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322.忆苦思甜饭(2)
    搞定了正事,敖沐阳带程德明去拜会敖志盛老人。

    程德明带了一大堆谢礼,给敖志盛的尤其多,里面有虫草、人参、何首乌等各种名贵中药材。

    敖志盛看到这些礼物后动容:“这真是太昂贵了,我不能收,坚决不能收!”

    程德明笑道:“老哥,你救了我的命呀,这点东西算什么?而且这些东西不是我买的的,都是我收藏的,它们在我手里起不了用,正所谓名刀配名将,这些药材得在你的手里才能发挥效用。”

    敖志盛摇头道:“可它们太珍贵了。”

    “没有人命珍贵,对不对?”程德明说道,“我相信以您的医术,您肯定能物尽其用,用它们去救更多的病人。”

    这话说的漂亮,敖沐阳帮腔了几句,敖志盛最终将礼物留了下来。

    晚上自然是敖沐阳请客吃饭,他家里还有野猪肉,里脊被他酱了起来,几天下来原本坚硬的野猪肉被酱的烂糊了,正好做一道菜。

    他又扮了个猪头肉,切了两个猪耳朵,把之前没吃的猪尾巴也卤了一下送上桌做下酒菜。

    当然,蔬菜海鲜少不了,他之前腌制的海瓜子、田螺都到了合适时候,各上了一盘来下酒。

    马鲛鱼鱼鲞也晒制好了,猪肉和鱼鲞可是绝配。

    他做了一道猪肉炖鱼鲞,饭桌旁边守着火炉,炉子上有铁锅,锅子里是肥嘟嘟的猪肉,加上绍酒、酱油和大料慢慢炖。

    等肥肉炖的油汪汪、软乎乎了,这时候把鱼鲞放进去,接下来大家开始上桌,继续等待就行,让它继续慢慢炖。

    猪肉有肥油,随着猪油沁出,油花温润鱼鲞,让鱼鲞的鲜味更是到位。

    猪油温润鱼鲞,鱼鲜浸润肥猪肉,肉汤咕嘟嘟的冒着水花,水汽弥漫中,让肉香味和鱼鲜味更是清晰。

    鹿执紫将冰箱里的万年青、酸辣萝卜干等小咸菜拿出来,敖沐阳又去干炸了点鱼干和花生米,一桌丰盛的渔家菜就齐全了。

    看着锅子里滚沸的肥肉鱼鲞和桌子上的酒菜,程德明双眼竟然有些发红。

    敖沐阳看到后便问道:“老爷子,这是不是有点呛?”

    小老头摆摆手道:“一点不呛,我呀,是想起了小时候的一些日子。我童年那会,跟老爹老娘住在个平房里,那时候到了冬天,天就冷呀,我老爹会升起炉子来,拿两块肉来炖个酸菜粉条……”

    说着,他感叹起来:“一回头,这已经是半个世纪之前的事了,五十年啊,你说这时间一天一天怎么就这么快?”

    敖志盛老爷子扶了扶胡须叹道:“谁说不是呢?我这想一想,唉!不敢想,不敢想哟程老弟!”

    鹿执紫给他们添上酒,举起酒杯道:“来,两位长辈,咱们共同举杯吧,共同敬往事,共同敬回忆。”

    程德明擦了把眼睛也举起酒杯:“好,今晚不醉不归哟!”

    敖沐阳没想到自己炖的一锅菜勾起了两位老爷子的回忆,后面这顿饭成了两人忆苦思甜的讨论会。

    他们两人年纪就差别,敖志盛比程德明大十来岁,对于年轻人来说,这已经是一个时代的差距了。

    但到了他们的年纪,十年转瞬即过,差距不大,两人的青年时代是重叠的,回忆也是重叠的。

    “69年的冬天冷啊,那年我们大队真是冻坏不少牲口不少人……”

    “对,没错,我当时在滇南插队还没有回来,70年一月份的时候,滇南大地震,我们知青组成队伍去搞救援,因为这个表现出色,回到了各自的家乡……”

    “71年挺乱的,事多,大队里整天开会搞学习……”

    “想想那时候大家伙天天聚一起挺好的,哪像现在?人情淡薄哟……”

    两位老先生各种唏嘘,敖沐阳则忙活猪肉炖鱼鲞。

    这道菜到了最后关头,他加上蜂蜜来收汁,炖的时间长了,加上又有黏黏的蜂蜜,猪肉里的油完全融化在菜中和汤中,粘稠而喷香。

    他把小锅子端上桌,道:“来,咱们趁热赶紧吃。”

    这菜里的猪肉是带皮的,炖了这么久,猪皮已经黏糊了,敖沐阳吃了一口,不用咀嚼,猪肉进入嘴里后,外面的肥肉先直接化掉了。

    满口喷香!

    程德明竖起大拇指:“嗯嗯,小敖你有一手,厉害呀!”

    敖志盛笑道:“我这个学生那绝对是人才,老头子教书教了大半辈子,见过的人不知道多少啦,姑娘家,鹿老师第一,小伙子里就是我这学生第一了!”

    程德明笑道:“那你们俩在一起,这可是强强联合。”

    敖沐阳摇头道:“在我们这里,村支书儿子娶村主任闺女,这才是强强联合。”

    这顿晚饭吃到了午夜时分,程德明留宿在了敖沐阳这里,本来他订了渔家乐的房间,但后面喝嗨了,确实喝高了,索性直接住下。

    早上睡到朝阳升起,程德明醒过来去洗漱。

    敖沐阳笑道:“老爷子,起的够早呀。”

    程德明对着朝阳的方向伸懒腰,徐徐的先打了一套太极拳,一边打拳一边说道:“这是在你这里睡舒服了,还起的晚了,要不然我这会都打完两套拳了。”

    打完拳,他深吸了几口气,道:“你们这里风景好,空气质量也好,早上在这里睁开眼,这真舒服呀。”

    阳光很好,吃过早饭,他便出门去溜达。

    村里环境好,吃的又好,他来了感觉,准备在龙头村多住个几天。

    上午十来点钟,外面响起敖沐东的声音:“龙头,有人找你。”

    敖沐阳以为是先前出门的程德明回来了,笑道:“老爷子这是迷路了?怎么还找你带路……”

    他出门一看,到来的不是程德明,而是之前见过两次的迷彩服汉子。

    中年汉子依然是一身迷彩服,他提着一些水果,看到敖沐阳后笑道:“恩人,您好,我上门来道声谢。”

    敖沐阳请他进门,诧异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家门?”

    中年汉子道:“我去码头和鱼市打听了一下,找到了村里来,又来村里打听了一下,就找到了你。”

    敖沐阳还是诧异:“这么容易?你怎么想到去码头和鱼市打听?”

    中年人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恩人,您别怪我说话不好听,您身上有点海腥味,一般就是跟海鲜或者跑船打交道的人,所以,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