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297.我能治(均订+36)
    敖志盛带上了他使用多年的药匣子,上面的红十字符号已经斑驳陆离,白色油漆更是脱落的厉害,露出里面棕黄色的木体。

    对于这个药箱,敖沐阳可是很熟悉,小时候他有什么头疼脑热,都会见到这个药箱。

    因为是去市立医院这种大院,敖志盛准备的很认真,戴上了眼镜,也穿上了白大褂,白大褂上用红线绣着一行小字:协和医院浅滩公社培训班。

    晚上海风森冷,海钓艇是敞篷的,这时候自然不能开,他直接开上了大龙头号,一艘大船乘风破浪向着市区港口驶去。

    鹿执紫也陪同在旁,她提前去买了牛奶,敖沐阳和敖大国开船,她去船载厨房将牛奶加热,一人一杯来御寒。

    到了码头,敖大国有些担心的说道:“龙头,这能成吗?大医院的医生肯定很忌讳让外来医生来自己地盘吧?”

    敖沐阳道:“我们先去看看,老师要是有把握再说。”

    他们打车赶到了医院,这会医院已经下班了,值班医生在办公室忙活,只有值班护士依旧步履匆匆。

    名院就是名院,值班护士数量颇多,一层楼就有五六个姑娘在忙活。

    敖志盛不常来市区,没多年没来过市立医院。

    现在医院装潢的很现代化,到处都是摄像头、大小屏幕和自动服务机,乡村老大夫看的眼花缭乱,感叹道:“镇上医院能有这些先进东西就好了。”

    敖沐阳轻车熟路找到了程德明所在病房,因为他到了晚上就会发烧,所以病房有专职护士在盯着。

    看到有人到来,而且还有人穿着白大褂,护士立马警惕的堵住门:“你们干嘛的?”

    敖沐阳道:“我是程先生的朋友,我们都是他的朋友,白天时候我来过,当时跟一位姓廖的美女护士聊了聊。”

    护士依然警惕,说道:“你们要探望朋友的话,请明天再来,这是特殊护理病房,晚上不允许非医护人员进入。”

    她的目光更多放在敖志盛的身上,市立医院每天会接大量重病病人,很多疾病即使是301这等顶级医院也治不了,更别说市立医院。

    于是,有些江湖骗子和黑心医生就会混入医院来,以所谓‘祖传秘方’、‘宫廷神药’之类的话去鼓动蒙骗病人或者家属外出就医,进而敛财骗财。

    现在,护士就把敖志盛当做了这种人,她拿出了个对讲机,随时准备叫保安。

    这时候病房门推开,一个中年人走出来皱眉问道:“怎么这么吵?”

    敖沐阳隐约记得这人他见过,好像当初他卖阴沉木桌子的时候,程德明就是带他一起去接的货。

    见此,他迅速的做了个自我介绍。

    中年人没有多想,他回头说道:“程老师,上午来过的敖沐阳先生又来了,说有急事要见你。”

    程德明嘶哑的声音响起:“小敖呀,让他进来吧,我没有多少时间了,能见见朋友,就见见朋友。”

    这样护士拦不住了,她恶狠狠的瞪了敖沐阳等人一眼,快步走向了值班医生的办公室。

    敖志盛进了病房,立马撑开程德明的眼皮看了看,又让他吐出舌头和把了把脉,总之中医那一套走了一遍。

    他刚放下手,护士带着一名文质彬彬的医生到来。

    医生沉着脸进门道:“你们是哪里来的,干嘛?”

    程德明的助手将情况直截了当的说了一遍,一听敖志盛是农村来的赤脚医生,还是中医生,值班医生顿时怒了。

    “这不是胡闹吗?你们家属真是病急乱投医,现在我们的目标是控制病情、研究病理,你们乱找医生干什么?病情不明的情况下乱改治疗方案,这可是医学大忌!”

    值班医生还是挺有素质的,他没有直接拿敖志盛的乡村医生身份来说事,没有鄙视敖志盛的身份,而是用中途改变治疗方案来说话。

    女护士帮腔,两人先把程德明和助理数落了一遍,然后准备驱逐敖沐阳三人。

    一直沉默不语的敖志盛吸了口气,慢慢的说道:“这个病人,我有把握能治好,他的病我想我能治。”

    一听这话,程德明的眼睛立马亮了,脸色都红润了两分:“真,咳咳真的吗?”

    医生沉下脸来,他对敖志盛说道:“老先生,您有行医资格证吗?”

    敖志盛将贴身兜里的一个小红本拿了出来,说道:“有的,我的行医资格证还是京城协和医院中医主任宋之境老师颁发的。”

    小红本已经很老了,敖沐阳凑上去看了看,初发时间赫然是1965年!

    程德明急迫的问敖志盛道:“老先生,您真能咳咳,咳咳,治我的毛病吗?”

    敖志盛点头道:“大概有九成的把握。”

    程德明立马对值班医生说道:“我接受他的治疗,曾医生,这件事你别管了,我信得过小敖,信得过这位老先生。”

    值班医生着急了,道:“程先生,您……”

    “我心里有数。”程德明强打精神说道,“你们什么也别说了,大不了死马当活马医,这么些天了在医院也没看出问题来,我得试试其他渠道了。”

    值班医生劝说不通,他紧急打了电话,将他们休息在家的主任给叫了回来。

    这时候敖志盛拿出一张纸在上面写字,一笔一划,字迹潇洒端正,有一种跃出纸上的感觉,比起医院的鬼画符不知道高到哪里去。

    他对程德明的助理说道:“这是一道汤剂,同志,你去街上找个中医店抓药就能治,注意蝉蜕这道药,必须得是陈年蝉蜕才行,我带了一些,你先拿去用。”

    助理显然更相信市立医院,他没有去接药单,而是用迟疑的眼神看着值班医生。

    程德明急了:“小杜你搞什么?拿着呀,按照老先生的吩咐去做呀!”

    值班医生这里也很着急,他绝不允许自己的病人吃外面医生乱开的药,这是对病人的不负责!

    可他说话没用,程德明为人极有主见,且他很有钱,医生不敢得罪他,只要值班医生说得多了,他就要出院。

    终于,事情闹大了,科室主任亲自赶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