沐阳却不在乎,他说道:“干就干,正好我最近手痒呢。”

    敖沐东膀大腰圆、脾气暴躁,平时就有些混子习气,敖沐阳的提议搔到了他的痒处,他心花怒放的吼道:“对,就这么干!”

    大龙头号被颜青城给拖走了,敖沐阳正没事干呢,当即决定晚上一起趁着夜色去掀王家村人设立的夹子和捕鸟网。

    到了晚上,敖富贵、敖沐东又喊了几个同龄青年赶过来。

    敖沐阳看着兴致勃勃的一行人问道:“就这么去?”

    “那还能怎么着?”敖富贵愣愣的问道。

    敖沐阳拿出一堆面具扔在地上,笑道:“一人捡一个戴上,免得到时候被人认出来,咱们可不能留下痕迹!”

    敖沐城立马嘿嘿笑道:“阳哥考虑周到。”

    敖沐阳道:“待会默默干活,别多声,碰到人一起干他们。”

    戴好面具,他们趁着夜色赶到了距离村庄很近的龙涎湖旁。

    一股夜风吹过,敖沐阳搓了搓手,现在这晚上可真冷呀。

    他们悄悄的赶到湖边,一打眼看到有人猫着腰在芦苇丛里捣鼓什么,月光照下,依稀能看到他的背上背着铁夹子。

    敖沐阳等人一愣,这刚出村口就碰上正主了?

    敖富贵大怒:“王家村欺人太甚,都踏马把夹子摆到咱们村这边了。”

    “我看是想踏马的栽赃嫁祸给我们!”

    “那还说什么?干他!”

    冲动的敖沐东带人扑了上去,他从后面捂住这人的嘴巴,一个后勾手将人拽翻在地,然后有人上去拳打脚踢。

    “嗯嗯嗯,呜呜呜!”那人一个劲的挣扎。

    敖沐阳冲上去拉开众人:“别打别打,自己人!”

    他带着的将军看到这人背影后没有叫唤,而是在那里摇尾巴,显然这是熟人了。

    果然,敖沐东松开手,有人用手电一照然后惊愕:“秀才啊?怎么是你?”

    挨打的确实是自己人,难怪将军冲他摇尾巴,这是秀才敖文昌呢。

    敖文昌疼的呲牙咧嘴:“你们干嘛呢?怎么上来就打人?”

    敖沐东给他搓着后背道:“不是,秀才,你在这里干嘛?你怎么也在这里下夹子捕大雁?我们是来拆大雁夹子的。”

    敖文昌怒道:“谁来捕大雁的?我也是来拆夹子的,这些夹子都是我刚找到拆下来的。”

    敖沐阳摆手道:“一场误会,大家安静点,咱们先干正事,统一阵营,共同对敌,去找夹子收拾了再说。”

    敖文昌悻悻道:“你们也来拆捕鸟夹和捕鸟网?那行,咱们一起干。”

    敖沐东一边寻找夹子一边小声说道:“秀才,你行啊,是个爷们,自己就来干这事。”

    敖文昌道:“咱们得保护这些鸟,大雁不傻,被捕捞的多了,来年它们就会改变路线避开咱们这边了。”

    十来个青年兵分两路,分别沿着逆、顺时针两个方向绕着湖边走,找到夹子和捕鸟网就收走。

    收拾了一会,敖沐阳暗暗心惊:王家村人太狠了,在芦苇丛里设置的夹子和捕鸟网数量很多,多个夹子上血迹斑斑,显然过去一段时间他们祸害了不少大雁。

    他们干了半个多小时,一艘小艇开到了一处芦苇丛边,然后有人扯着嗓子喊了起来:“妈咧,夹子和网子呢?”

    正主来了,敖沐东等人提起棍子准备开干。

    敖沐阳心里一动,拦住他们道:“别打,我去,你们收拾好夹子和网子先回去。”

    敖沐东是个惹祸精,他不甘的问道:“为啥?干他们啊!”

    敖沐阳道:“我自己有安排,算了,其他人回去,你跟我去干他们。”

    王家村在龙涎湖边设了捕鸟夹,他们自然会安排人来守着,一是为了及时将捕捉到的大雁带走,二是看守夹子防止被人偷走。

    小艇上的人隔一段时间就会来搜查夹子的位置,这会发现夹子、网子都不见了,自然着急了。

    敖沐阳带着敖沐东淌水走过去,他抡起一个铁夹子砸在小艇上,上面的人看到后怒道:“玛戈璧,你们谁?我们村的夹子和网子是你们——沃日!”

    小艇上的人还在叫嚣,敖沐阳已经游了过去,逆转金丹展示出强悍的爆发力,跳上船将上面的四个人给踹下了水。

    敖沐东等在水里,捞到一个他就往水里摁,那人挣扎着扑腾,好不容易冒头出水,敖沐东挥手一巴掌抽了上去。

    四人又气又急,可他们打不过敖沐阳和敖沐东,被折腾了好一通。

    感觉收拾的差不多了,敖沐阳拉了敖沐东一把,两人向岸边游去,然后忍着寒风飞奔而去,消失的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