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255.老虎小弟(3)
    这时候,准备指挥老虎下潜的敖沐阳也发现了它嘴里叼着的大鱼。

    确切来说不是他主动发现的,是他从坐鞍上跳下来后,老虎将叼在口里的大鱼吐了出来,让他看到了。

    这鱼和他用金滴养起来的大黄鱼很像,色黄、体长、侧扁,整体来看是纺锤型,背部隆起,腹部从胸鳍至尾部曲线平直,臀鳍至尾柄则急速向上收窄,尾柄细长如长矛。

    但它的个头要比大黄鱼大的多,野生大黄鱼能长到半米长已经是罕见了,这鱼却有一米多。

    它的外表像是贴着一层金鳞,色泽金黄,灿烂生辉,看起来好不漂亮!

    看到这条鱼敖沐阳惊呆了:“金钱鮸?!”

    金钱鮸就是黄唇鱼,闽粤两广一带的人喜欢用这名字来称呼它们,敖沐阳之前在京城的粤菜酒店见过,那里的人就用金钱鮸来称呼它。

    先前老虎将这鱼一直叼在嘴里,虎鲸有个大嘴巴,老虎长得很快,刚见那会它就有两米半、小三米,如今更是有四米半的长度,长势惊人。

    金钱鮸个头大归大,那是针对石首科其他鱼类来说,相对虎鲸而言,它个头不够看。

    老虎不知道从哪里捕捞到了这么一只金钱鮸,它没有吃掉,而是给敖沐阳带了过来,扔给他后在他面前邀功。

    看着这条漂在水里的大金钱鮸,敖沐阳激动的浑身颤抖。

    如果说大黄鱼是海洋黄金,那这金钱鮸就是24k足金!还是镶嵌着钻石的那种!

    海钓艇轰鸣着开了过来,漂在水中好像死掉的金钱鮸尾巴抖动了两下,勉强在水里挣扎起来。

    敖沐阳眼睛顿时瞪得老大,这鱼没死,它还活着!

    想来也是,石首科鱼类容易被撞晕,老虎撞死的鱼,一般不是一下就撞死,往往是多次撞击的结果。

    估计这鱼就挨了一下撞就晕过去了,老虎看它不能再逃跑,就把它叼在了嘴里。

    先前它从海里冒出来,敖沐阳那会已经跳入水里了,他从后面爬上了坐鞍,虎鲸长着个大脑袋掩盖住了大鱼的踪影,让他没能第一时间发现这鱼。

    海钓艇的疾驰震动了海水,这条金钱鮸从昏迷中醒来了,不过它还没有恢复正常,只能甩甩尾巴。

    快艇靠近,敖千文在船上激动的喊:“龙头,鱼嘴!老虎的嘴巴!有鱼!黄唇鱼啊!”

    “对啊,黄唇鱼,发了!”

    “卧槽让我看看让我看看,真的有黄唇鱼啊!”

    黄唇鱼价格很高,大鱼只要被捕捞上来,报价都是以一百万为底价,然后慢慢谈,两三百万、三四百万的天价都曾经出现过。

    这鱼长得好了能长到一两百斤,它的鱼肉就能卖到两三千一斤,而它最值钱的不是鱼肉,是它的鱼鳔。

    黄唇鱼有个大鱼鳔,这东西经过炮制晒干后就是鱼胶,在南方是一种很珍贵的食材,也是一种更珍贵的中药。

    鱼胶一般是做菜用的,但黄唇鱼、大黄鱼的鱼胶却是入药用的,有滋补肝肾的特殊功效,而且它还有止血的奇效,尤其对孕妇产后血崩的情况据说有药到病除的神奇效果。

    此外,黄唇鱼的鱼鳃、鱼鳞也被传有很高的药用价值,据说还能治疗不孕不育,其鱼骨能强身健体、治疗肾虚,总之,它全是是宝贝!

    海钓艇逐渐靠近,那前一秒还只能在水里勉强摆动尾巴的黄唇鱼忽然之间一翻身,就像冲霄鹞子,深入水中迅速消失不见。

    船上的人顿时尖叫起来:“卧槽,鱼跑了!”“没死!”“快想办法弄它!”

    敖沐阳第一时间跟着冲了下去,可是凭人的能力在水中抓到一条一米多的大鱼这是不可能的!

    好在他有诱饵,看到大鱼要钻到海底逃跑,他一甩手弹出一点金滴,这东西对所有的鱼虾蟹都有超强诱惑力。

    果然,正在火急火燎逃命的黄唇鱼跑的不是那么坚定了,它想扭头看看是什么东西在吸引着它的本能,可它是硬骨鱼,没有扭头的能力。

    尾巴一甩,这黄唇鱼潇洒的在水中翻了个身,然后它看到了后面的金滴和敖沐阳。

    短暂的犹豫,它以最快的速度游了过来,吞掉金滴扭头摆尾继续跑。

    敖沐阳气的想笑:够贼啊!

    可它此时哪里还能跑的了?

    先前它调头后之所以没有发现老虎,是因为老虎第一时间按照敖沐阳的吩咐下潜去堵着黄唇鱼了。

    这样黄唇鱼再扭头想下潜,一脑袋扎进了一张大嘴里:老虎张开嘴来了个守株待兔!

    黄唇鱼吓惨了,它主动钻进老虎嘴里给它来了个深喉,老虎喉咙受刺激喷了口水,黄唇鱼被喷了出来。

    恰好,这时候敖沐阳追了上来,它一下子又被喷进了敖沐阳的怀里,跟它投怀送抱似的。

    这一番经历把黄唇鱼给整懵了,一时之间它都不知道逃跑了,用一侧大眼睛茫然的盯着敖沐阳,估计它还不清楚自己怎么被人搂住了。

    反应过来,黄唇鱼挣扎,敖沐阳怕伤害到它,愣是抱不住它,被它给挣脱跑掉了。

    但老虎就在旁边,它跑不掉,刚游出去没十米,老虎立马追了上去,一脑袋顶上去,黄唇鱼险些又昏迷了!

    它虽然还清醒着,可是却无法保持正常的平衡,歪着身子在水里游动开来。

    老虎过去虎视眈眈,黄唇鱼吓得缩在海底不敢动弹,它一动弹,老虎就是一脑袋撞上去!

    敖沐阳缓缓落到海底,黄唇鱼受惊,却没有逃跑,而是突然钻到了老虎的肚皮底下,然后小心翼翼的看着他。

    这样他和老虎都懵了,怎么个意思?

    老虎下意识往旁边游动,黄唇鱼紧随它身边,等它停下,黄唇鱼又躲到了它身后。

    老虎再下潜,黄唇鱼也下潜,始终跟着它。

    见此它茫然的看向敖沐阳:爹,这咋回事呢?

    敖沐阳也茫然:咋回事?这算什么?鱼也有斯德哥尔摩症?这黄唇鱼被老虎折腾了一顿,这是臣服于老虎了?甘心做小弟了?

    他觉得自己的猜测不靠谱,但却没有更可靠的猜测了,黄唇鱼好像把老虎当做了庇护伞,此后始终跟随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