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289.房塌了(2)
    天晴之后,敖沐阳决定返程回家。

    颜青城要处理公务,不过还是礼貌性的邀请道:“马上就要元旦了,小敖,要不要留下一起跨年?”

    敖沐阳笑道:“抱歉啊,颜总,我家里事还挺多呢。”

    颜青城摆摆手道:“叫我颜姐好了,不必那么见外,你等于救了朱朱两次,可是我们全家的恩人呢。”

    敖沐阳客套了两句后改了称呼,颜青城在红洋很有能量,也很有地位,和这样的人拉近关系对他开渔场的事业大有裨益。

    和来时一样,他又上了那太大切诺基,不过开车的改成了颜青城,她先送敖沐阳去码头,然后送女儿去上学,行事匆匆。

    朱朱的姑姑说道:“我送小丫头去上学吧。”

    颜青城回头笑道:“不用,姐姐,接送朱朱的事我得亲自来做,我可是她妈妈呢。”

    “那你别赶,公司的事不怕耽搁。”

    颜青城点点头道:“嗯,我知道,姐夫,你放心好啦。”

    朱朱的姑姑有些心疼,摸着她的手说道:“没必要那么拼,你现在拥有的财富,够你们娘俩挥霍八辈子了,你干嘛还这么辛苦?”

    颜青城莞尔笑道:“好了,姐姐,我哪有辛苦?别让小敖看了咱们笑话,要说辛苦,人家小敖要开渔场还要养渔船,那可是更辛苦。”

    朱朱的姑姑道:“男人辛苦点也好嘛,你是女人呀。”

    颜青城没跟她多说,当面巧笑嫣然、连连应声,后面开车上路,她一脚油门,车子‘嗖’的开了出去。

    敖沐阳看出她赶时间,就说道:“我自己去码头行了。”

    颜青城很固执,“没事,挺顺路的。”

    到了码头,他想坐敖富贵那班船,结果左等右等没等到,他只好换了一艘船。

    直到这时候他才开机,之前自从看到他和颜青城在一起,同学群都爆炸了,他的手机也要爆炸了,微信、企鹅信息、短信息,源源不断的有信息轰炸而来。

    回到村码头,他才注意到村里一片忙碌。

    厚厚的积雪覆盖着村子,因为是暴风雪,海边的雪倒是不多,可越往山脚下走雪越厚,估计山边的积雪得有一米深。

    村里人忙着赶雪,一车车的雪被夯实后推入海里,车流人流源源不断。

    敖沐阳到了村口,看到有人叼着饼干急匆匆往村后走。

    见此他笑着打了声招呼:“大国叔,忙着干嘛?”

    看到他后敖大国精神一振,道:“龙头,你这两天是去了哪里?嗨,先别说了,满叔家的房子给塌了半边,人埋在下面啦!”

    敖沐阳大吃一惊:“还有这事?”

    “嗯,一大早伙计们都过去忙活了,我是刚回去吃两口饭,这天太冷,不把胃填饱,冻得难受!”

    昨天他看到暴风雪那架势,就担心村里有老宅会出事,上次龙卷风过境,他们村里不少老房子的屋顶就被掀开了。

    不过他给敖富贵打过电话,他家的房子没事,村里其他人家的房子貌似也没多大事。

    这会听说村里有老房子被雪压倒了,他赶紧去看。

    村里出事的房子不多,只有两栋,一栋是昨天下着雪的时候屋顶给塌了,村里人当时冒雪忙活没出什么事。

    现在出事的房子是敖志满家的,也就是上次给他编竹篓捕捞七星鱼的那老人,他家的房子是整个村里最破旧的几所之一。

    路上敖大国给他说道:“满叔家的房子是半夜出事的,那会雪停了,谁也没想到雪停了又会出事。”

    敖沐阳也纳闷:“对呀,雪停了怎么又出事了?”

    敖大国拍着手道:“踏马的,满叔屋前头有一棵老槐树,槐树枝杈开的大,上面堆满了雪,是雪把这树枝给压断了,然后一起压在了他屋顶上,又把屋顶给压塌了!”

    两人快步赶过去,看到村里不少人在忙活着,敖富贵赫然在其中。

    这座老宅之前被风暴吹垮过屋顶,还是敖沐阳出钱修的,现在出事的是厢房,这厢房是敖志满自己修的,围着院子一圈,已经全塌了。

    造成房屋垮塌的树杈已经被搬走了,这树杈很大,难怪能压倒整个厢房。

    敖沐阳问道:“怎么回事,满爷怎么会住在厢房?现在怎么个情况?”

    “谁知道了,反正他就住在厢房里。”敖沐东吐了口唾沫。

    头顶冒着白气的敖沐风摇摇头,低声道:“情况不好,满爷不知道在哪里,这屋子是半夜塌的,这都好几个钟头了……”

    敖沐阳一听急了,道:“半夜塌的,你们怎么到现在没收拾出来?”

    敖沐风无奈道:“我们不知道啊,满爷这孙子也是个人才,房子塌了他不去叫人,就自己拾掇,我们也是天亮后才知道怎么回事!”

    “金福那孩子呢?”

    敖沐风指了指院子的房门,道:“喏,在那边。”

    敖沐阳扭头看去,看到一个黑不溜秋的黑肤少年蹲在屋子门口,用身体挡着门,脸上没有表情,怔怔的看着倒塌的屋子。

    他急匆匆过去,少年站起来张开双臂作势挡着门,一脸警惕。

    敖沐阳无语,道:“金福,你在干嘛?”

    少年不说话,被他连问了几遍,少年才瓮声瓮气的说道:“我爷爷说,谁也不准进去。”

    “你爷爷在哪里呢?”敖沐阳着急问道。

    少年不说话了,就固执的说道:“我爷爷说,这屋谁也不让进,我也不进去,你们也不能进去。”

    急性子的敖富贵指着他叫道:“你踏马脑子有洞啊?谁进这个破屋?赶紧找你爷爷,救他呀。”

    少年梗着脖子道:“爷爷说,有人来了就让我守着门,谁也不准进去。”

    “里面有什么?里面全是金子呀?”敖富贵气道。

    少年颠三倒四,嘴里就这么一句话:“爷爷说,人来了,那我就守着门,不让你们进去。”

    敖沐东一把将帽子摔在地上,他吼道:“你爷爷在哪里?我们把这卧室给收拾出来了,没人,人在哪里?”

    少年不说话了。

    倒塌的屋子已经收拾出一半来了,救人要紧,大家伙先收拾了老头的卧室,结果人没在卧室。

    其实这种厢房也没有所谓的卧室,这是敖志满自己搭建的,没有个间隔也没有承重墙,众人只能凭印象来挖。

    敖沐阳打眼看去,乡邻们都在鼓足劲干活,可没有指挥、没有头绪,这样胡乱挖根本没用。

    当前最重要的是先找到人被埋在哪里,赶紧把人挖出来,否则时间拖的越长,人的存活几率就越小。

    偏偏,大家都不知道人被埋在哪里了,这老屋子几乎成了废墟。

    敖沐阳拍了拍脑门,想到一个法子,道:“我回去把将军叫过来,你们先歇着,待会再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