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323.手下(3)
    敖沐阳嗅了嗅自己身上,讪笑道:“没感觉呀。”

    不过想来也是,天天跟海打交道,即使天天洗澡,身上衣服上也难免有味道,何况他当时急着去医院,是刚从海里钻上来都没有洗澡就飞了过去。

    中年汉子做了个自我介绍,名字叫钟苍,红洋西南部一个城市的人,这次来红洋就是为了给妻子治病。

    敖沐阳给他倒茶,问道:“嫂子的病怎么样?”

    钟苍扶着茶杯道谢,道:“肺上的老毛病,这次动个手术问题就不大了,主要是拖得太久了,要是不动手术继续拖下去,就没得治了。”

    敖沐阳道:“那敢情好,你得抓紧点,看看嫂子那边需要什么帮助跟我说。”

    他这是客套话,就是表示一下礼节。

    结果钟苍这边真的踌躇起来,他局促的搓了搓手,用试探的目光看了看敖沐阳,低下头又搓起手来。

    敖沐阳懵了,老哥你想干嘛?真要我帮忙?咱们不熟啊,不久之前我这边可是给了你五十万人民币啊,你不能逮着一头羊薅毛啊!

    但他本性是个热情善良的青年,看钟苍老大一条汉子这么为难,他也有些于心不忍,便主动问道:“钟大哥,你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吗?”

    钟苍喝了口水,问道:“敖先生,我打听了一下,你以前出过事,被人绑架过,还遇到过不少麻烦,是吧?”

    敖沐阳道:“对,怎么了?”

    钟苍问道:“是这样的,敖先生,你看你养着大渔船,最近还开了个渔场,事业很大,平时事也多,需不需要人帮忙?”

    紧接着他立马又说道:“我没什么大本事,但是你见过我动手,我能打,我能做保镖。我也能吃苦受累,平时渔场、船上有什么事,我也能干。所以我吧,我怎么说呢,比如说,你看你的隐私做的就不好,随便有个人就能找到你家门,你需要有人来负责这块。”

    似乎怕对方不答应,他一口气说了一大通话。

    敖沐阳明白了,道:“你想跟我干?”

    钟苍道:“对,我能干的事挺多的,你要是信得过我,起码有我在你身边,以后没什么人能绑架你。”

    敖沐阳看着他身上的迷彩服心里一动,问道:“这么自信?你当过兵?”

    钟苍摇头,道:“没,没有。不过我做过保镖,做过司机,我以前是国家散打队的陪练,也在省散打队做过教练员,你看我有证件……”

    说着他从衣兜里掏出两个证递给他,一个是红色小本,一个是挂证,上面头像确实是他,都印有大红章。

    看着这证件,敖沐阳挺吃惊的。

    钟苍的气质跟他身边的渔民似的,他老是穿着迷彩服,敖沐阳见他动手利索,以为他是退伍兵,没想到是一名运动员。

    不怪敖沐阳眼拙,他在京城见过职业运动员,无不是精气神十足、底气十足,钟苍形象实在跟这方面不搭边,而且他又拙於言词,不像是混过大场面的人。

    看了证件,敖沐阳问道:“你现在是干嘛?”

    钟苍道:“打散工,能接到什么活干什么活。”

    说话的语气神态,跟人才市场里的农民工一样。

    敖沐阳纳闷道:“不应该呀,你可是国家级运动员呀,国家没给你安排工作?”

    钟苍道:“安排了,就是在省里上班。”

    “怎么不上了?你在省散打队做教练,这可是好工作呀。”敖沐阳问道。

    钟苍摇头:“不是主教练,是技术教练,待遇不行,一个月给开的工资不够养家糊口,单位又不允许出去搞兼职,我就辞了。”

    敖沐阳道:“这样,老哥,咱们别一问一答,你把你的过去跟我说说,把你的计划和要求也说说,让我心里有点数。”

    钟苍道:“我从95年开始进国家队,2003年去了省队,2005年辞职给老板做保镖,前年辞职带媳妇四处求医治病,哦,我去年来的红洋。”

    “计划就是想看看你这边需不需要人帮忙,工资这块六千以上吧,渔场、船上的活我都能干,你的安全我也能负责。”

    敖沐阳一怔,这工资要的不高,海上的活很累,渔场招工人至少一个月也得五千块,远洋船上更是得至少八千,钟苍这边说的还要负责他的安保问题,六千块是甩卖价了。

    他问道:“六千块?你确定?”

    钟苍说道:“敖先生,我不太会说话,我说个心底话行吗?”

    敖沐阳点头道:“我喜欢听实话,你说实话好了。”

    钟苍道:“老板,你长得真丑,你这么丑的人,在我们那边是娶不上媳妇的。”

    敖沐阳懵了:“什么?”

    钟苍讪笑道:“我开个玩笑,那啥,我这玩笑开的不对是吧?”

    敖沐阳苦笑,这老哥真的不善言辞,实在不太会说话。

    好在钟苍很有眼力劲,立马改了话题:“我说实话,老板,来之前我想,要是给你干,试用期工资就至少得一万块。我真值这个价,我以前给老板当保镖,一年能拿二十万到三十万。”

    “来了这边后,我发现这里空气好,环境好,我老婆的病要靠养,要是我能给你干,可以把她接到这边来养病,这样能省一部分费用,所以我又觉得,你要是能开个八千块就行。”

    “另外,你在医院不是给了我五十万吗?我当借你的,如果我给你干,那就分成二十年还你,一年还两万五,一个月两千多一点,这样再减掉两千,就剩下六千块……”

    敖沐阳目瞪口呆:“老哥,你账算的倒是清楚。”

    这工资来的一清二楚啊!

    钟苍笑了笑,道:“账上我没出过错。”

    说完他问道:“敖先生,你看我能不能行?”

    六千块薪水不高,敖沐阳道:“可以,你先试用三个月吧。”

    钟苍道:“好,我回去就拿行李,马上能上岗。”

    敖沐阳道:“你不照顾嫂子了吗?”

    钟苍笑道:“有护士,她这边没手术前也有自主照顾能力。”

    既然对方这样说,他便不再多问什么。

    就这样稀里糊涂,敖沐阳手下多了个员工,不过这员工还不错,起码很能打,这样以后王栋梁那帮贱人要是再来惹他,敖沐阳自己不用动手就可以收拾他们了。