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315.杀猪饭(均订+45)
    从八九点钟开始,小楼的烟囱和抽油烟机的出气口一起往外冒气。

    很快,香味从小楼往外弥漫开来。

    十来点钟开始,人们陆陆续续到来。

    最先来的是跟着敖沐阳出海的一批人,这些人以敖大国、敖沐东等为骨干,算是敖沐阳的嫡系。

    这些人来了就上手帮忙,他们从家里带了桌椅,很快,广阔的院子里就摆满了桌子,有高有矮、有大有小。

    桌子撑起来后,过来的乡邻逐渐多了起来。

    敖沐阳准备了麻将和扑克牌,这是村里人冬天最爱的活动,海风大、天气差的时候,经常有村里人家撑起桌子喝茶打牌。

    村里人没什么钱,也不玩钱,顶多输赢在个几块几十块,要是超过一百块就不行,赢了还好,输了回家媳妇肯定要扯着嗓子大骂的。

    老人们陆陆续续到来,敖大国和鹿执紫帮敖沐阳来招待,请大家坐下。

    桌子上干果点心齐全,除了瓜子花生,敖沐阳还买了开心果、碧根果、巴旦木之类比较贵的干果,这些寻常人家平时不舍得买,一斤开心果好的要上百块,这东西不抗吃,不像瓜子一斤能吃好一会。

    饮料他也准备齐全,之前他从红洋买了个咖啡机,鹿执紫打开网购的咖啡豆,她操作着咖啡机,一杯又一杯热咖啡很快煮了出来。

    关于她和敖沐阳的关系,村里人基本上都明了。

    乡村没有优秀教师,鹿执紫在教育行业虽然是个新兵,可她知识渊博、学识丰富,讲课生动,教孩子很有一手,已经是学校的王牌。

    所以如果敖沐阳跟她能成,那对村里来说是好事,村里最怕的就是好不容易来一个优秀教师,结果待不了几天又回到县城乃至红洋去。

    冬天晚上冷,这顿杀猪饭就放在了中午吃。

    所幸今天天气不错,阳光普照,晒的人身上暖洋洋的。

    到了饭点,敖富贵从厨房探出头来喊道:“行了老少爷们,收拾桌子准备碗筷,开吃!”

    帮工的妇女们把菜端上桌,每一桌先上一瓷盆的杀猪菜,也就是酸菜炖白肉血肠,里面肉多肠多,热气腾腾,酸香扑鼻,好不惹人开胃。

    接着还有蒜泥白肉、拆骨肉炖粉条、手掰肝、辣椒炒大肠、冻豆腐炖排骨、红烧猪脚、焖猪肘子等等。

    三头猪被敖沐阳利用的很彻底,后面两个大猪头出锅,切成片后趁着热端上桌,又香又糯,一点不腻人。

    现在人们生活水平提高,家家户户也不怎么缺肉吃,可是这么过瘾的吃杀猪菜,却也是罕见一回。

    杀猪菜是东北风俗,红洋这边流行全鱼宴,所以敖沐阳摆出的这种宴席还是很惹村里人稀罕的。

    不管关系怎么样,村里人大多来人,唯独喜欢占便宜的村长敖志义没来。

    敖富贵分着筷子,他找了找没找到敖志义顿时纳闷:“嘿,谁见着村长了?这种好酒好菜的宴席,他不过来?”

    村长的胖孙子用手抓着一块干炸里脊肉吃的直倒吸凉气,听到有人问他便抽空说了一句:“我爷说不稀罕吃猪肉,不用等他,咱们吃。”

    小孩子天真无邪,大家听了他的话哈哈一笑,笑容却各不一样。

    有人只是听个玩笑话,有人却从这话里琢磨出来了,村长看到敖沐阳这样拉拢村里人,心里不舒服了。

    不过谁管呢,他们之所以选敖志义当村长,那是矬子里面拔将军,是草泥马混在羊群装长颈鹿,无奈之举。

    敖沐阳这样又年轻、又有能力、又仗义豪爽的人才是他们心里的带头大哥人选,敖志义这属于过渡品。

    三头猪化作几十道菜送上桌,最后敖沐阳擦擦手出来,村里人一起招手:“小阳哥举杯子,等你带头呢。”

    “阳哥来来来,到这边来坐。”

    “我们这空着人哩,阳哥这边来呀。”

    敖沐阳拿了个杯子倒上酒,这酒是好酒,敖沐城小超市里稍微上档次的都拿过来了,谁爱喝什么自己挑。

    他举起杯子道:“没什么要说的,就是我离开村里好几年,今年回来过年,一起热闹热闹。正好碰到这么个大野猪,平时它吃咱们粮食,今儿个咱们把它当粮食吃了,来,干杯,动筷子!”

    酒杯撞击,白酒啤酒在晶莹的杯子中翻滚,咕咚咕咚的喝酒声响了起来。

    放下酒杯,两百多双筷子一起翻动,村里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人过来吃饭,院子里面塞得满满当当,每个桌子都围了一圈人。

    野猪肉和家养猪肉差别很大,敖沐阳吃了一块酱肉,这是用野猪肉炖成,劲道十足,在嘴里咀嚼了好一阵还没有烂糊。

    但野猪肉更香,在嘴里一直咀嚼就一直有香味。

    真正好吃的是野猪肝,敖沐阳夹了两块给鹿执紫,低声道:“快吃这个,养生的很。”

    “又是滋阴补阳那一套?”鹿执紫小声的笑。

    将军在两人之间探头探脑,敖沐阳拍拍它脑袋道:“吃狗肉,这玩意儿才是滋阴补阳。”

    听了这话,将军赶紧往后挪屁股。

    鹿执紫将炖好的骨头丢给它,上面带着不少肉,将军立马高兴的叼起来跑了。

    霸王花被村里的狗孤立了,自己趴在门外无精打采的晒太阳。

    将军跑出去将肉骨头扔到它跟前,霸王花小心翼翼看了看它,叼起骨头用前爪摁着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把屁股往墙角挪……

    除了猪肉,还有海鲜,靠海吃海,这个总漏不了。

    敖沐阳没有把雪蟹都卖掉,这东西出海后不会立马死掉,可是也容易死亡,一旦自然死亡,那肉质就会快速坏掉。

    所以,捕捞雪蟹都是出海就送入冰舱冻起来。

    结果有些雪蟹活力十足,在冰舱里还能爬,这种味道最鲜美,敖沐阳留了下来,今天吃杀猪饭,他正好蒸了一些分给大家吃。

    都是渔民,雪蟹这东西没捞过也见过,大家知道它的价格,看到雪蟹上桌纷纷客气:“谁还没吃个螃蟹?这玩意儿老贵,阳哥留着卖掉多好。”

    “小阳哥这螃蟹别上了,弄农家乐卖掉给你赚钱。”

    敖沐阳挥手:“这才几个钱?放心的吃。”

    大家伙客套归客套,下起手来都够快,雪蟹很快被轻松一空。

    看着众人手里的蟹腿蟹壳,敖沐阳无奈的笑,被套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