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291.所谓亲情(均订+33)
    老头能有多倔强,他说是将这门送给了敖沐阳,就一定真的让他立马搬走。

    敖沐阳道:“满爷,你这是……”

    老头挥挥手道:“小阳哥,你拿走吧,要它真是啥古董文物之类,你卖了它赚些钱,给村里多帮衬两把,买些吃的喝的给老头子们,这马上过年了,估计少不得人连个过年肉也不舍得买。”

    敖沐阳还要劝说他,老爷子继续摆手:“你赶紧拿走,这个门放在我这里就是个祸害,它会给我带来麻烦的。”

    这话说的没头没脑,敖沐阳满头雾水。

    任是谁发现家里有值钱文物,都会欣喜若狂,这老爷子怪了,不但不高兴,反而忧心忡忡。

    他看出来了,老头真的不想留着这扇门在家里。

    既然对方坚持,他就先用小车推回家去。

    这扇门的材质和价值是他猜测出来的,真实情况现在还不好说,所以他索性先找人鉴定,如果确实是阴沉木,那就出售了再把钱给老头。

    木门拉回来,他就赶紧联系古董商。

    上次卖出阴沉木桌的时候,他留下了红洋收藏家程德明的联系方式,这人给的价格很靠谱,于是他就想再卖给这人。

    可是他电话打过去,没人接,连续打了三四遍,都没人接。

    这样他只好发了个信息,然后等着程德明来回信。

    程德明没有回信,有人来敲门了。

    敖沐阳拉开门,外面是四个陌生男女,打扮光鲜亮丽,和周围村里的渔民们不可同日而语。

    他问道:“你们是?”

    一个妇女微笑道:“敖沐阳呀?哈哈,你忘了姨了吗?我是敖千红,你小红姨,记起来了不?”

    敖沐阳皱眉:“小红姨?噢噢,记起来了,你是满爷的大女儿,对吧?”

    想起这妇女的身份,他就猜出对方来的目的了。

    满爷很可怜,一生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小儿子最是孝顺,却和妻子一起出事离世,大女儿和二儿子则冷酷无情,成年之后就离开村里去了县城做小买卖,把他这个老爹当做累赘给扔掉了。

    他在小时候见过敖千红,对方得有二十年没回到村里过,这次突然回来,肯定是不知道怎么听说了阴沉木门。

    果然,敖千红拉了拉家常后直入主题:“小阳呀,哈哈,你看,我家有一个古董木头门在你这里对吧?我们过来拉走它,别放你家占地方。”

    敖沐阳笑道:“满爷家确实有个木门在我手里,他要是愿意拉回去,我亲自给他送上门。”

    敖志满的儿子敖千春说道:“不用麻烦你,我们自己抬回去就行了。”

    敖沐阳用玩味的眼神看着他,道:“这是满爷的意思?”

    敖千红的丈夫粗鲁的说道:“谁的意思你别管……”

    敖沐阳的眼神顿时变得锋利起来,敖千红急忙拉了丈夫一把,满脸堆笑的说道:“哎呀呀,小阳,这事不麻烦你,我们自己拉回去就得了。”

    这想都别想,这对兄妹的不孝顺在村里是出了名的,敖沐阳最恨这种人。

    不过他也不会得罪四人,面对四人的要求,他就一个劲打太极。

    将军看出四人来的不怀好意,呲牙咧嘴在一旁显示武力。

    敖沐阳不准它咬人,瞪了它一眼,它只好怏怏的坐下。

    双方在门口对峙了一会,敖志满倔强的身影出现在路口。

    看到四人,老头子脚步顿时加快了,隔着老远就开吼:“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干什么?我就知道你们从我家里出来不死心,滚滚滚,别在村里丢人现眼!”

    说完,老爷子捞起一块石头扔了过来。

    敖千红狼狈的躲避着石头,道:“爸,爸,你看你,这是说什么话?”

    老爷子还想去摸石头,可他毕竟年纪大了,弯腰不方便,他气冲冲的吼道:“我说什么话?我说的是人话!你们呢?你们就是猪狗不如的畜生!”

    将军看他找石头,立马跑了过去,嘴巴叼起一块石头塞进他手里:老爷子,干!

    敖志满老人从它嘴里拿过石头,甩手又砸了过去。

    将军跟输送炮弹似的,又叼起一块石头给他送了过去。

    敖志满气哼哼的说道:“你们真是连个狗也不如啊!”

    将军用眼神威胁他:咋这么埋汰狗呢?他们能跟狗比吗?你再这样说我可不给你捡石头了。

    老头年纪很大,可臂力和眼力都不差,后面两块石头全砸到了人。

    敖千春捂着头吼道:“爹,你犯什么病?你这是干啥?哪有你这么对待儿子的?”

    老头怒吼道:“那就有你们这么对待爹的?多少年了?啊?得有十五年了你们没回来看过我吧?老三死了你们都没回来哭一声!你们真是丧天良啊!”

    敖沐阳阴沉着脸道:“过分!”

    敖千红的丈夫瞪了他一眼道:“关你什么事?这是我们的家事!”

    他脾气很差,妻子跟家庭的决裂就是他一手主导的。

    看到敖志满拿起石头还要扔,他指着老爷子脸道:“别给你脸不要脸,门你今天给我们,以后我们养着你……”

    敖沐阳一脚踹上去,将他从后面踹飞了起来。

    他吐了口口水道:“没有礼貌!我们这可是文明村,入乡随俗,你进了我们村就得文明点,要不然别怪我用村规来弄你!”

    大汉起身要跟他厮打,看热闹的敖富贵冲了上来:“草拟吗,老子早就看你们不爽了,吃老子一拳!”

    这一开打热闹了,铲雪的村里人纷纷赶来。

    敖千春姐弟在村里积怨已久,村里人都乐意揍他们几拳。

    就这样,四人跟过街老鼠似的,人见人打,只能抱头鼠窜。

    村里人还想堵他们,敖沐阳喊道:“行了,大家住手,让他们滚蛋。”

    这件事里,最伤心的就是敖志满老人了。

    看着子女的背影,老人脸上皱纹上似乎更密集了,双眼发红。

    毕竟,这是他的女儿和儿子啊!他疼爱了半辈子的人!

    敖沐阳扶着老人进屋,老人嘟囔道:“小阳哥呀,你看到了吧,我说这东西是个麻烦吧,它是不是个麻烦?”

    看着他悲怆的样子,敖沐阳只好点点头:“是,这是个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