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254.叼着什么(2)
    站在湖边,敖沐阳抱着双臂看热闹。

    宋公明带着两个警察,苏金南带着两个海警,两帮人混合了敖富贵、敖沐东等几个村里人,正面色不善的站在一处干涸的芦苇荡里看着王栋梁。

    王栋梁乘坐的小船几乎冲上了芦苇荡,开船的王贵太兴奋,油门加的太足,小船嵌入了浅滩中,如受困蛟龙,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看着灯光中的制服,王栋梁懵了:“怎么、怎么是是是是你们?”

    苏金南脸色一沉,厉声喝道:“把大灯给我关了!谁开的灯?这是谁在用灯刺我眼睛?关灯!人给我下来!”

    宋公明看看手里的夹子,默默的掏出了手铐。

    这夹子和网具摆明是要捕猎国家二级保护鸟类所用,没说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珍稀动物保护法,这里有一个算一个,都没得逃。

    从岸上带人冲锋的杨树勇一看情况不妙,二话不说回头就跑。

    宋公明一看着急了,指着他们喊道:“警察,都给我蹲下!都给我蹲下!”

    苏金南上船将几个人全给推了下来,王栋梁一脸悲怆:“苏队、苏队,是我,王家村的大梁,咱们一起喝过酒来着。”

    “跟我喝过酒的人多了,犯法了该治罪还是得治罪,老子公私分明!”苏金南这话说的掷地有声。

    宋公明对他更是钦佩:人民公仆,党的卫士!

    王栋梁身边的丁二炮着急了:“苏队,我们没没没犯法,误会,这都是误会啊!我们就是过来,到这边来逛逛!”

    站在船上,苏金南指了指其他两艘船,又指着岸上一行人道:“你们水陆这么些人跑过来,大冬天的过来,说跟我来逛逛?当我傻子?”

    “真的,我们就是在这边逛着玩。”王栋梁附和道。

    被宋公明带过来的杨树勇听到两人说的话差点气死,两个坑逼,连个正儿八经的理由都不会找!

    苏金南从船上拿起东西往下扔:“钢棍,棒球棍,这是什么?哦,高尔夫球棒,你腰里鼓鼓囊囊怎么回事?哈,匕首啊!”

    宋公明道:“我这边还有人带着双节棍。”

    说着,他抽了身边那人后脑勺一巴掌:“你带双节棍干嘛?你李小龙啊?”

    那人委屈的说道:“我我,我是传统武术爱好者,这不是双节棍,这叫盘龙棍……”

    苏金南摆摆手道:“行了别说了,一起带回去。”

    王栋梁还想争辩什么,杨树勇拦下了他摇头道:“别说了,给你爸打电话,没多大点事,咱们就是中了陷阱而已。”

    借着强烈的船头灯,他们看到了敖沐阳几人,王栋梁恨恨的瞪着他道:“你阴我,敖沐阳,你牛逼,阴我!”

    敖沐阳道:“谁阴你来着?我就是看到有人违法捕捞国家保护鸟类,出于公民的义务,给海警和派出所打了电话,谁知道这是你带人设的夹子和网子?要是我早知道是你这龟孙搞得鬼,我就先给动物保护组织、爱狗协会啥的打电话了。”

    “这事跟爱狗协会什么关系?”丁二炮提到狗就有火。

    敖沐阳摆出无赖的架势,道:“你们的夹子夹着我们村的狗了,你看,我家狗就给夹了一下,腿瘸了。”

    说着,他一瘸一拐的走了起来,后面的将军看到后,有样学样也一瘸一拐起来。

    金滴改变过的动物,都拥有极强的模仿能力。

    敖富贵笑道:“这是让爱狗组织知道,你们就完犊子了,他们老厉害了,我草,真的老厉害了!”

    宋公明推了把王栋梁道:“行了,别说了,去了所里有你说得够,赶紧给我走。”

    看着人离开,龙头村这边爆发出一阵欢呼。

    敖沐东高兴的对敖沐阳竖起大拇指:“阳哥,还是你厉害,这口气憋了好几年,可算是出来了!”

    “这得服阳哥的人脉,咱们要是给海警和派出所打电话,他们能管?”敖沐城说道。

    敖沐阳笑道:“行了,都回去睡觉吧,以后应该没人再敢这么嚣张的设陷阱捕捞大雁了。”

    他上午看着天好,再次准备开船去砖头岛,这时候敖大国等人嬉笑着跟来:“龙头,这都十来天没开工了……”

    自从他被黑蛟会抓走,队伍就再没有开工,这些天一行人都在坐吃山空。

    不过他们前段时间跟着敖沐阳赚了不少钱,所以虽然暂时没出海,可心里不慌张,这是又看到敖沐阳出海,他们才来了兴趣。

    敖沐阳明白他们的意思,他琢磨了一下,招手道:“行,上快艇,跟我出去看点东西。”

    海钓艇挤一挤能容纳十来个人,他把敖大国和敖文昌几人都带上了,反正冬季出海挤一挤暖和。

    快艇一路飞驰,从早上开到接近中午,这才看到砖头岛的踪影。

    敖大国问道:“龙头,这边海域有什么?”

    敖沐阳道:“我当时就被抓到了这里,被逼着潜了几次水,发现海底地形有点意思,深度有深有浅,挺适合开渔场的,你们说呢?”

    一行人顿时懵了:“啊?开渔场?龙头你打算开渔场?”

    敖沐阳点头:“对,船上有水靠,你们轮流换着用,帮我潜水下去看看怎么样。”

    敖大国和敖千磐换着衣服先行下水,敖沐阳也跳了下去。

    敖文昌叫道:“龙头,你就这么下水?”

    敖沐阳在水里冒出头道:“我不深潜,水温还行,我现在天天练气功,不用潜水器下水也能待一会。”

    敖沐兵等人顿时大为艳羡:“这什么气功?龙头我们也想练。”

    敖文昌弱弱道:“气功都是伪科学。”

    敖沐阳潜入水里,今天给老虎带上了坐鞍,老虎闻讯而来,他坐到了坐鞍上,然后往前一指,老虎劈荆斩浪而去。

    看着敖沐阳的身影在海面远去,船上一行人更是艳羡了。

    这时候有人忽然叫道:“哎,老虎嘴里刚才叼着个什么你们看到没有?”

    “有吗?没注意到,它叼着什么?”

    “先赶紧收起锚来追上去,快快快!”潜水后的敖千磐从水里浮了起来,“追上去跟龙头说,老虎嘴里叼着一只黄唇鱼!”

    “什么?!”海钓艇上的人顿时惊呆了。

    先前说话的敖千文激动的叫道:“对对对,我没看错,那就是一条黄唇鱼,大黄唇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