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260.探险(3)
    小筏子飘飘荡荡在海里,夜风吹拂,海浪翻滚,筏子被掀的一个劲跳动。

    敖沐阳回头看,在海雾阻隔下,大龙头号迅速变得模糊起来,小船几次飘荡,船上的灯光也变得很模糊了,几不可见。

    对于未知事物,敖文昌其实有些害怕,他不怕鬼神,因为他确信世界上没有这些东西,可船上会不会有其他危险那就不好说了。

    敖沐阳没想着让他上船,筏子开出去逐渐接近鬼船,他把手放在海水中一个劲的搅和。

    很快,待在周围的老虎在水中嗅到了他的味道,鱼鳍如镰刀般刺破海面,划着z型曲线迎面而来。

    看到老虎出现,敖沐阳吹响口哨,老虎立马冒出头来浮窥。

    他给老虎的背鳍上吸附上一个防水手电,指向越来越近的鬼船,道:“老虎,过去看看。”

    老虎明白他的意思,潜入水中向鬼船驶去。敖沐阳从海里看,能看到它的黄唇鱼小弟紧随其后。

    鬼船在海面上一歪一斜的飘荡着,看起来很不稳定,但就是不倾覆,看起来有些古怪。

    老虎接近了鬼船,可是没有靠过去,隔着鬼船还有十几米远的地方,它不肯再靠前,而是在周围游荡起来。

    它背鳍上的灯光隐约照到了鬼船船体,船身全是木头,色泽漆黑,外表挂着一些水草海藻,仔细去看,能看到上面还吸附了一些贝类。

    见此,敖沐阳心里一跳,老虎怎么不敢靠近这船?

    老虎可是天不怕地不怕,敖沐阳没见过它害怕什么东西,现在它好像就在害怕,只是围着鬼船游荡,始终隔着一段距离,不敢彻底靠近。

    它似乎想要返回,可是没有完成敖沐阳的任务,它又不敢肆意返程。

    敖沐阳赶紧吹响口哨将它唤了回来,摸着老虎的脑袋,他回头说道:“文昌,你慢慢靠近,我先去前面探路,要是有不对劲的地方我跟你说。”

    敖文昌道:“你小心,鬼是没有,但这肯定是一艘危船,你可别贸然的上去,太危险了!”

    敖沐阳点头表示明白,他跳入水中,随着老虎一起向鬼船游去。

    下水之后他俯瞰海底,愕然发现这里海水很浅,恐怕只有四五米,下面就是崎岖不平的海底了。

    这样他赶紧浮出水面,看到他猛然出来且满脸惊惧,敖文昌这次可被吓到了:“草,龙头,怎么啦?你看到什么了?”

    敖沐阳道:“快去通知船上别乱动,海水不够深,这周边都是暗礁,千万不能搁浅!快去!”

    敖文昌点头,小筏子掉头向船上驶去,船上的将军和元首着急了,主动跳入水里向敖沐阳方向游来。

    敖沐阳带着它们向鬼船游去,因为金丹的缘故,他的眼睛很怪,离开水面就跟正常人的眼睛一样,但只要进入水中,那哪怕是夜晚依然可以看清一切。

    水下没有雾气,视野很好,他一眼望去看到了不远处的鬼船船底。

    鬼船船底没有破损,和沙船不同,沙船是平底船,福船却是尖底海船,敖大国判断不错,这是一艘福船,船底有弧线顺滑的尖起。

    看清船底情况后他松了口气,难怪老虎不敢靠近,其实它不是不敢靠近,而是没法靠近,这福船所处区域更潜,海水恐怕只有一两米深。

    老虎的体型太大了,这样浅的水域它没法通行,所以只能在外面围着福船绕圈子。

    这艘巨大的福船此时被几块礁石给卡住了,正常情况下,它的吃水深度得有三四米,可能船上没有货物,沉船期间船身腐烂重量减轻,导致它吃水深度也降低了。

    总之,这船在海面飘荡的时候,最终被礁石给卡住了。

    看着浅浅的海底,敖沐阳忽然意识到了一件事:现在是初冬,他们碰上初冬大退潮了!

    傍晚抛锚那会他侦查过四周海情,这里虽然水浅,可也没有这么浅。

    如果是碰到大退潮,那一切就说得通了,或许这船平时就沉没在这里,是碰到大退潮后才露了出来。

    涨潮和退潮时候,水位可以差很深,拿杭湾来说,涨潮和退潮的水位落差可以达到接近十米。

    福船的高度没有十米,特别是它的桅杆已经断了、船舷多处破残脱落,主体船高可能也就六七米。

    靠近这艘船,敖沐阳举起手电查看船身。

    船体斑驳陆离,上面满是风雨摧残的痕迹,船舷很多地方已经破碎了,船板脱落,看起来摇摇欲坠,它能至今保持成型已经很不容易了。

    靠近船后,元首立马爬了上去。

    敖沐阳不敢上去,谁知道这船能不能承载他的重量?他可不敢去赌这一把。

    元首爬上船后回头看了看,然后消失不见。

    很快,元首的叫声忽然响了起来,很是凄厉:“喵呜!”

    敖沐阳吓一跳:“元首!”

    他咬咬牙,托着把将军送上了船去,将军战斗力更强,如果有危险且将军不能摆平,那他上去也是白搭。

    将军上船后立马吼叫几声,在敖沐阳提心吊胆中,一样东西翻滚着出现在船舷,撞碎一块船板一起掉落下来。

    电光石火之间,敖沐阳看到了元首的脑袋,他游过去一把抓了起来,入手湿润绵软,元首被一条章鱼给缠住了!

    接着将军也跳了下来,它的四肢和脖子上也挂着一只章鱼,这船上有很多章鱼!

    显然元首先前刚上船就碰到了章鱼,并且被章鱼给缠上了,将军上去将它叼起扔到了海里,否则会很麻烦。

    被章鱼这东西缠住可不好办,之前杜雷那倒霉孩子就被一只章鱼给缠到了脸上,差点掉入水里淹死。

    敖沐阳举起元首拖着将军离开这片浅水区,随即他甩出一点金滴,章鱼们立马甩开元首和将军去争抢。

    见此敖沐阳一挥手,等候在旁的老虎张开大嘴飞速出击,几口下去,连同金滴和章鱼它一起给吞了下去。

    金滴虽然消失,可它带来的影响却依然存在。

    它出现的短暂时间内给这片海域的生命带来了巨大诱惑力,敖沐阳刚松口气,他忽然听到水流激荡声。

    然后他扭头向后看去,随即倒吸一口凉气,险些呛了他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