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292.第一次试飞(均订+34)
    阴沉木门暂时卖不出去,他联系不上程德明。

    大雪初霁,天气转好,晴朗的冬日,阳光暖暖的晒在狗身上,把将军的一身狗毛晒得金黄。

    将军找了个干燥的地方,它拖了一张毯子过来,然后就躺了上去,一翻身露出肚皮,晒晒肚子和胯下。

    元首懒洋洋的跑过来,直接趴在了将军的肚皮上,然后它肚子里响起咕噜咕噜的声音,又开始念佛。

    将军耳朵抖了抖没动弹,这是可以接受的,元首已经是它的亲密战友了。

    夏季那会碰到偷狗贼,要不是元首仗义相助,它这条狗命早没了。

    敖沐阳吃过午饭出来,看到俩小家伙在那里叠罗汉。

    他身上也在叠罗汉,虎头海雕的双爪抓着他肩膀,站在他肩头上左右张望,目光锋利,气势威猛。

    元旦结束,他迎来了新的一年。

    陪同他一起跨年的就是这三个小东西,鹿执紫要负责学校的元旦晚会,所以没能来找他,让他有些无聊。

    得到海雕已经有一周了,他觉得海雕翅膀恢复好了,就决定带它去原野放飞它。

    恰逢周末,他给鹿执紫打了个电话,邀请她一起去放飞虎头海雕。

    家里藏着一只虎头海雕的消息他谁都没说,所以当鹿执紫听说他手上有一只虎头海雕的消息时都惊呆了。

    顺着屋后山路上了山,山上还覆盖着皑皑白雪,冬日的阳光并不足以融化这些积雪。

    看到海雕后,鹿执紫惊讶的瞪大双眸:“哇,真的是一只虎头海雕,国家一级保护鸟类呀!”

    她见海雕安安稳稳的站在敖沐阳肩膀上,便以为它温顺,想去伸手摸摸它。

    结果她一伸手,虎头海雕立马闪电般往外探头。

    敖沐阳更快,一把握住了鹿执紫的手。

    虎头海雕的鸟嘴贴到了敖沐阳手背然后停下了,它眨眨眼,收回脑袋继续摆出威风凛凛的架势。

    鹿执紫笑道:“哇,它好威风啊。”

    将军也很威风,看到虎头海雕竟然敢啄鹿执紫,它立马站在鹿执紫身边吼叫起来:“汪汪汪!”

    虎头海雕俯瞰着它,目光很不屑。

    将军觉得自己被侮辱了,它用后爪撑地人立而起,用前爪扒拉着鹿执紫的手臂,抻着脖子、昂着头继续叫:“汪汪汪!”

    虎头海雕依然俯瞰着它,依然占据制高点,依然目光不屑。

    这可把将军气坏了。

    傲娇的元首也生气了,这鸟什么眼神?看我怎么跟看果子狸似的?没说的,瞧我的攀山越岭凌空爪!

    它蹭着将军的身体跳起来,前腿挥舞,利爪狰狞:黑虎掏心!

    虎头海雕的战斗力也是很强的,居高临下,面对腾空而起的元首,它突然张开一只翅膀,‘吧唧’一下子拍了上去:泰山压顶!

    跳起来的元首硬生生被摁了下去,就像小学生在姚明面前上篮惨遭封盖。

    元首气炸了尾巴,它尖叫道:“嗷喵呜!嗷呜!嗷呜!嗷呜!”

    虎头海雕收敛大翅膀,昂头面向蓝天。

    猫狗的脸上能做出表情,这算是哺乳动物的面部神经和面部肌肉共同作用的结果,鸟类可没有表情。

    所以,虎头海雕不管什么时候都展示出孤傲卓绝、冷酷霸道的样子。

    看到自己猫妹妹吃瘪,将军很是生气,左奔右突、上蹿下跳,口中汪汪汪叫个不停,看起来很讲义气的样子。

    敖沐阳被它秀的头晕,道:“行了,你个戏精,人家没招惹你们,干嘛这么多戏?老老实实的。”

    这话可以安抚将军,却不能安抚元首,因为元首太小心眼了。

    从地面发起攻击不占优势,元首就去找制高点。

    山上树木繁茂,等到敖沐阳走到一棵树下的时候,它立马爬上了树,从空中一跃而下!

    猫科动物都是狩猎天才,它的攻击无声无息。

    虎头海雕听到声音愕然扭头,看到面前出现俩猫爪。

    “嘎嘎!”惨叫一声,它被从敖沐阳肩头扑了下来……

    元首骑跨在它胸口上,爪子挥舞的飞快:“喵喵喵!”

    敖沐阳赶紧将它拎起来,它离开海雕后又爬到了树上,又要去作势攻击。

    虎头海雕抖索了一下羽毛,双眸中散发出锋利光芒。

    它的双翼展开,使劲一拍打:“呼呼呼!”

    劲风四起,虎头海雕快跑两步,如同飞机起飞,拍打着翅膀腾空而起。

    将军满脸羡慕:有翅膀真好呀。

    有翅膀有个鸟用?元首不信邪,看到虎头海雕要起飞,它从空中扑了下来,闷头闷脑砸在了海雕背上。

    可怜虎头海雕刚要起飞,这个阶段它的力气最差,刚飞起半米高就元首一下子给砸了下来,摔在地上晕头晕脑。

    元首再度摆出骑跨的架势,挥爪如挥刀!

    敖沐阳服了,赶紧上去拉开它,道:“行了行了,你到底要闹哪样?”

    虎头海雕绝望的爬起来,拍打着翅膀绝望的叫着:“嘎嘎!”

    敖沐阳挥手道:“这次飞吧,快飞,你看这个猫让我抓走了!”

    虎头海雕闭上嘴再度小跑,它挥舞翅膀刚要飞起,身后又有身影凌空扑来:将军!

    元首体重不到十斤,它压在海雕身上也就罢了,可将军体重有五十斤!

    ‘吧唧’!

    就跟飞机刚腾空结果遭遇了一枚导弹从上击中——还不是普通导弹,这是一枚洲际导弹!

    虎头海雕再度被撞了下来,这次比刚才还凄惨,敖沐阳清楚的看见,它落地瞬间嘴巴张开,舌头都被压出来了!

    鹿执紫把将军拖走,然后惊呼声:“哇,这鸟怎么哭了?”

    不用说,海雕眼眶里分泌的润滑油液又被砸出来了!

    敖沐阳将它抱起来,给它梳理着羽毛安慰它:“没事没事,这是意外,这就是意外,再飞吧。”

    虎头海雕很没种的缩在他怀里,这会它就会嘎嘎叫,无论如何不肯再飞了。

    敖沐阳想尽办法,它也不肯张开手臂去飞,显然刚才接二连三被元首和将军重创,这影响了它的信心。

    没办法,敖沐阳决定助它一臂之力,将它凌空抛飞出去:“飞吧!”

    鹿执紫赶紧叫道:“这不行,大型鸟没做好起飞准备不能这样抛飞起来……”

    随着她的声音,虎头海雕吓得胡乱拍打翅膀,‘嘎嘎嘎嘎’。

    它没飞起来,又被摔在了地上。

    敖沐阳尴尬了:“我还以为它会滑翔飞起来。”

    “那你得让它做好准备啊!”鹿执紫心疼的上去抱起虎头海雕,这次海雕没有再啄她的手,而是钻进她怀里一个劲的嘎嘎叫。

    后面,无论如何它也不飞了,甚至连翅膀都不肯张开。

    敖沐阳不得不无奈的承认:海雕首次试飞失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