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309.处理(均订+42)
    大获全胜!

    大龙头号如一艘旗舰,敖沐阳站在船头指挥,他们在海洋中纵横捭阖、劈荆斩浪,将东瀛船队打的落花流水。

    对峙两艘船加上外围的五艘船,东瀛一方本来有七艘船,最后全身而退的只有两艘船,其他五艘船全被折腾的很惨。

    如果不是因为距离太远,怕女王抓着燃烧的被褥不安全,那剩下两艘船也跑不了!

    对于其他几艘船来说,这场胜利就只能用惨胜来形容了,东瀛两艘渔船的水炮威力不小,几艘船都被冲洗了一遍。

    阎老西倒是乐观,他在无线电里大笑道:“就当有人给免费洗船了,哈哈,这小鬼子洗船的本事还不错,干干净净。”

    敖沐阳笑道:“明天我去找他们晦气,让他们给我也洗洗船。”

    听到两人的对话,其他船的渔民情绪好转很多。

    他们终究打了一场胜仗,而且还是一场成功的绝地反击。

    看东瀛船队的架势,这明显是一场伏击,人家本来想让他们一方全军覆没的。

    阎老西在无线电里自责:“我这人就是太天真了,早该想到小鬼子不怀好意才对,这种地方经常发生冲突,经常动用水炮开战的。”

    郑细良怂了,他愁眉苦脸的说道:“这北太平洋太恐怖了,我就来这一趟,明天返程,以后不来了。”

    阎老西道:“嗨,你个老郑胆子太小了。”

    郑细良苦笑道:“家里上有老下有小,就靠我这一艘船吃饭,不敢胆子太大呀。弟兄们,谢谢你们今天来帮我,大恩不言谢,以后有机会粤广,一定跟我说一声,老郑要是招待不好,那就是小鬼子养的!”

    阎老西道:“咱们远离家门吃饭,出门靠朋友的对嘛,说谢你是客气了,不过你要谢谢小敖也对,咱们都得谢谢小敖,要不是小敖,今天咱们可得吃大亏!”

    “这些鬼子神经病呀?他们为什么攻击咱们?”一个叫苏洋的船主怒道。

    事到如今,大家已经清楚,郑细良在这起冲突中责任并不大,人家摆明想埋伏他们,郑细良只是倒霉的被当做了炮灰。

    敖沐阳刚要说出猜测,阎老西已经抢先做了解答:“在这里就这样,中日韩的船经常出冲突,没有原因,就是看对方不爽,你们往后都小心点。”

    郑细良道:“我还有蟹笼在他们船上……唉,算了算了,反正这次已经赔了不少钱,不差这点了。”

    蟹笼在之前跟他们对峙的渔船上,这两艘船情况糟糕,虽然也逃跑了,可逃出的不算远,依然能看到它们的踪影。

    敖沐阳道:“凭什么算了?我去追左边这艘,怎么着也得把郑大哥的蟹笼给要回来!得让这些小鬼子知道,现在已经不是三几年四几年,他们抢掠我中华财物的日子早就一去不复返了!”

    两艘渔船的挡风玻璃都有问题,不敢开的太快。

    别看海上没有什么障碍物,实际上在海上开船也是很危险的,不说水下暗礁威胁,就说这呼啸的海浪,要是不能顺浪而行,那很容易出事。

    大龙头号追向一艘船,他让敖大国关闭了船上的灯,趁着夜色掩护一路狂追。

    等到前方渔船发现他们的身影后,再想加速逃走就很难了,直接被盯上了。

    敖文昌担心的问道:“他们会不会呼叫什么海上护卫队来对付咱们?”

    这会大家激动的心情已经平复下来,敖大国也谨慎起来,道:“龙头,要不算了,穷寇莫追嘛。”

    敖沐阳冷哼道:“没事,别怕,咱们现在绝对是在公海水域,东瀛的海上护卫队要真敢动咱们,这就是外交纠纷!”

    大龙头追上去,那渔船上的人也是光棍,直接投降了,一群人双手抱着头蹲在了船头甲板上。

    敖沐阳乘坐快艇上了船,对敖文昌说道:“用英文跟他们沟通,让他们交出偷我们的蟹笼。那啥,大鹏你录像,要是真有纠纷,咱们保留证据。”

    每一家蟹笼都有独特标志,他们找到郑细良的蟹笼后,先去给标志进行录像,这样怎么说他们也能在法理上站住脚。

    敖沐阳正和敖沐鹏在录像,敖文昌招招手道:“龙头,来看。”

    他指着船的冰舱,进去一看,里面全是硕大的雪蟹。

    这些雪蟹分成两种,一种是冰冻起来,已经用精美的箱子进行了包装,还有一种是活的,依然在蠕动肢体挣扎着。

    敖沐阳摸了摸下巴,道:“小鬼子运气挺好啊。”

    敖沐鹏看到后低声问道:“要不要把这些雪蟹弄走?”

    敖文昌赶紧摇头:“这不行,这是违法的,咱们来讨要被抢走的蟹笼,这个咱们占优道德高度,要是咱们抢人家的蟹笼,一旦被抓就是刑事案件。”

    敖沐鹏不悦道:“那你让我们过来看这个干嘛?为了眼馋我们?”

    敖文昌微微一笑,道:“不是,对方既然捕捞到了这么多雪蟹,显然他们知道一个蟹群的坐标……”

    后面的话不用说大家也明白。

    敖沐鹏眼睛一亮,他嘿嘿笑道:“行啊秀才,你们文化人干起坏事来更不给人留活路,这主意好。”

    敖沐阳用手指敲了敲舱门,道:“这样,咱们依然属于抢劫吧。”

    敖文昌笑道:“这算什么抢劫?抢劫商业信息?”

    敖沐鹏道:“就是,抢劫鬼子,那能叫抢劫吗?往小里说,这叫为当年被鬼子欺负祸害过的乡亲讨还公道,往大里说,这叫为民除害!”

    敖文昌跟他击掌,笑道:“行啊大鹏,你嘴巴挺溜。”

    敖沐阳摇头:“不用了,从雪蟹的活性和数量来看,它们显然是从郑细良的蟹笼里拿出来的,也就是说,郑细良下蟹笼的地方有蟹群。”

    敖沐鹏不甘心:“万一不在那里呢?再说这些雪蟹……”

    敖沐阳微微一笑,道:“雪蟹全部搬走。”

    敖文昌愣道:“龙头,这是违法的。”

    敖沐阳道:“我要搬走,但没说搬到咱们的船上,跟他们沟通一下,让他们自己扔到海里去。”

    听了这话,其他人满头雾水,不懂他的目的。

    敖沐鹏道:“龙头,这岂不是损人不利己?”

    敖沐阳拍拍他肩膀道:“的确不利己,但咱们的目的是让他们受到惩罚,哼哼,埋伏咱们攻击了咱们,然后还想安然无恙的离开?哪有那样的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