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308.冰火两重天(3)
    大龙头号的驾驶室里,无线电传出一片鬼哭狼嚎:

    “玛德,老子的船被攻击了!”

    “快点退、快点退!都赶紧退,别踏马挤在这里!”

    “该死的小鬼子,我跟他们拼了,我们的船跑不了,我去撞他!”

    “嗤啦嗤啦,咣当!”

    敖大国着急的上说道:“龙头,咱们的人吃亏了。”

    敖沐阳表情镇定,道:“告诉他们,支援马上就到了。”

    他吹了声口哨,站在船舷看热闹的女王‘嘎嘎’叫了两声,随即跳下来扭着尾巴飞快跑到跟前。

    敖千磐等人搬了好几床被子出来,敖沐阳道:“你们往上撒柴油汽油,让被子一半面积沾了油就行,我有用。”

    说完,他拿了一床普通被子给女王,示意它抓着被子飞起来。

    女王和元首将军等一样,被金滴改造过,模仿能力极强。

    敖沐阳做了两次示范,它立马明白了意思,抓着被子飞了起来,敖沐阳指向驾驶舱,它飞过去将被子扔了下去。

    接下来,敖沐阳将一面被子的一角点燃,教导女王克服恐惧去抓住没有点燃的被子对角飞起来扔到驾驶舱。

    等候在旁敖沐鹏等人准备好了灭火器,立马上去灭火。

    几次快速的训练,女王学会了这一招。

    见此敖沐阳心里大为高兴,他拿了一面半边都是柴油和汽油的被子,点燃被子一角后交给女王,指着一艘鬼子渔船道:“扔上去!”

    女王抓着点燃的被子就飞了起来,黑暗的夜空中,一朵火光冉冉升起。

    虎头海雕飞翔速度很快,这种情况下,被子上的火焰不会往上烧,而是被风吹的往后烧,所以燃烧的被子对女王并没有威胁。

    敖沐阳拿着望远镜仔细观察,一切顺利,女王飞过去后冲着渔船的驾驶舱飞去,爪子张开,燃烧的被褥直接落在了驾驶舱前面,火焰熊熊!

    船上响起东瀛船员的惊叫声,点燃的被褥好解决,只要冷静的准备好灭火器就行。

    可船员们哪料到会有火攻?船上的灭火器并没有在驾驶舱外面,他们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就像起初遇到水炮攻击的敖沐阳一行一样,也吓坏了,吓得手足无措!

    等到他们反应过来去拿灭火器,这时候被褥上的油渍已经流到了驾驶舱前的玻璃上,玻璃之上烈焰滔滔!

    女王飞回来,敖沐阳准备了另一张被褥,又给它递了上去,同时给了它一点金滴做奖励。

    吃掉金滴,女王兴奋的拍打翅膀重新起飞,口中大叫:“咔咔!咔咔!”

    敖千文急匆匆的拎着个玻璃瓶子跑了过来,他将玻璃瓶子绑在被子上,道:“龙头,带上这个呀!”

    “这是什么?”

    “这瓶子里都是汽油,到时候被子扔下去,汽油瓶子跌碎,里面的油能溅出来,到时候看这些狗日的鬼子怎么办!”

    敖沐阳倒吸一口凉气:“文叔,你够狠啊!”

    敖千文咬牙道:“麻痹当年侵华那会,鬼子烧过咱们红洋,现在让他们尝尝被火烧的滋味!”

    本来东瀛有两艘渔船在前方跟郑细良等人对峙,他们处于攻击第一线,两座水炮将中方五艘渔船喷的凄惨不已。

    随着女王将着火的汽油被褥扔上去,形势顿时逆转。

    被褥扔上去,橙红的火焰映红了船头,几艘渔船终于可以喘口气了。

    阎老西吼道:“先别开炮了,弟兄们撤退,你们的船都往外撤,我掩护你们!快点快点!”

    “那两艘船上怎么回事?怎么突然着火?”

    “好像是什么飞行器干的?小敖那边的功劳吧?他们还带着飞行器出海?”

    “卧槽小敖厉害啊,何止飞行器,你们仔细看,靠,还有它娘燃烧瓶啊!这厉害大了!”

    瓶装汽油落到甲板摔碎,汽油绽开好大面积,一旦被引燃,火势立马冲霄而起。

    海风很大,火仗风势,火情越加的汹涌澎湃!

    只要有燃烧的被褥被扔到驾驶舱前,那这艘渔船就是废了,即使用灭火器将火扑灭,可是船上的灭火器多是干粉灭火器,喷出来的干粉粘在驾驶舱的挡风玻璃上,会完全挡住视野。

    开船跟开车一样,视野都没了,还怎么去攻击别人?

    外围的五艘渔船有一艘也废了,它废的最彻底,又是水炮轰击、又是火焰攻击,上面有些渔民都要吓得跳船了。

    见此,敖沐阳当机立断的喝道:“船长,掉头,十点钟方向,我们去干那艘船!”

    敖大国吼道:“好嘞,走你!”

    大龙头号上水炮稍停,渔船轰鸣着向左前方一艘渔船冲去。

    水炮未到,火攻先行,女王飞了上去,渔船上的人没有对空攻击武器,他们没有枪,面对空袭只能惊恐惨叫。

    甲板上火焰燃烧,船员们狼奔豕突。

    大龙头号随即攻了上去,双方距离拉近到一百米,敖沐阳站在船头一挥手:“干他!”

    迫不及待的敖沐东立马操控水炮轰了上去。

    外围还有三艘渔船看到这一幕吓尿了,不敢再继续围攻中方渔船,赶紧调转船头逃跑。

    阎老西先前吃亏了,对方攻击发起的太突然,将他搞成了落汤鸡。

    他站在船头连连吼叫:“老四玛德你速度给我快点!追这个,打踏马落水狗!我跟这些狗日的拼了!干死它们!”

    痛打落水狗向来是国人的拿手好戏,其他渔船虽然没有水炮,可他们还是加入了追赶的行列,能吓到对方也好。

    敖沐阳坐镇船头,猎猎海风吹的他大衣呼呼飘动,他双腿跟扎了根一样踩在甲板上,身影笔直如枪,一时之间有种渊渟岳峙的风度。

    又将一艘渔船打成了下水道耗子,敖沐阳挥手如剑,他指向右前方,沉声道:“马力跑满,两点钟方向,给我灭了这艘船!”

    船上一群人热血沸腾,好像真回到了那个炮火连天的岁月在打鬼子一样,吼声连连:

    “不能让他跑了!追他!”

    “这狗日的,非弄死这小娘养的不行!”

    “玛德东子你让开,让我过个瘾!”

    敖大国喊道:“大家伙都给我站稳了,咱们要起飞啦!”

    看到大龙头号掉头追自己,前面本就在逃命的东瀛渔船吓尿了,特别是看到空中再一次飞起火光,渔船上的惨叫声震天响:“雅蠛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