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293.伐木累(1)
    这样,敖沐阳只好把它带回去。

    走在村里小路上,他走在前面,抄着手垂头丧气,虎头海雕跟在后面,拖拉着尾巴也是垂头丧气。

    将军和元首则跟打了胜仗似的,昂头挺胸!

    敖沐阳瞪了它们两个一眼:“都是你们俩惹的祸!”

    于是它俩也开始垂头丧气了。

    村里已经有人看到他带着一只虎头海雕了,估计不久之后就有林业部门的人找上上门来。

    鹿执紫没有多想,她兴致勃勃的逗着海雕道:“它叫什么名字?”

    敖沐阳有气无力的说道:“没起名,我没打算养它,这是国家一级保护鸟类,不准养的。”

    “这跟你给它起名有什么关系?”鹿执紫纳闷。

    敖沐阳叹了口气,道:“一旦有了名字,那它就是家人了,我不能抛弃家人。”

    “噢,”鹿执紫鼓了鼓腮,过了一会她忽然问道,“喂,我叫什么?”

    敖沐阳下意识的说道:“鹿执紫啊。”

    女老师顿时笑了起来。

    敖沐阳猛的反应过来,然后也笑了起来,伸出手去握住了她的手。

    鹿执紫反握住他的手,说道:“海雕和猫狗不同,它有翅膀,即使被你收养,也不等于是被驯化,你可以让它继续去蓝天遨游,所以,你可以给它起个名字。”

    两人手拉手走在一起,将军想过来凑热闹,敖沐阳赶紧一脚将它飞走,这时候有你什么事?

    说好的家人呢?维阿伐木累啊!将军觉得心很累……

    虎头海雕暂时被带了回来,敖沐阳决定给它起个名字,鹿执紫说的有道理,另外他现在非常快乐,要发泄一下。

    默默的看着他那愉快的笑容,小海雕不满的拍了拍翅膀:“嘎嘎!”

    它被将军和元首可是欺负的很不愉快。

    敖沐阳问道:“小紫,你觉得给它起个什么名字好?”

    鹿执紫想了想,道:“随便吧,你喜欢就好。”

    于是敖沐阳拍拍它的脑袋道:“别叫了,听着,我现在给你起个名字,空军司令怎么样?”

    小海雕不满的叫道:“嘎嘎!”

    敖沐阳给了它一个脑崩,道:“我不是询问你的意见,小紫,你觉得这个名字怎么样?”

    鹿执紫摇头:“太长了,不好。”

    敖沐阳觉得也是这样,道:“那你有什么想法?”

    鹿执紫道:“这得你来,我觉得无所谓,随便吧。”

    敖沐阳道:“那么,叫司令?将军、元首、司令。”

    鹿执紫道:“不好吧,司令跟它的身份没有什么关系。”

    敖沐阳道:“不是随便吗?”

    鹿执紫道:“随便可不是敷衍呀。”

    敖沐阳翻个白眼,道:“那叫它国王呢?”

    鹿执紫道:“可它可能是一只雌鸟呀。”

    敖沐阳去网上查了资料,然后伸手去海雕的尾巴下面摸它的泄殖腔。

    在鹰隼之中,雄鸟的泄殖腔表现为耻骨间间距小、并有尖状物。雌鸟的泄殖腔为两耻骨之间间距大,并且扁平,没有突起,

    海雕眯着眼:“咔咔、咔咔。”

    敖沐阳尴尬道:“还真是雌鸟啊,那就叫女王,空中之王,怎么样?”

    鹿执紫说道:“随便。”

    敖沐阳快被逼疯了!

    见此鹿执紫笑的花枝乱颤,摸着海雕的后背羽毛道:“不逗你啦,就叫女王,女王这名字挺好的,霸气,跟虎头海雕的形象很贴切。”

    食用过金滴的缘故,小海雕很聪慧,敖沐阳叫了它几次‘女王’,它就知道这是自己的名字了。

    他在家里会带着将军、元首和女王们溜达,敖志兵知道他暂时收养了这只虎头海雕,特意来找他,问道:“东家,这海雕翅膀恢复的怎么样了?”

    敖沐阳看看正跟母鸡似的甩着屁股一晃一晃走路的女王,道:“应该恢复好了,就是不喜欢飞。”

    敖志兵精神一振,道:“我有法子让它飞。”

    “什么法子?”

    敖志兵说道:“是这样的东家,大雪之后,山里的鸟没有吃的,都跑到村里找吃的,冬天黄鳝苗和泥鳅苗会在岸边晒太阳,一些斑鸠不知道怎么发现了,天天在这里偷鱼苗吃。”

    敖沐阳明白他的意思了:“你找海雕去抓斑鸠?”

    敖志兵道:“对,一举两得,它被斑鸠吸引会飞起来,飞起来后即使不去抓斑鸠,也可以把斑鸠吓跑。”

    斑鸠是山里比较常见的鸟,个头比鸽子稍微小点,杂食性,能吃植物种子果实,也会吃昆虫和鱼苗。

    大龙山上飞鸟走兽不少,有些斑鸠群在冬天会从山上飞下来,栖在邻近田间的山林、竹林里,经常成群去田野、村庄里活动。

    它们飞行速度十分迅速,鸣声响亮,所以一旦被它们盯上养殖池,那靠人力很难收拾它们。

    养殖池就在后院,敖沐阳这两天也听到了有斑鸠的叫声响起,但声音挺好听的,他很享受这种风吹草木香、鸟叫虫啼鸣的环境,所以没管后院来的是什么鸟。

    得知斑鸠来偷鱼苗,这就不能放纵了。

    敖沐阳扛着女王威风凛凛的去了后院,几只体色斑斓的斑鸠受惊,拍打翅膀飞走,有的嘴里叼着筷子粗细的黄鳝苗。

    “尼玛,敢来老子的地盘撒野,算你们命不好!”敖沐阳厉声喝道,“女王,去弄它们!”

    说罢,他伸手并起食中二指指向这些鸟,气势十足。

    女王瞥了斑鸠一眼,收回脑袋用嘴巴慢条斯理的梳理羽毛。

    敖沐阳无语,瞪着它道:“喂,飞起来,去抓这些鸟。”

    女王却没明白他的意思,抻着脖子叫了几声:“嘎嘎!嘎嘎!嘎嘎!”

    虎头海雕乃是天空霸主,它们的叫声对鸟类是有震慑作用的。

    误打误撞,它这一叫唤,倒也吓跑了这些斑鸠。

    可它不叫唤之后,斑鸠们又飞了下来……

    敖沐阳恨铁不成钢,他指着斑鸠道:“你能不能行啊?去弄它们,把它们叼下来,你可是虎头海雕啊!”

    女王又抻着脖子叫了几声:“嘎嘎!”

    斑鸠又被吓飞了。

    不过很快,它们再度飞回来。

    这次女王再叫唤,它们就不怕了,再一再二不再三,狼来了的故事它们没听过,可老鹰的叫声却听到不少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