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269.腰杆硬了(2)
    敖沐阳小吃一惊,但他不动声色。

    他以为黄唇鱼一斤是三万五千块呢,没想到价格巨变,一天之内涨到了五万块!

    杨开泰不愧是前红洋首富,这手笔大的很,一样东西一天之内提价了上百万,简直壕无人性!

    不过钱这东西越多越好,对方既然愿意给他高价,那他自然接着,八百万现金,随后结算!

    结算之后,他被名叫杨知马的青年带去了客房休息,面包车司机则带着有人给他准备的离开开车离开。

    杨开泰把场面上的事做的非常漂亮,他很客气的称敖沐阳为‘小兄弟’,给他准备了一身阿玛尼西服和光可鉴人的崭新皮鞋,带他一起去吃早餐。

    跟前红洋首富共进早餐,这怎么说也是一种殊荣,放到出租车司机身上,光是这顿饭就能吹一辈子。

    吃早餐前,杨开泰问敖沐阳道:“小兄弟,你爱吃鱼吗?如果喜欢,我安排厨师做你送来的黄唇鱼。”

    敖沐阳笑道:“我天天待在海上,对海鲜没什么兴趣了,这黄唇鱼您自己留着品用吧,我喝点粥、吃点主食就好。”

    杨开泰道:“那行,我不客气啦,不过我们家人也不太爱吃鱼,我尤其讨厌。”

    说着,他摇了摇头:“三十多年前,我从小长到大顿顿都是鱼虾,不过是烂鱼烂虾,说实话,吃怕喽。”

    杨开泰是红洋本地人,和敖沐阳一样出身渔家,小时候家庭贫困,直到他后来投身建筑行业又从建筑行业转入能源产业。

    吃过早饭,他又带着敖沐阳去了邻近的医院看望儿媳。

    他的儿媳是个姿容秀丽、气质温婉的姑娘,不过身体不太好,最近折腾的面色惨白、有气无力。

    姑娘很有教养,得知敖沐阳是送来黄唇鱼的人,依然坚持着勉强坐起道了个谢。

    敖沐阳知趣,没有再那里多耽搁,见了面后就主动提出让新妈妈休息,他收拾上东西准备回去。

    杨开泰为他准备好了车子,是一辆小货车,他的冰冻箱放在了箱子上,青年杨知马亲自把他送到了码头。

    敖沐阳提下箱子的时候发现箱子很重,他奇怪的打开,看到他昨晚送来的黄唇鱼摆放在里面,貌似完好,实际上鱼鳔已经取掉了。

    他惊讶的问道:“这是?”

    杨知马笑道:“敖小哥,我家里人不喜欢吃鱼,也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么条大鱼,我伯伯觉得将它送与您做礼物比较好。”

    这样弄的敖沐阳很不好意思,本来就是一桩生意而已,人家却招待周到,还送了他如此昂贵的礼物。

    黄唇鱼的鱼肉是顶级食材,脑袋和鱼骨、鱼皮均可入药,这条鱼的价值得有个四五十万!

    他客气了几句,杨知马坚定的将鱼送给了他,这样他想了想,道:“我收下这份礼物,非常感谢杨总和小马哥的馈赠,敖沐阳不是不知好歹的人,以后必有报答。”

    杨知马潇洒的摆手道:“应该是我们报道你,你送来的鱼鳔救了我嫂子,这可不是钱的事。”

    敖沐阳知道人家要送客,就再度客气的道谢,然后上了海钓艇。

    九百万到账,加上先前出海从大龙头号带来的收获、卖泥鳅黄金鳝和锦绣龙虾的所得,他账上头一次超过了千万!

    寒冷的海风迎面而来,吹的人睁不开眼,可是敖沐阳意气风发,面对寒风他只想大吼一声:让风更猛一些!让气温更低一些!

    俗话说,酒壮怂人胆、钱能撑人腰,有了钱男人的腰板就硬,说话就有底气。

    突然之间身家有百万猛增至千万,敖沐阳简直激动疯了。

    他从未有过这么多钱,他的家族就没接触过这么多钱!

    这笔钱是意外之财,他没想到杨开泰为了得到鱼鳔最终将整鱼价格开到一斤五万块的地步,就是最好的鱼子酱,恐怕一斤也就这价了。

    有了千万资金,他可以准备开渔场了。

    一千万做启动资金,足以承包下一片海域开一个渔场,地点他选好了,就选砖头岛海域,那可真是他福地!

    昂头挺胸的回到家,他看到敖富贵后大声道:“富贵,今天中午喝大酒,晚上也喝大酒,这两天咱们好好喝!”

    敖富贵道:“还喝酒呢,阳子,你昨晚去哪里了?夜不归宿啊。”

    “我去了红洋。”敖沐阳的胸口挺得更高了。

    “去红洋票娼啦?”敖富贵羡慕的问道。

    敖沐阳差点被这话给憋死。

    敖富贵又说道:“什么时候了你还去乱找女人,你后宫不稳啊!”

    加上这句话,敖沐阳被呛得连连咳嗽:“咳咳,你个笨蛋别乱用成语,不会用别用,什么叫后宫不稳?”

    敖富贵咂舌道:“什么不会用?真的,鹿老师要被其他人抢走了!”

    敖沐阳狐疑道:“被谁?”

    敖富贵道:“昨天你不在家,一个小子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听口音是个南方的,他带着狗腿子来的,来了就纠缠鹿老师。”

    敖沐阳道:“你没去捶他?”

    敖富贵讪笑道:“我能不捶他吗?不过他带着狗腿子保镖,玛德很能打,把我倒是给揍了两拳。”

    敖沐阳脸色一沉:“嚣张!带我去看看他!”

    敖富贵道:“你去学校,这孙子这会肯定在学校里骚扰鹿老师呢。”

    敖沐阳刚要走,又倒了回来,他盯着敖富贵道:“你可别给我胡咧咧,他是不是在纠缠鹿老师、骚扰鹿老师?”

    敖富贵举起手道:“我发誓,鹿老师烦死他了,甚至用水泼他来着!”

    敖沐阳二话不说,提着拳头往学校走去。

    小学门口,一辆崭新的红色奔驰打横停着,这车长度有小五米、高度是两米,轴距有三米,个头高大、空间宽敞、气质粗犷,如同一头钢铁猛兽。

    奔驰g系,敖沐阳认得这车,这是一台一两百万的豪车,在京都也不太多见——倒不是买得起的人少,而是个头太大,在京都的拥挤路况上会被堵成瓶盖的。

    红色奔驰的车头上放着红色的玫瑰,足足有上千朵,将整个车头都给盖住了,一个戴着墨镜的帅气青年双手抄在裤兜里站在车旁,昂头向天、表情冷峻,看起来比寒风还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