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262.古代战舰(均订+24)
    中国渔民的劳动智慧不可小觑,这艘福船不知道存世多少年,也不知道在海里被风吹雨打了多少年,虽然四处破损,可是被拖在海面上后,依然可以勉强航行。

    拖着福船回来,码头上的人看到大乐:“阳哥,你们这是打捞上来一艘沉船?有没有沉船宝藏呀?”

    海底沉船多的很,宝藏却很少,常年跑海的渔家人多少能碰到沉船,可因此而发财的却是一个没有。

    显然,这是玩笑话。

    但敖沐阳很认真的回答道:“有啊,要不然我把它拖回来干嘛?”

    码头上的村民惊呆了:“不是开玩笑吧?”

    “这这这船上真的有藏宝?我靠,发财了!”

    “发什么财,五百块钱一面锦旗。”

    敖沐阳笑道:“确实发不了财,不过也不至于是五百块钱一面锦旗,里面的东西估计还是能卖个万把块的。”

    大龙头号靠岸,福船被固定住连接在它的船尾上。

    敖大国小心翼翼的上船去试了试,点头道:“这船厉害了,真是坚硬啊,没事,不危险。”

    在他的带领下,几个体重轻的渔民上船,联手将船舱里的乌贼和章鱼之类给收拾了出来。

    里面的海货很多,装了一箱又一箱,确实能卖上不少钱。

    这样的收获方式让村里人啧啧称奇,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拖回一艘沉船,然后从沉船里捞渔获去卖钱。

    毕竟是一艘老式福船,逐渐吸引了不少人来观看,有来村里度假的游客,也有学校的老师。

    敖沐阳回去休息,第二天上午他正准备查看海图,敖大国风风火火的敲门进来:“龙头,你干啥呢?”

    “看海图呢,还能干啥,这几天退潮,我看看能不能找个渔获丰富的地方去瞅瞅。”

    “别看了,你去码头,市里来人了,来了什么专家,冲咱们打捞上来的福船来的,敖沐志那老货屁颠颠跑去献殷勤了,你快去看看吧。”

    敖沐阳走去码头,看到几个穿着西服的中年男子正在对着福船指指点点,削瘦的敖志义跟大马猴似的在左右蹦跶。

    他走上码头问道:“村长,这是干嘛呢?”

    敖志义笑眯眯的说道:“呀,阳子啊,市海洋博物馆的领导听说咱们村打捞上来一艘福船,特意过来看看。”

    敖沐阳斜睨他一眼道:“咱们村打捞上来一艘福船?我怎么没听说过啊。”

    旁边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先生和气的笑道:“就是这艘船嘛,这不是你们村打捞上来的?”

    敖沐阳灿烂一笑,道:“不是,是我打捞上来的,也是我拖回来的。”

    跟着在码头看热闹的村里人顿时点头:“对,这船是小阳哥拖回来的,跟村里没啥关系。”

    “这是人家的私人物品。”

    “村长你快别瞎大方了,你还要送给人家呢,这船不是你的,你凭什么送人?”

    听到村里人的议论纷纷,敖沐阳似笑非笑的对敖沐志说道:“哟,村长,你可以啊,拿我的东西做人情?真大方。”

    敖志义打了个哈哈,道:“都是为国家建设做贡献嘛。”

    海洋博物馆的人可不是古板的老学究,敖沐阳跟阿敖志义这一问一答,他们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老人笑呵呵的对敖沐阳说道:“小同志,这船是你拖回来的?”

    敖沐阳道:“对,前天晚上大退潮,这船从海底冒了出来。”

    老人琢磨了一下道:“按理说不应该,这船的船底没有损坏,它应该不会沉没才对呀。”

    一个中年眼镜男道:“孙老师,我刚才从一位老乡口中得知,他们从这船里捞出了乌贼、章鱼等各类海洋生物大约两千公斤。这样我猜测,是不是这船起初内部有很多海洋生物,导致船的吃水深度增加,海水没过船身破损处大量涌入,导致平时船沉在了海底?”

    孙老师琢磨了几秒钟,道:“有这个可能,大退潮的时候海水退去,这艘战船重新露出水面,舱内海水流出,重新漂了起来。”

    敖沐阳道:“我插两句话,你们的猜测可能是对的,之前里面海洋生物不止两千公斤,退潮的时候很多乌贼和章鱼露出水面,它们离开了船,我们从那边一共打捞上来五吨多的海鲜呢。”

    孙老师闻言点头:“应该就是这样了,真是巧了,幸好小同志的渔船刚好停泊在那里,否则这艘明朝战舰恐怕再也没有重见天日的一天。”

    听到老人的话,敖沐阳大吃一惊:“这福船是明朝战舰?”

    老人微笑着点头:“对,其实福船这个称谓也是出自明代,出自从嘉靖至隆庆年的《筹海图编》、《洗海近事》、《纪效新书》等作品,你知道这些作品是什么性质吗?”

    敖沐阳摇头。

    老人继续微笑着说道:“这都是专论沿海防务的兵书,在这上面,福船就是用于对湖建沿海及浙南、粤东等地一系列战船的统称。”

    “按照船只大小不同,明代嘉靖年的战舰可以分为大福船、二号福船、哨船、冬船、鸟船、快船这六种,这艘船就是二号福船,长度有二十米呢!”

    “可惜,当时资料太少,关于海军战舰的具体记录资料更少,只有俞大猷在东南沿海一带领兵与倭寇及海盗作战期间,写下过《洗海近事》上下两卷,否则我们是可以查到这艘战舰的具体身份的!”

    说着,老人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

    眼镜中年男安慰他道:“孙老师不必灰心呀,《洗海近事》对当时福船战舰的类别、型号、尺度、应造数量、选用材料均有记载,这船的龙骨没垮,咱们去查龙骨编号,说不准能查到它一点资料呢。”

    敖沐阳道:“先等等,这船是明代的?有点夸张吧?明代的木船能保留至今?这可没人维护呀!”

    孙老师笑道:“一点不夸张,古人的造船工艺之成熟、之高超,绝对超出你的想象。别说明朝战舰,1974年8月在泉州后渚出土一艘福船,光是残长就有24.2米,你猜那是哪个朝代的?”

    敖沐阳摇头,旁边的眼镜男介绍道:“那是一艘南宋的船,而且是商船不是战舰,这艘船是战舰,主体选用杉木、柏木、柚木等坚硬木材制成,并用桐油、石灰等多种物质进行处理,非常坚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