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314.把家还(均订+44)
    敖沐阳打了电话,敖沐城一行人随后赶来。

    看到这么大一头野猪,几个人面面相觑:“卧槽,这猪好大啊。”

    “阳哥你自己搞定的?将军搞定的?”

    “幸亏,幸亏不是咱们碰上了,就咱们几个要是碰到这么一只野猪……”

    几个人想想都觉得腿肚子打颤。

    敖沐阳这会双臂还有些发麻,他逆转金丹挥舞铁锤,砸在石头上能把石头砸成石粉,可也需要两下才重创野猪,由此可知这野猪的彪悍。

    他示意众人绑起野猪带走,将军围着草窝子嗅了嗅,迅速钻了进去。

    敖沐阳赶过去叫道:“将军,出来。”

    将军很快倒退着窜了出来,它似乎往外拖着东西,看四肢扒拉地表的样子是在使劲。

    等它从草窝子里钻出来,一头小猪也被拖了出来。

    这小猪大概十来斤,身上长着灰色硬毛,背上有黑色条纹,被拖出来后也不叫唤,就是四肢使劲扒拉。

    看到小猪,围观的人顿时乐了:“哟,野猪崽子。”“这是个母猪啊?”“怎么冬季还下崽?”

    扔出这条小猪,将军又钻了进去,它几次钻进爬出,每次都能拖出一只小猪来,最后数了数,竟然一共拖出了十六只猪崽!

    这些猪崽有十四只是活着的,有两只已经死了,这两只死掉的猪崽就剩下半个身子,看身上伤口的样子,像是被大野猪啃着吃掉剩下的……

    敖沐阳用绳子将猪崽绑了起来,他拖着猪崽其他人共同抬着大野猪,喜气洋洋下了山。

    王栋梁得知野猪被他打走,气的带人来追。

    追过来后半身猪血的将军回头瞪了他们一眼,吓得他们扭头就走。

    得知他打到了野猪,村里不少人都赶过来看热闹,这两年野猪少,打到野猪已经算是稀罕景了。

    人多力量大,敖沐阳拿出盖房子剩下的木料石料,去老宅简单的盖了个猪圈,将猪崽给养了起来。

    忙活完了,他说道:“大家伙回去说一声,明天一起过来吃杀猪饭。”

    有人问道:“都请谁呀?”

    敖沐阳豪爽的笑道:“谁来就请谁!”

    “好!”村里人顿时乐得拍手。

    杀猪饭不是那么好做的,下午他就开始准备了起来。

    收拾这野猪之前他先给猪过了个称,这猪一共是二百八十斤,超出敖沐阳的预料,他起初看这猪个头那么大,还以为得有四百来斤呢,结果不到三百斤。

    将军撕开了野猪的脖子,猪血流的差不多了,这让敖沐阳有些遗憾,杀猪饭里猪血可是好几道菜。

    这猪是二百八十斤,他估计明天不够吃,就掏钱让敖大国又去给他买了两头猪,一共杀三头猪,村里过来人后怎么也够了。

    杀猪他不在行,敖志鸿老人操了刀。

    敖富贵等人看热闹,老人指着案板道:“去,把绳子解开,把猪给我摁住喽。”

    敖沐城开玩笑道:“六爷爷,你可看准了下刀子,别老眼昏花捅我们身上——卧槽!”

    这猪不傻,它被绑过来后吓坏了,看到敖志鸿手里拎着把长刀,更是吓得歇斯底里。

    有人解开绳子,这猪立马死命的蹬达后腿,敖沐城一个没注意被踹了一脚,愣是给踹出去足足十米远!

    他在地上翻滚了好几个跟头,敖富贵赶紧扶起他道:“蛏子你没事吧?”

    敖沐城呲牙咧嘴的搓着胸膛,他把层层冬衣拉开一看,胸口青紫一片!

    幸好是冬天穿得多,否则这一脚上去,恐怕他得被踹断一根肋骨。

    幸好这也只是家养猪,要是野猪,这一脚上去即使隔着衣服,也得让他在病床上躺一两个月。

    敖沐城揉了揉胸口后咬牙道:“玛戈璧,记住了这猪都做了啥菜,明天我就吃它了!”

    敖沐阳亲自上去摁住猪后腿,敖志鸿扔掉烟蒂走到后面,抓着刀没割猪脖子,而是在猪后脑上摁了进去。

    刀子一进去,挣扎的猪顿时不动弹了。

    敖志鸿笑道:“这里有猪的神经中枢,给它弄了以后,它再有劲也就完蛋了。”

    拔出刀来,他娴熟的找到猪脖子上的大动脉割开,然后示意用绳子绑住猪后腿把它给吊了起来。

    敖沐阳将准备好的大盆子放到下面,现在开始放血。

    猪血要灌血肠,他调好了佐料撒到盆子里,往里倒上半瓶香油,又撒了些荞麦面,使劲搅和一番后示意敖富贵把借来的灌肠机拖过来。

    南北方很多地方的农村到了过年都有灌香肠是习俗,龙头村这边也有,灌血肠跟灌香肠类似,肠衣套上去往里灌猪血就行。

    等到这猪血流光了,接着开始收拾猪皮,这得用沸水扫一遍,有些地方用沥青或者火烧,红洋当地的农村一般是用开水反复的烫,然后刮掉。

    敖大国、敖志鸿几个人负责杀猪,敖沐阳开始调制调料,该炖的炖,该煮的煮,该炒的炒,该腌的腌,明天一起下锅。

    学生终于考完试了,鹿执紫也轻松了。

    小学放学,孩子们各回各家,喜气洋洋的等待着过春节。

    家养猪好杀,野猪处理起来就难了,野猪的猪皮很紧,皮下几乎没有肥肉,全是结实的瘦肉疙瘩。

    这是它看起来很壮实的原因,肌肉纤维密度小。

    猪下水处理起来不容易,特别是猪肠子,臭味浓烈,谁都不愿意碰。

    敖千莱笑嘻嘻的拎了过去,说道:“我不嫌臭,我去南河收拾。”

    敖沐阳拍拍他的肩膀道:“行,千莱叔你去收拾,问问老奶要不要回去炖个菜,要的话你收拾完了自己拿一截回去。”

    敖千莱道:“我奶奶说了,我来帮忙,啥也不准往家里拿,就明天一起过来吃。”

    当天将猪收拾了出来,第二天一大早,敖沐阳开始忙活着做。

    宋秋敏带着几个妇女来帮忙,敖小牛和一些孩子也来打下手,他们腿脚灵便,烧火收拾东西是一把好手。

    将军摇摆着尾巴跟着人跑来跑去,鹿执紫到来后带着霸王花,它看到后立马扑了过去。

    霸王花使劲夹着尾巴,将屁股缩在墙角吓得颤颤发抖。

    将军倒不是发请狂,前段时间它确实比较狂,这段时间就是喜欢玩而已。

    敖沐阳喊了一声,它去舔了舔霸王花的嘴巴,霸王花一脸不愿的转过头,它用爪子拨拉正了,又使劲舔了舔,然后才摇摆尾巴跑去灶台等着吃下脚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