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275.车换鱼(3)
    敖沐阳担心这狗有攻击性,毕竟这狗个头太大,一旦发狂恐怕能咬死人。

    但他观察到了晚上,发现训练过的狗就是不一样,这狗很温顺,而且智商颇高,相当通人性,鹿执紫给它身上伤口上了药后,它看向鹿执紫的目光越加柔和。

    为了防止万一,敖沐阳趁鹿执紫给它准备清水的时候,在水盆里融入了一点金滴。

    鹿执紫端水给它,它嗅了嗅后迅速下嘴,吧唧吧唧全喝了个干净。

    这把鹿执紫看惊了,以为它口渴,又给它倒了一盆水。

    大狗再度嗅了嗅后,直接在她身边趴下了,不喝了。

    晚上,敖沐阳留下了将军,怎么着也得防备一下这条猛犬。

    第二天鹿执紫把将军赶回来了,一脸疲惫:“你快让它待在家里吧,昨晚它在我那边我没睡好。”

    “怎么了?”

    “你说呢?它一个劲的骚扰霸王花,只要我一不在,它就欺负霸王花,没办法,我只好把霸王花带到了房间里去。”

    鹿执紫给大狗起了个名字,叫做霸王花,这狗被她收养了。

    积雪消融,天气稍微回温,敖沐阳决定出海一趟。

    这两天冯牧龙没有来骚扰鹿执紫,敖沐阳以为他在自己手里连续吃亏后,老老实实回家了。

    结果等他出海回来,敖富贵告诉他这冯牧龙又来了!又去骚扰鹿执紫了!

    敖沐阳怒气冲冲去找这小子,到了学校一看他不在。

    鹿执紫请他进门,改名为霸王花的大狗怯生生的看着他,他往外一伸手,吓得它夹着尾巴往鹿执紫胯下钻。

    “别吓唬它。”鹿执紫拍了敖沐阳一巴掌。

    敖沐阳委屈:“谁吓唬它了?我是想摸摸它,对了,这冯牧龙来找你,没把这狗带走?”

    说到这个,鹿执紫笑了起来:“哈哈,他倒是想呢,霸王花不听他的了,还帮我去吓唬他来着,霸王花不认他这个主人啦,真有意思。”

    敖沐阳估计金滴改变了大狗的头脑,让它有了一些智慧,重新认主为鹿执紫。

    他又问了一些事,搞清楚了冯牧龙的动向。

    就在他出海当天,冯牧龙又开着车来了,等到他的船回来,这货立马开车跑路,就跟打游击似的,敌走我进、敌进我逃……

    敖沐阳摩挲了一下下巴,道:“这小子怎么是个贱脾气?”

    鹿执紫不屑道:“从小就是这样,二皮脸,不要脸,又爱贪小便宜,哼。”

    敖沐阳道:“我有数了,看我再想个招去对付他。”

    冯牧龙现在住到了县里去,上次被人在枕头边上放了鱼头,可把他吓得不轻。

    对于他这种来自金陵大城的二世祖来说,这种小县城毫无吸引力,如果不是有鹿执紫在,他肯定不会来这里。

    敖沐阳回村后,他害怕这个青年,不敢去招惹鹿执紫,只好闷闷的待在安周县城,偶尔憋坏了,他就去海边散散心。

    开着车在海滨大道行驶了一会,他到了码头上,停下车,他抿了抿衣服沿着码头开始踱步。

    这时候一艘小渔船靠上码头,船上两个膀大腰圆的汉子满脸兴奋。

    有人问道:“这么高兴,怎么了,捡着金子了?”

    船上一个汉子叫道:“对,捡着金子了,一大块金子,哈哈,我要发财啦,发大财啦!过来看,这是什么?!”

    询问的汉子往船里看了一眼,顿时一声惊呼:“娘来,你们真的捡到了金子!”

    周围没什么人,冯牧龙听到这话来了兴趣,他凑上去看了一眼,船里面有一条鱼被裹在冰块里,这条鱼体长一米五六,鱼身发黄,鱼鳃轻轻鼓动,似乎还没有死掉。

    他的一名保镖看到这鱼后大吃一惊:“老天爷,黄唇鱼。”

    冯牧龙心里一动,道:“这就是黄唇鱼?这么大的个头?”

    他家里有钱,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黄唇鱼他也吃过,但这是第一次见到。

    那保镖使劲点头:“对,我没看错,绝对是黄唇鱼。”

    船上的汉子上岸,道:“当然是黄唇鱼,俺们运气好,它自己撞上来的,嘿嘿,就在回程的时候它撞上来了,嘿嘿,你们看它的鱼鳃,还喘着气哩。”

    说着,他对船上另一个汉子道:“千莱叔,看好船和鱼,我去找车,咱们把鱼拉走卖掉,这辈子吃喝不愁了!”

    船上剩下的汉子呆头呆脑的说道:“好,卖掉换钱。呀,东子,这个红车是谁的?真好看!”

    大汉看了眼大奔驰,吓唬他道:“嗯,好车,很贵,你别碰啊,碰坏了咱们赔不起,这车比咱的鱼还贵。”

    说完,他快步走开。

    这样剩下的汉子虽然块头大,可却满脸傻气,冯牧龙注意到后动心思了。

    旁边的人低声道:“哥们,这伙计我认识,脑子有问题,咱们想办法一起买下这鱼,转手就能赚一笔,怎么样?”

    冯牧龙上网搜了一下黄唇鱼,报价很高,广粤一带的贩子花百万买下,往往转手能卖三四百万!

    他确定了这鱼的身份,便不理睬那跟他商量的人,直接对那呆傻的大汉说道:“喂,哥们,这鱼你准备卖掉?多少钱呀?”

    大汉呆愣愣的看着他,傻里傻气的说道:“我不卖,东子卖。”

    冯牧龙和气的笑道:“你卖给我还不一样吗?对吧,都是卖掉嘛,你卖我现在就能卖掉,现在就能拿到钱,多好!”

    旁边的渔民见他不跟自己合作,就说道:“别听他的话,千莱,你等东子回来……”

    冯牧龙心里大怒,他给保镖使了个眼色,两个强壮的保镖上来将渔夫给挤到了一边,其中一人还伸出手臂搂住他肩膀道:“哥们来这边,我有事跟你商量。”

    没有了渔民的干扰,冯牧龙施展如簧巧舌:“这鱼你都是卖掉,你晚卖掉它就不那么新鲜了,你卖谁也是卖,卖我算了。”

    大汉犹豫了,挠挠头道:“一斤两万块,这个鱼154斤,我们称过了,东子说能卖三百万块!”

    这个报价让冯牧龙差点吐血,不过根据他的了解,这么大的黄唇鱼一斤两万不夸张,光是鱼鳔就能卖两百多万。

    但他想糊弄这傻大个,就说道:“你这价格不合适,两万块都能买一斤的黄金了,你便宜点,三十万卖给我怎么样?我给你现金。”

    大汉撇嘴:“你当我傻?”

    冯牧龙心里冷笑一声,脸上笑的越发和气,道:“没有没有,你聪明的很呢。”

    大汉得意的点头:“当然了,我当然聪明。”

    冯牧龙道:“你说的对,这鱼三百万不算贵,不过谁出来会带三百万的现金对不对?我身上没这么多钱,不过我刚买的车是三百多万,你看,大奔驰,刚买到手,它多新呀,对不对,用车换这鱼?”

    大汉对这车子确实很感兴趣,听到他这么说,大汉犹豫了。

    见此冯牧龙心里一喜,就继续说道:“而且你听到了,你那个朋友走的时候说过了,这车比你们的鱼还贵,我开腻歪了,就想跟你换换,行不行?”

    大汉犹豫一番,道:“三十万给我,再加上这个车!”

    冯牧龙被他的话噎了一下,麻痹这货也不是很傻。

    不过这台奔驰g350他买的时候只花了一百三十万,现在在他手里已经是二手车,更不值钱,而这条鱼是货真价值至少三百万,这笔生意还是他赚!

    “那就这么说定了!”他一锤定音,说着,他把钥匙扔给了大汉。

    大汉犹犹豫豫的说道:“这个得公证,码头上有公证,要不然你拿走我的鱼,车证写的是你的名,我不傻,你别欺负我傻。”

    你不傻才怪了,冯牧龙不屑的撇嘴。

    大汉脸上的傻劲绝不是装出来的,这点他有数。

    公证正好,他还怕大汉的朋友回来叫停这笔交易呢。

    于是,他急忙拖着大汉去了码头的公证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