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305.吃酒(结婚再爆发)
    接到邀请,敖沐阳带上敖千莱、敖沐东、敖千磐划着船过去了,一起上了浪里汉子号。

    上船之前,敖大国等人有些担心,怕对方耍什么花招。

    上船之后,敖沐阳心里倒是稳当了几分,阎老西的这艘渔船收拾的干干净净,上面网具笼子摆放整齐有规矩,一看就是正儿八经的渔人。

    除了他们,另外几艘船上也来了人。

    这艘船不像大龙头号那么先进、那么发达,没有专门的厨房和食堂,阎老西带人收拾出来一间舱房,在里面撑起了桌子、摆开了菜肴。

    船头他们还放了个烧烤架,有人在那里翻烤着,这烧烤架是自己diy做出来的,个头很大,得有两米长,上面摆满了大串小串,一个汉子翻烤的劲头十足。

    阎老西看到敖沐阳高兴的招手,拉着他进了船舱,里面坐着十来个人,听口音来自天南海北,多是东北人,但也有南方人。

    敖沐阳和他们握手做了自我介绍,这些人来自另外几艘船,阎老西很热情的将他们叫到了一起。

    大家互不认识,身在茫茫海上,还是公海之上,多少都有些提防。

    阎老西似乎看不到这点,依然在一个劲的热情招呼大家。

    众人围着几张桌子拼起来的大桌坐下,他挨个倒酒,高兴的笑道:“相逢就是有缘,咱们哥们在国内没碰上结果在外面的海上给碰到了,这可不是一般的缘分,来,举杯子,大家随自己的量,我先干了。”

    说完,他一口将酒焖了下去。

    说实话,船上不止敖沐阳自己担心酒有问题,他们怕阎老西在酒里下药设计自己。

    但这酒是从同一个壶里倒出来的,阎老西自己干了下去,那说明这酒没问题。

    其他人敞开心扉,推杯换盏的喝了起来。不过大家还是心怀戒备,喝起酒来都是小口小口的抿着。

    很快,一把把烧烤送了上来,阎老西笑道:“来来来,弟兄们,尝尝俺们的东北烧烤,这味道不是吹啊,别的地方你们吃不着。”

    烤羊肉、烤辣椒、烤大蒜、烤饼、烤鱿鱼、烤鲳鱼、烤茄子、烤豆角、烤韭菜、烤白菜、烤鸡脖子、烤鸡肉串、烤掌中宝、烤鸡翅,还有大个的烤猪蹄子,样式繁多。

    最多的还是烤肉串,散发着浓烈孜然味、辣椒味烤的金黄油汪汪的肉串一上来,众人的食欲顿时来了。

    敖沐阳拿了个烤玉米,他啃了一口后点头:“嗯,好吃。”

    玉米烤的也是油汪汪,香味十足。

    听到他的夸赞,阎老西笑的脸色发红:“是不是呀?俺们东北的烧烤好吃吧?那不瞎掰呼,这是有秘方的。”

    敖沐阳道:“这烤玉米外面有一层鸡油吧?”

    阎老西竖起大拇指道:“兄弟行家呀,对,不瞒你们,俺们那里的烧烤配料里有三样是关键,就是蒜蓉辣酱、酱油和鸡油,火候不同的时候刷上不同的料,味道就有千差万别!”

    平安星光号的船长郑细良刚要去拿烧烤,听了两人的话他的手又收了回去,愣愣的问道:“这烧烤刷机油?这还能吃吗?”

    阎老西塞给他几根烤掌中宝,道:“那可不咋滴,绝对好吃,不加鸡油味道就差点事了,你吃这个,香的很啊。”

    郑细良还是犹豫,其他人当他不喜欢吃烧烤,阎老西后面不再劝他,而是和其他人碰杯喝了起来。

    聊天中敖沐阳知道,阎老西经常出国境线进行深海捕捞,最远还去过北冰洋。

    敖沐阳敬他一杯酒,道:“阎老哥,你这有点厉害了,捕个鱼出去这么远,不危险吗?”

    阎老西干掉杯中酒,脸上少有的露出愁容:“危险呀,可有什么办法?家门口的鱼虾蟹都被捕捞的干干净净,要赚钱要养家糊口,家里有俩小子上着大学,没办法,必须得出去冒险呀!”

    加上浪里汉子号,这里的人一共来自六艘船,其中来捕捞雪蟹的就有四艘。

    得知他们都是来捕雪蟹的,阎老西便忍不住的笑:“你们是不是都是第一次来这边?哈哈,捕捞雪蟹,这不是瞎子点灯白费蜡吗?”

    “什么意思啊老哥?”同是东北人的苏鹏程问道。

    阎老西擦了擦嘴巴,道:“还能啥意思?来这边捕捞雪蟹就是个骗局,就你们菜鸟会信,来这里转两趟,没人会继续捕捞雪蟹,这玩意儿太难捕捞了,你们来了几天,捕到几只雪蟹啦?”

    其他三艘船上的人纷纷露出沮丧表情,显然,他们收获不佳。

    敖沐阳脸上的沮丧表情更清晰,他不是在演戏,而是目前来说,他们的收获更是不如预期。

    阎老西说道:“就当买个教训,你们要是带着渔网,还是赶紧换目标吧,这边的乌贼章鱼不错,运气好也能碰到三文鱼群,但雪蟹?”

    他摇了摇头,“这东西跟养殖似的,要记住固定坐标,一年到头要关注蟹群的动态。你们也别失望,不是你们没本事,是雪蟹真的太难捕捞啦,在这边能捕到雪蟹的,大多是东边的鬼子,咱们国内的船没几艘能捕到的。”

    借着酒兴,他的话多了起来:“雪蟹这玩意儿太值钱,每个蟹群的位置坐标都是绝密,鬼子甚至把这玩意儿当传家宝的!”

    “知道吗?在东瀛的海鲜市场,就有人拍卖蟹群位置坐标的买卖,他们是下了大心思来研究这玩意儿的,这点咱们确实不如他们。”

    在闯荡北太平洋的经验上,阎老西一个人比他们合起来还要多。

    他后面也说了请大家一起喝酒的原因,就是为了结交一个善缘,这边公海资源丰沛,多国渔船出没其中,关系错综复杂,一不小心就容易惹到人。

    阎老西的目的是大家都是中国人,出门靠朋友,几条船要拧成一股绳,谁要是遇到麻烦,只要不是自己故意惹事,那其他人最好去帮一把。

    众人点头答应,吃饱喝足,阎老西送他们回到自己船上,临走的时候还各自给包了一份礼物,不算厚重,人情却不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