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271.吓尿了(均订+25)
    砖头岛上长着茂盛的洋金花,敖沐阳带了一些回来,这东西的汁水简单提炼就有蒙汗药效果。

    下午他告别鹿执紫,去找了一条最大的马鲛鱼,然后处理了一下。

    入夜,敖沐阳打听到了,冯牧龙为了便于骚扰鹿执紫特意住在了镇上最好的旅馆,隔着村里不远。

    敖沐阳找了敖富贵帮忙,提着一个长条形箱子悄悄进入旅馆,小心翼翼的一番忙活后,趁着夜色他们又离开了旅馆。

    一觉睡到日上当空,旅馆外面忽然响起一串噼里啪啦声,有人在放鞭炮,这样冯牧龙被吵醒了。

    “玛德,扰人梦的都该弄死!”他闭着眼睛嘟囔了一句,感觉脑袋昏昏沉沉有些不舒服,好像是昨晚喝的酒有点太多。

    呻吟了两声,他揉着太阳穴在柔软的床上转了转身,然后心里有些不爽:这没有美妞暖被窝的生活没劲,在他的地盘上,他夜夜都有美女伺候。

    住在这种穷乡僻壤,不光是没劲,还有些别扭。

    冯牧龙转过身后,觉得身子碰到了什么东西,僵硬、森冷,搁的他后背不舒服。

    于是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不耐烦的看向身边,结果他一睁开眼睛,赫然看到一个眼珠子在直刺刺的盯着他!

    这眼珠很大,没有眼皮覆盖,圆圆的眼睛冷漠的瞪着,他看了一眼后心里陡然升起一股寒气!

    圆而无神的眼珠,微张的尖嘴巴,锋利如锥的牙齿,青蓝色的滑腻皮肤,通体弥漫着腥臭的味道……

    “啊啊啊!”

    凄厉的惨叫声顿时响了起来!

    旅馆隔音效果很好,隔壁的保镖们没有听到冯牧龙的惨叫声,两人就着小菜和花生米一边喝酒一边看电视,电视声音很大,更听不到这惨叫声了。

    枕头上这是一个硕大的鱼头,比人头还大的鱼头!

    冯牧龙吓尿了,大清早一睁开眼睛看到这么个玩意儿,实在太惊喜了,实在太刺激了,实在太过瘾了!

    他的裤裆湿了,一股臊味混入了鱼腥味中。

    惨叫着掀开被子,冯牧龙颤抖着翻滚掉下床,这样他带动了床单,将那大鱼头已经给拖了下来。

    不止是鱼头,从床上掉下来的鱼头上还连着鱼体,不过没有鱼肉了,剩下一条白森森的大骨和弯如剪刀的鱼尾……

    “啊!啊!啊!”

    冯牧龙连滚带爬的往门口跑去,结果门被他反锁了,他扭了两把没有打开,惊恐暴怒之下,他几脚踹开房门,冲到走廊继续喊叫:“啊啊啊!”

    趴在窗外偷偷看屋子里情况的敖沐阳乐了,趁着屋子里没人,他推开窗户跳了进来,提起鱼头回去扔给楼下刚放完鞭炮的敖富贵,然后关窗走人。

    一个保镖掏着耳朵不满的说道:“踏马的,这什么鬼地方?刚才有人放炮,这又有人惨叫,被人干碎菊花啦?”

    另一个保镖纳闷:“我怎么听着像冯少的声音……”

    他的话没说完,房门被人敲得砰砰响了起来。

    保镖打开门,冯牧龙扑了进来,抱住他就嚎啕大哭:“卧槽有鬼啊!我床上有鬼!我房间里有鬼!”

    他的叫声吵到了同楼层的其他人,不少人不满的出门抱怨起来。

    楼下的老板也听到了惨叫声,他上楼问道:“怎么回事?这干嘛呢?”

    两个保镖去房间里一看,看到了床上、地上一片混乱,但没什么古怪之处。

    老板看到被褥被人从床上弄到地上,脸上表情不好看了:“客人,你们这太埋汰人了吧?”

    看到老板,冯牧龙的怒气爆发了,他从隔壁冲出来揪扯着人喊道:“草拟吗!玛戈璧!你这酒店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老板懵了:“什么怎么回事?”

    冯牧龙指着地上吼道:“看那里,那个鱼头、鱼头……”

    鱼头不见了,没有鱼头。

    保镖们莫名其妙的看着自家少爷,一时之间不明白他是发哪门子疯。

    冯牧龙急了,道:“不对!这不对!刚才这里有个鱼头来着,连着鱼骨头的鱼头!特别大的鱼头,这么大!”

    他比划了一下,老板冷笑道:“你有精神病吧?”

    冯牧龙推开他拿起床单仔细看,上面有点污渍,但无法证明这是鱼头留下的。

    不过他有主意,嗅了嗅床单后他叫道:“这里,这床单上有鱼腥味,就是那个鱼头留下的!”

    老板翻白眼道:“这不是鱼腥味,这是大海的味道,我们这里隔着海边近,人身上都有海味,更别提床单上了,天天在海边晒着,床单能没有海味?”

    门外聚集了看热闹的人,大家指指点点,让冯牧龙恼怒不已。

    他扔掉床单,道:“结账,走人,换一家旅店!”

    不能继续在这里住下去了,他敢保证刚才自己没有看错,之前床头绝对有个鱼头!现在他看这屋子,阴森森的好像鬼屋!

    换了衣服他去打开大奔驰的车门要坐进去,结果一拉开车门,一个硕大的鱼头出现在驾驶座上,两只大而无神的眼睛冷漠的盯着他……

    “啊啊啊!”

    刚换的裤子,又湿了!

    天很不好,天上乌云遍布,有雪花飘然而下。

    冯牧龙这次出行可没有带多少换洗衣裤,天不好,刚才的裤子没法晒干,这次再度尿了裤子他就没有裤子换了。

    敖沐阳和敖富贵笑着骑摩托离开,敖富贵道:“这货竟然不锁车门,活该!咦,下雪了?!”

    红洋属于南北方分界处,终年气温较高,几年难得下一回雪。

    不知道是被吓到的缘故还是下雪的缘故,后面两天雪一直在飘,冯牧龙再没有来烦鹿执紫。

    这两天雪势一直不大,不过雪花连续两天,也积攒了一层雪,人一脚踩下去,雪能没到脚面。

    将军和元首都是第一次看到雪,可把俩熊孩子乐坏了。

    白雪皑皑,铺在地上厚实的一层,将军将脑袋耷拉在地上跟铲土机似的往前推,一个劲的啃地上冰凉的雪花,吃的满头是雪,大为开心。

    敖沐阳扫着雪,鹿执紫来找他。

    这样他问道:“鹿老师,那傻瓜有没有去骚扰你?”

    鹿执紫道:“我来就是想问问你用什么手段对付他来着,这两天没见着他呢,真是怪了。”

    敖沐阳神秘一笑:“我这手段高超的很呢,对了,现在雪停了,带你去玩个有意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