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263.一盘大棋(香烟盟+1)
    孙老师和眼镜男在和敖沐阳聊天,其他四五个人则在对着船拍照和录像。

    聊了一会,敖沐阳抛出他最关心的一个问题,道:“这艘船既然是明代的战舰,那就属于古董,你们要把它带走吗?”

    孙老师和眼镜男相视一笑,似乎是一名钓叟看到了鱼儿上钩。

    眼镜男说道:“我们先做个自我介绍吧,这位是孙正品老师,是咱们省海洋博物馆的馆长,也是国家海洋大学船业学院的院长。我叫丛善,是海洋博物馆一名主任,很高兴认识您。”

    敖沐阳和他握手,这算是正是认识了,重头戏开始了。

    丛善说道:“我明白您的意思,敖先生,我想问问您,如果我们不带走这艘船,您怎么处理这艘船?”

    敖沐阳回答之前,他又补充道:“首先我给您说一下,这船之所以能保留四百多年,主要是因为它一直沉没于海底,海水在腐蚀这船,却也在保护它。”

    “战舰现在浮出海面,风吹日晒之下船木会很快老化,另外空气中无处不在的氧气会与它发生氧化反应,加剧对船的破坏,这样如果您不想办法保护它,它很快就要被损毁了。”

    敖沐阳琢磨了一下,坦诚道:“其实对于这艘船,我没什么打算,我没计划用它来赚钱。”

    这船虽然是战舰且是明代古董,可它太破了,没有私人会对收藏这种破烂有兴趣。

    丛善脸上露出喜色,他刚要开口,敖沐阳又说道:“不过我现在知道它是古董了,倒是有些想法。”

    “什么想法?”孙正品饶有兴趣的问道。

    敖沐阳说道:“我想把它大修一遍,该维护的地方进行维护、该保养的地方做保养,该修理的地方就修理一下,然后做村里的旅游景点。”

    丛善问道:“你知道这得需要多少钱吗?”

    敖沐阳摇头,丛善伸出一根手指:“至少一百万。”

    他以为这渔民会知难而退,结果他一开口,对方笑了:“才一百万啊?小意思,看到我这艘船了吗?它是我花了一千多万买的。”

    大龙头号个头巨大,看起来很能唬人,反正对方不会去找颜青城考据,价钱还不是他随口说?

    丛善倒吸一口凉气:这年头做渔夫,真是赚钱啊!

    他接着说道:“可是有些事,也不是有钱就能做到的,比如说吧,你有一百万,可你去哪里找有能力修缮古代战舰的工人,你去哪里买合适的材料?”

    孙正品摆摆手,他笑眯眯的说道:“小敖啊,你是不是担心我们白白的把你带回来的船给拖走?”

    敖沐阳摇头道:“哦,这个我不太担心,说实话,我没想过从这船身上盈利。”

    这是他心里话,他拖回这船的目的是收获海鲜,福船本身在他看来没有价值,他还苦恼过怎么处理这艘船。

    结果,他拖回来的这是一艘古董战舰。

    自从拥有金丹,他一直在期望寻找到一艘有价值的沉船,现在,这艘船来了,不过价值怎么样还不好说。

    孙正品道:“这样吧,小敖,你把一艘古董战舰从海底带了回来,你给社会、给国家海洋考古立功了,我们得奖励你。”

    “怎么奖励?”敖沐阳问道,周围的人都撑起了耳朵,敖志义听的尤其认真。

    孙正品微笑道:“这艘船是你的,我们不夺走,而且我们帮你找人来维修和保养,不过,费用你自己出,怎么样?”

    丛善刚要着急的说什么,孙正品扫了他一眼,他悻悻的闭上了嘴巴。

    “这算什么奖励?”敖沐阳狐疑的看着他道,“就是你们找人维修和保养?”

    孙正品笑道:“对呀,相信老头子,这船修好后,还给你的就是一艘按照一比一比例来复原的明代战舰,那时候这摆放在码头上,绝对是一个很好的景点!”

    这点没错,对方表现的很大方、很够意思,可他怎么老是觉得哪里不对劲?

    于是他继续问道:“孙老师,费用方面是我出?”

    孙正品轻松的说道:“对,你的船呀,修好了就归你,不是你出吗?我给你的奖励是帮你找工匠,帮你找工具和材料,别小看这点,除非内行人,否则要找这些东西可是很难的!”

    敖沐阳问道:“那我问个比较敏感的事,费用这块,透明吗?”

    一听这话丛善不悦了:“小敖同志,你把我们当什么人了?孙老师给博物馆干了一辈子工作,现在还住学校的家属院,开的车是一台十年的帕萨特,你把他当什么人了?”

    孙正品却不生气,他乐呵呵的说道:“丛老师别着急,小敖这个问题很好嘛。”

    他转过头对敖沐阳继续说道:“小敖,你放心,每一期的账单我都给你,你可以仔细核对,可以去市场询价,如果有问题,老头子欢迎你去向党和纪委举报我!”

    敖沐阳摆手道:“不是这个意思,哎,我的意思是什么来着?”

    孙正品向他承诺,一定帮他将这艘战舰修好,费用上肯定帮他尽量节省,他还立了字据。

    鹿执紫作为律师帮他来查看协议,她看过之后低声问敖沐阳:“喂,你等于是花一百万买一艘福船,还是修补的福船,你干嘛?”

    敖沐阳摩挲着下巴道:“我有我的目的。”

    鹿执紫道:“你别以为你在占便宜,其实是海洋博物馆占便宜了。”

    “这话怎么说?”凑在一旁的敖志义问道。

    鹿执紫道:“海洋博物馆内有福船,也有复原的明代战舰,他们并不想要这艘船,我估计,他们只想要关于这艘船的资料。”

    “你看,如果让他们来修船,他们可以得到关于这艘船的所有资料,可是费用却是你们负责,也就是说,他们不花钱就能得到自己所需的东西,而你们呢?你们得到一艘看上去完好无损可是却几乎无法出海的老船,那么你们看,谁占便宜了?”

    听了这话敖志义一蹦三尺高:“什么叫我们?什么叫费用我们负责?是阳仔负责,关我什么事?”

    敖沐阳道:“这是村里的船,我把船贡献给村里了……”

    “村里不要。”敖志义反背着手快步离开。

    鹿执紫看向敖沐阳,敖沐阳莞尔一笑。

    她着急道:“你还笑呢,你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呢!”

    敖沐阳笑道:“你说的我都懂,放心,一切尽在我掌控之中。”

    鹿执紫问道:“什么意思?”

    敖沐阳对她挤挤眼,笑道:“相信我,我在下一盘大棋,海洋博物馆真不错,他们给我送来一个好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