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290.倔强一家人(3)
    新楼靠近山脚,几乎被埋了一半,由此可见这场雪多大。

    敖沐阳费劲的推开门,他喊了两声,将军跟鼹鼠似的从雪里拱了出来。

    它可是玩嗨了,院子里的积雪满是暗道,大的是它拱的,小的是元首拱的,拱的错综复杂、阡陌交织,跟地道战似的。

    将军露头,敖沐阳拖着它就走。

    回到塌陷屋子的遗址,他示意将军把耳朵贴到废墟上,然后示意众人都闭嘴,不要发出任何声音。

    将军明白他的意思,它把耳朵贴在一堆雪上,然后收起脑袋哆嗦了两下,意思是太冷了。

    敖沐阳飞起来给它一脚,怒道:“快干活!”

    将军怏怏的叹了口气,它把耳朵贴着废墟慢慢找,然后在东边一处乱石堆中抬起头,用爪子挖了起来。

    敖沐阳挥手,道:“这里有动静,肯定是满爷的呼吸,快快快,下手快点,估计满爷没事!”

    大家伙七手八脚,果然,不久之后出现了一块被子,再继续收拾下去,被子里包裹的老头出现了。

    敖沐志和敖沐东去掀开房门,两人使了使劲,尴尬道:“卧槽,怎么这么沉?”

    敖沐阳推开两人,他让敖千莱来帮忙,然后自己逆转金丹,两人一声吼,硬生生将木门连同框架和上面的泥沙石头一起给推了起来。

    敖富贵拉出老头,敖志盛赶紧将熬好的红糖姜汁给他灌下去,又给他喝了中药,道:“得送医院去,我现在先护住他血脉,要救人还得靠医院!”

    老头子命挺硬的,厢房的门倒塌后撑住了一个空间,他就挤在了这里面,没被倒塌的砖石积雪压到,另外他当时身上披着一床厚被褥,这给他保住了体温,没把他冻死。

    “赶紧去开船,不对,开车,送镇上医院去。”

    “山里路好走吗?”

    “没问题,山上的雪都被风给吹走了,我早上看来这,山路上雪不多。”

    “阳哥阳哥,开你的大奔驰去吧?”

    听到有人叫自己,敖沐阳才反应过来:“啊?”

    “龙头你怎么了?”敖大国诧异问道,“是不是刚才使劲使大了?”

    敖千莱嘿嘿笑道:“我就没事,我有的是劲。”

    敖沐阳摇头,他伸手摸着这面灰色老式屋门,金丹之中水汽飞快转动,一滴又一滴的金滴被凝聚了起来。

    就像当初他从那面阴沉木课桌上汲取到了水汽一样,这扇门上也出现了充沛的水汽!

    这是意外收获,他从没想过村里家境最贫寒的敖志满老爷子家里竟然有这样的宝贝,他没有猜错的话,这扇连窗户都没有老式屋门正是阴沉木材质!

    他拿出车钥匙,把车子交给了村里的老司机敖海铁。

    豪车就是豪车,冻了两天两夜,庞大的奔驰g350打火之后咆哮一声,立马开始冒出黑烟,成功发动了起来。

    敖沐阳喊道:“金福,上车,送你爷爷去医院。”

    少年敖金福依然挡在门口,摇头道:“我爷爷说,要看好家门,谁也不让进,我看着门,我在这里看门。”

    听了这话,有人怒道:“这娃子怎么回事?他傻了呀?”

    心地善良的敖志盛老爷子忍不住抹起了眼泪,道:“行了大龙,别说了。我就知道该送他去上学的,这娃不上学,天天待在个黑布隆冬的屋子里,他能不傻吗?”

    敖沐阳没时间等奥金贵,他挥挥手,敖海铁发动了车子上路。

    人送到镇医院,检查之后结果还不错,老爷子就是被砸晕了,生命没问题,吊着葡萄糖盐水逐渐就醒了。

    这样,敖海铁留下照顾老头,敖沐阳先回了家。

    他在镇上买了些热包子和热粥,回村后先给敖金福送过去。

    少年饿坏了,拿到包子,不顾滚烫就往嘴里塞。

    敖沐阳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觉得这少年不傻,就是特别倔强,他就是个一根筋!

    少年大口大口吃包子,他就吸收水汽凝练金丹。

    敖金福一连吃了十个大包子,整整十个包子,敖沐阳看的都吃惊,这包子两块钱一个,让他吃顶多也能吃四五个。

    吃饱喝足,少年警惕的看了看他后又蹲在门口。

    敖沐阳脱下羽绒服扔给他,道:“穿上,不怕冻死。”

    少年倒是实在,拿到衣服赶紧穿上,还把帽子一起给戴上了。

    这扇门的水汽支撑敖沐阳吸收了半天,其中水汽比桌子还要多。

    现在他体内金丹已经有鸭蛋大小了,随着金丹增大,敖沐阳发现这玩意儿不是纯球型,而是类似鸟蛋一样,略呈椭圆形。

    内视金丹,他惴惴不安:这东西不会真是什么蛋吧?不会等他养活大了,这玩意儿生出个什么东西从他体内钻出来吧?

    这么想着,他吓得哆嗦了两下。

    当天,敖志满老爷子就回来了,他清醒后无论如何不肯住院,嫌住院钱太多,敖沐阳说了他出钱也不行,老头不接受,脾气固执的让人惊叹。

    把老头拉回来,敖海铁无奈道:“我可是知道金福这孩子的脾气像谁了。”

    敖沐阳说道:“满爷,你这厢房塌了,你住哪里啊?要我说你先在医院住几天吧。”

    “不住,花那冤枉钱干啥?”老头倔强的说道。

    敖富贵道:“花也是花羊子的钱,不用花你的钱。”

    老头更倔强了:“那更不能瞎浪费小阳哥的钱。”

    敖沐阳拍拍厢房的门说道:“满爷,不花我的钱,其实你有的是钱。”

    一听这话,老头猛的抬起头,瞪大眼睛用一种可怖的表情盯着他叫道:“你说什么?我我我,我哪有钱?”

    敖沐阳说道:“这个房门你知道什么材质不?”

    老头摇摇头。

    敖沐阳道:“这可能是阴沉木的,价值以百万为单位!”

    这话一出口,敖海铁等左邻右舍都惊呆了。

    老头却一脸风轻云淡:“哦,是吗?那你拿走吧,你回头卖了它。”

    邻居姚欣说道:“老叔你是不是还没有清醒?你家这门,小阳哥说价值百万啊!”

    老头道:“我清醒的很哩,小阳哥,这门老头我给你了,你拿回去卖了,要是真值那么些钱,你卖了留着,以后多帮衬帮衬村里人。”

    这个结果出乎敖沐阳的预料,他说道:“满爷,至少一百万呀,这钱你留着可以给金福娶媳妇啥的……”

    “不用,”老头倔强说,“这门你拿走,值钱的话你卖掉,前几个月你给村里修房子没少花钱,不值钱你就砍了当柴火烧掉,拿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