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265.重金求鱼(香烟盟+3)
    将军屁颠颠跑来,还以为有什么好事。

    结果女老师在它后腿之间拉了一把,把砂海螂拿出来给将军看,一脸怜悯的说道:“将军,你被阉了。”

    将军愣了愣,它看着这个毛茸茸的东西顿时急了,赶紧坐下翘起后腿仔细看了看,发现自己的家伙什还在,它抿着的耳朵这才放松下来。

    为了确定,它还探头过去使劲舔了舔。

    鹿执紫计谋得逞,开心的大笑不已。

    将军看到她笑自己也欢乐起来,摇摆尾巴跑过去在她脸上舔了起来。

    女老师的笑声戛然而止!

    砂海螂味道很鲜美,外面这道水管尤其鲜美,和象拔蚌类似,不过和象拔蚌不一样的是,它能收回这道水管去。

    敖沐阳带着鹿执紫在沙滩上一顿挖,挖出了一小篮子的砂海螂,个头有大有小,大的跟婴儿巴掌差不多,小的和一元硬币差不多。

    过了一会,开始涨潮,他带着鹿执紫离开沙滩观看冬季涨潮的盛况。

    退潮厉害,涨潮也厉害,海浪翻滚,汹涌而至,沙滩如沙场,海浪如战马奔腾,呼啸之间,整片海滩陷入汪洋之中。

    有人专门在涨潮和退潮的时候玩海,几个青年或者撑着一叶扁舟,或者驾驭筏子,如果是夏天秋天,还有来冲浪的。

    飞涨的海浪把小船裹在水中掀起又拽下,看起来很险。

    鹿执紫惊叹道:“云垂海立涌金鳌,隔岸越山浑不见。他们真大胆,涨潮多危险呀。”

    敖沐阳淡淡的说道:“小伙子们不怕死,等他们死几个后其他的就老实了。”

    鹿执紫不满,道:“你怎么能这么说,这是一种勇气!”

    敖沐阳笑了笑没有再说话,聪明人面对危险知难而上,那叫勇气,如果为了炫耀和博取惊呼声而去面对危险,那叫愚蠢。

    后面涌起的波浪连绵成片,前头的浪花拍打在了沙滩尽头,后面还有一道道波浪追赶,波浪拍打波浪,形成白色圆环,威势骇人。

    岸边的人看着在浪花中弄水的青年们连连惊叹,青年们对此深感骄傲,开始玩起了花活。

    护海员和城管们看到后拿着喇叭来喊人,这是平白给他们增添了些工作。

    天气冷了,海风呼啸,敖沐阳抿了抿衣服道:“咱们走吧。”

    两人回答码头上,一艘艘船被海浪抛起又落下,发出轰然声响。

    鹿执紫问道:“这些船此时出海干嘛?他们不会也是去戏水逞能的吧?”

    敖沐阳摇头,这不对劲,码头上这些船多是属于渔家汉子,他们早过了热衷于冒险博眼球的年纪,怎么会在涨潮的时候出海呢?

    美女总是有特权的,鹿执紫上了码头后,就吸引了好几个人的目光。

    听到她的疑问,立马有人笑道:“他们是去抓黄唇鱼。”

    敖沐阳眉头顿时跳了跳,他来县里码头的时候,老虎也跟来了,黄唇鱼是它的小弟,显然也跟来了,并且被人给发现了。

    不过看样子,还没有人抓到黄唇鱼,诸多小船都在海里驰骋。

    他打听着问道:“这里有黄唇鱼吗?这么靠岸的地方,怎么会有黄唇鱼呀?”

    那人道:“不知道,有人说看到了,大家就去试试,万一捞上来去卖给红洋的杨开泰,那可就赚大了!”

    “杨开泰?”敖沐阳反问道,“三羊集团的杨开泰?红洋市的那位首富?”

    码头上的人笑道:“他早就不是首富了,不过他确实是有钱,就是卖给他的。据说他儿媳妇怀了个大胖孙子,偏偏身体不好,到时候生产起来估计费劲,他提前想买条黄唇鱼熬鱼胶备用,现在给出了高价,百斤以上的鱼,一斤两万块!”

    鹿执紫咋舌:“天,一条鱼两百万吗?”

    敖沐阳道:“这价格不算高,黄唇鱼的鱼肉是高档食材,一斤要两三千块,一条百斤重大鱼,光是这就值二三十万。而它最值钱的是鱼头和鱼鳔,鱼鳔一斤要一百多万甚至一百五十多万,百斤重的大鱼怎么也能产一斤鱼鳔了……”

    他们正说着话,一艘小船忽然在海浪中飞了起来,船身翻滚落入水中,惊呼声四起。

    “怎么了?”有人喊道。

    “草,浪太大了!”

    “不是,不是浪!下面有鲨鱼!大鲨鱼,刘罗锅的船是被鲨鱼给顶翻的!”又有人在海上大喊道。

    敖沐阳心里一紧,他知道这是有人激怒了海里的老虎,老虎为了保护小弟将船顶翻了。

    鹿执紫也猜到了这点,但她不知道黄唇鱼的存在,所以就猜测道:“是不是老虎盯上了这条黄唇鱼?这些人要虎口夺食?”

    敖沐阳道:“应该是,咱们走。”

    他开船入海,开出去后伸手在水里晃了晃,过了一会老虎的背鳍出现在他的视野中,见此他踩了油门,海钓艇飞奔而去,老虎紧随其后。

    码头上还有人源源不断的加入捕捞黄唇鱼的队伍中,没办法,这鱼太值钱了,对渔民来说,捕捞到一条黄唇鱼可以提前退休了。

    今年的冬季好像格外冷,涨潮带来水气缥缈,敖沐阳感觉自己的脸要被寒风给割出口子了。

    红洋市差不多属于南方地带,冬季很少这么冷,按理说十二月中旬之前是达不到零下的,但现在敖沐阳感觉温度肯定已经是零下。

    砂海螂带回去后,他排干净泥沙,给鹿执紫做了个干烤砂海螂。

    他把这些东西简单的放在了一个铁盘中开烤,什么佐料也不用,最后烤熟了,砂海螂也自动张开了贝壳。

    盘子里出现了一些淡白色热水,敖沐阳小心的倒出来,一共倒了一小碗,然后他递给鹿执紫道:“尝尝。”

    鹿执紫喝了一口,眼睛都要亮起来:“哇,太鲜了!”

    敖沐阳笑道:“砂海螂干烤后流出来的这些汁,最是鲜美。”

    另外砂海螂的那根肉管也很鲜美,敖沐阳摘出来塞进嘴里咀嚼,劲道十足,越咀嚼越有鲜味冒出。

    将军看到后半躺在地上,它风骚的翘起一条后腿,伸出舌头吧嗒吧嗒的舔了起来,看脸上表情,这味道也挺鲜美的……

    吃过饭,敖沐阳给陆虎打了个电话,问道:“虎哥,听说杨开泰在开高价买黄唇鱼?”

    陆虎道:“对,你有吗?”

    敖沐阳摇头:“没有,就是听说这么个消息。”

    陆虎道:“杨开泰儿媳血液有点问题,他找了一位中医大师来应付麻烦,中医大师给他开出了这味药,他正满世界的找黄唇鱼呢。”

    敖沐阳道:“黄唇鱼虽然罕见,可鱼胶不罕见吧?两广一带应该有店铺收藏着吧?”

    陆虎无奈道:“对,可是,这次要的是鲜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