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306.海上风云(1)
    阎老西的话是经验之谈,敖沐阳把雪蟹捕捞这工作想的太简单了。

    此后一天,渔船在海上飘荡,先后下了十多波的笼子,却一无所获。

    敖沐阳多次潜入海里,可没有老虎这个座驾,他在海里转移速度不够快,能够巡视的区域也小,迟迟没有发现雪蟹的踪影。

    有句话叫坐井观天,这话就适用于他,以前他在红洋也能看到大海,也出海捕捞,也总是会说海洋浩瀚无边之类的话。

    可是真的来到这样的远海区域,才知道海洋多么广袤!

    光是说海底吧,红洋的海底地形还比较复杂,几百亩的海域就有不同地形出现,这里不同了,可能浩浩荡荡几百平方公里的海底都是一样的地形。

    敖沐阳遇到过一片海底,一望无际全是沙层,他乘船开出去上百公里了,再潜下去入目所及,依然是到处海沙……

    这让人很绝望,这种环境下在海底潜伏时间过长,会让人心神恍惚,很容易精神疲惫。

    他现在精力很充沛,只要不晕船,在船上干个一天一夜都不带疲惫的,可是在这种海底不行,在下面待个一两小时,他就觉得身心俱疲。

    连续两天多的时间没有收获,船员们因为先前丰收而带来的喜悦感已经很淡了,一些脾气不好的开始着急。

    傍晚,眼看一天时间又结束了,敖沐东来找他,道:“龙头,不行咱们返程吧?这活咱们没经验,留在这里烧油太厉害,看这样不像是能找到蟹群呀。”

    他们谈话之间,又有一座蟹笼被拉了上来。

    这次蟹笼不是密集分布的,而是散落海底,目的是尽量铺开,尽量有机会去碰到蟹群。

    敖沐阳知道这没用,这边海下什么都没有。

    果然,随着蟹笼出水,叹气声接二连三的想起。

    见此他拍了拍敖沐东的肩膀示意他耐心点,然后说道:“行了天色不早了,不放笼子了,大家伙准备准备,晚上一起打个牌。”

    敖沐兵无精打采的说道:“出来就收获了一批螃蟹,哪有心情去打牌呀。”

    敖沐阳笑道:“行了,咱们有收获不错了,昨天我去喝酒,东子知道,其他三艘船也是来捕捞雪蟹的,他们现在还空着船呢。”

    敖大国从驾驶室走出来,感叹道:“唉,这远洋捕捞的日子真不好过,还以为远海遍地是钱呢。”

    敖沐阳比较乐观,道:“行了,咱们运气很好了,一是已经有了收获,二是咱们出来这些天的天气都好的很,否则就咱们这船能出这么远?”

    他有心想缓和大家焦虑的情绪,所以挑起话题后,就跟众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

    正聊着天,回到驾驶室不久的敖大国探出头来喊道:“龙头,快过来,有人找你,有同胞遇到麻烦了。”

    敖沐阳走进船舱,无线电里一片混乱。

    昨天六艘船约在了一个无线电频率上,互相进行沟通,特别是雪蟹捕捞船,他们之间沟通更多。

    毕竟海洋这么广袤,大家要是不进行沟通,很容易重复别人扫过的海域,白白浪费时间、力气和柴油。

    “……干他们吧。”

    “鬼子欺负人啊这是,这海是公海,是他们家的啊?”

    “我这边正在过去,咱们隔着不远,老郑别怕……”

    无线电的通话信号不太好,大家又都在嚷嚷,搞得一时之间有些乱。

    敖沐阳拿起话筒问道:“怎么了?”

    敖大国说道:“郑细良的平安星光号遇到麻烦了,好像他的船被鬼子给撞了一下,鬼子在威胁他。”

    昨天刚喝了酒,今天就出事了,敖沐阳不得不感叹这生活简直是处处有惊喜。

    大家一起喝酒的时候都把胸膛拍的梆梆响,说是同胞在外互相照顾,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现在有人遇到难处了,他们不能不管不顾。

    于是,敖沐阳要了坐标,在gps上定位后也开了过去。

    路上无线电依然一片吵闹,阎老西吼了一嗓子:“都行了都行了,定位后一起过去看看,老郑你说说到底咋回事?”

    郑细良的粤式普通话响了起来,他委屈的说道:“他们就是欺负人嘛,下午我到了这边下笼子,想看看水下有没有蟹群,结果刚才回来发现笼子都被人给捞上来了……”

    “鬼子捞的吗?”有人问道。

    郑细良说道:“对,我过来的时候他们还在捞我的蟹笼,于是我急了,就问他们想干嘛,可沟通不了,他们后来就撞了我的船。”

    又有人说道:“你是不是在人家地盘上下了笼子?”

    阎老西道:“这海没主人,什么人家地盘,这边谁的地盘也不是!”

    郑细良着急道:“我是守规矩的嘛,你们知道,我真的守规矩嘛,我下蟹笼的时候,这边肯定没有浮标的,没有人下网的!”

    “这就是找事了,不过老郑你也是,下了蟹笼你不留在这边守着?”

    郑细良唉声叹气:“怎么守着呀?我这出来十天了,烧了几万块的柴油,可是收获呢?唉,我只能广撒网,尽量扩大范围碰运气,守不过来呀。”

    听到这里,敖大国摇头:“这伙计真是心大,找不到蟹群也不能拿蟹笼冒险,一套蟹笼也得上万块呢。”

    大龙头号一路乘风破浪,双方距离不算很远,一个多小时后,眼看要日落西山,平安星光号上的猎猎红旗终于出现在敖沐阳的视野中。

    他拿着望远站在船头看,远处海面很热闹,五六艘大船聚集在一起。

    这里面有两艘挂的是膏药旗,另外有一艘挂的是太极旗,显然是南高丽的船。

    见此敖沐阳奇怪了,问道:“怎么还有南高丽的船?他们是哪边的还是来看热闹的?”

    阎老西的声音响起:“咱们这边的,我喊来的。”

    敖沐阳大吃一惊:“阎老哥你这人脉很广啊。”

    阎老西笑道:“你们要是懂韩语,路上碰到高丽船一定要喊上他们,不用多说,就说鬼子在找事,他们肯定愿意帮忙。”

    中韩友谊靠东瀛,中日韩三国的关系错综复杂,互相之间皆为对手、互相之间看不起。

    但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高丽的渔船不喜欢中国渔民,也同样讨厌鬼子,所以要是中日双方有矛盾,谁去找他们都可以将之争取为盟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